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五百七十一章 画风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在突然发生地震,帝王都要下罪己诏年代,恰好此时降下的春雨仿佛带着某种神圣的气息。

    站在金銮殿外的隆庆帝抬头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听着房檐下滴落的雨滴。

    一旁的太监费力撑着明黄色的大伞。

    隆庆帝怅然道:“是个孝顺的儿子,永乐侯也算是有福之人。”

    “派个人把永乐侯带过来。”

    “遵旨。”

    上朝的响鞭甩起来,百官勋贵不敢再迟疑,按照品级高低依次走入午门。

    陆铮同顾瑶交代几句,快步走到前面,镇国公勾起嘴角,“铮儿总算是遇见对手了。”

    陆铮敛眉沉默。

    镇国公目视前方,他从来都是第一个跨入午门的人。

    “对手也算是另外的牵绊吧。”

    如细风般的轻叹传入陆铮耳中,似欢喜似感伤,在陆铮想要抓住其中的深意时,很快融入春风细雨之中。

    陆铮跟随镇国公脚步走上金銮殿。

    午门外,传旨的太监高声道:“传喊冤者上殿。”

    顾瑾死死咬着嘴唇,勉强站起身来,后背的疼痛让他举步维艰。

    即便有舅舅的人情,他也的确是挨了一顿打,哪怕来之前用了一些补充元气的汤药,他此时没迈出一步都得承受伤口撕扯的痛苦。

    “三哥。”

    “嗯。”

    顾瑾回头,见到人群前面瑶瑶已经哭红了眸子,泛白的嘴角勾起,我没事。

    顾瑶更是难过,使劲推开根本不敢伤害她的侍卫,提起裙子跑到顾瑾身边,搀扶起顾瑾的胳膊,“我也是爹的女儿,做不到三哥击鼓鸣冤,总能搀扶三哥入宫。”

    若不是顾瑾需要名声,顾瑶都想背着顾瑾了。

    她不能因为心疼顾瑾,就让顾瑾少拿被廷杖的好处。

    虽然她并不认同顾瑾的做法。

    传旨的太监:“顾小姐,这……”

    “你想阻止我对父亲尽孝?纵然比不上三哥,我总该做力所能及之事!”

    “啊。”

    “你可以搜我的身,我身上没有半点不该带进皇宫的东西。”

    围观的百姓纷纷为顾瑶说话,毕竟顾瑾被打得太惨了点,好似随时都会昏厥一般。

    有个亲人陪着能让顾瑾好过一点。

    小太监迅速传递消息,隆庆帝听后微微皱眉,顾瑶?!

    嗯,很久没见小美女了。

    “宣她觐见。”

    隆庆帝声音很轻,御阶下的百官勋贵没有听清,唯有陆铮似有所感般撩起眼睑。

    “你不该来。”

    “我还觉得三哥不该挨这顿廷杖呢,我不阻止三哥,你也别管我。”

    顾瑶扶着顾瑾缓慢前行,“靠着我,我能支撑你走路,你留着点力气到金銮殿去用。”

    顾瑾低头看着紧紧抓着自己手臂的手,“瑶瑶,我没事。”

    “打得那么重,出了那么多血,你说没事?谁相信?以后……以后我定要让登闻鼓……真正为百姓鸣冤。”

    她若掌权,倒叫天地变了颜色。

    “瑶瑶。”

    “嗯。”

    顾瑾眼底闪过一抹纵容,“我相信你能做到,不过刚才你走错了。”

    顾瑶:“……”

    领路的太监呐呐道:“本来奴才想提醒顾小姐,可被您气势镇住。”

    这可是陆

    侯爷捧在手心的女孩子,他不敢得罪啊。

    不过顾小姐长得可真漂亮,明艳鲜活,同一如宫就端着淑女才女架子的小姐们完全不一样。

    小太监都是善于察言观色的,说不出顾小姐有何不同,就是感觉不一样。

    顾瑶听到顾瑾低沉的笑声,咬牙道:“三哥是故意的,故意哄我。”

    顾瑾都这么凄惨了,还哄着她?

    “瑶瑶是我妹子。”顾瑾白皙的脸庞挂着明显装出来的‘畏惧’,“瑶瑶生气不理我,可怎么好?”

    顾瑶望进顾瑾含笑温柔的眼眸,顾瑾笑容渐渐淡去,说道:“这是该承担的责任,瑶瑶不必内疚。”

    顾瑾始终不曾把身体的重量加在顾瑶身上,走路艰难,也不曾压弯他始终挺直的腰背。

    顾瑶低头看着顾瑾走过的道路,间隔上几米就有鲜血在青砖上化成血花。

    舅舅的人能靠谱不?

    怎么还下手这么重呢。

    她却不知挨廷杖最怕就是内伤,打出淤血比憋成内伤好很多。

    金銮殿,顾瑾没想到自己会在尚未成为状元时进入。

    这一切同顾瑾原本的规划不同。

    从来他都是按照计划一步步前行,克己谨慎,不曾踏出规划之外。

    然而瑶瑶影响父亲,进而让他的规划出现很多的变数。

    隆庆帝高坐龙椅之上,顾瑶虚扶顾瑾走进来,她明艳的眉眼好似还残留着泪痕,如同雨后的娇花,鲜嫩干净。

    他的手不由得握紧龙椅的扶手,眼见顾瑶跪下后,低头掩饰绝色之容。

    隆庆帝高深莫测,百官勋贵不知帝王是怎么了,既不叫起,也不让人去接顾瑾手中的状纸。

    金鸾殿中,气氛凝重而压抑。

    陆铮抿了抿嘴角。

    “怎么回事?让爷看看是怎么回事?!”

    沉闷的气氛被跳脱的话语击碎,站在阁老中间的顾好悬一头栽倒,老四,必须得狠狠教训了。

    回去后,他决不能再对老四心软,不打他半月起不来床,他是老四的弟弟!

    他若想教训老四,也得想办法让老四熬过这次啊。

    该怎么办呢?

    在金銮殿前敢自称爷的人,好似都被隆庆帝给打死了。

    顾四爷毫无囚犯的自觉,大方方方走进金銮殿,“哪个傻狍子敲响了登闻鼓?没被打死吗?他真是命大,不对,应该是陛下格外开恩,他才能活命啊。”

    傻孢子顾瑾:“……”

    傻狍子的妹妹顾瑶:“……”

    她额角隐隐跳动,手指宛若小猫儿一般一下一下挠着金砖。

    门口闪过接永乐侯的小太监身影,他涨了张嘴,跪在门口,向隆庆帝道:“奴才该死,没追上永乐侯,他跑得太快了。”

    所以小太监没来得及告诉顾四爷自己就是傻孢子他爹?

    隆庆帝嘴角微抽,永乐侯比小美人有趣啊。

    “陛下,臣是着急来看……看何人鸣冤,才走得快了点。”

    他还不如不解释呢,那满脸的好奇看八卦的神色,他知不知道自己的囚徒身份?

    本来僵持悲壮的气氛,顾四爷一现身画风突变。

    百官们猜帝王心思已经够辛苦了,还要锻炼忍笑是怎么回事?

    顾清眼不见为净闭上眸子,隔绝一切同僚们调侃的目光,没错,顾四爷就是他幼弟,他亲手养大的傻狍子!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