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五百七十二章 建议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顾四爷毫无百官勋贵们异样的目光,唇边噙着谜一般的自信。

    看啥?!

    他可是仪表堂堂的永乐侯!

    隆庆帝宠臣。

    他从来都不怕人盯着自己看,反而引不起旁人侧目,他才不高兴呢。

    换做现代,顾瑶觉得熊孩子绝对是网红,黑红黑红的。

    太爱显摆了。

    “臣拜见陛下。”

    顾四爷潇洒般跪地磕头,仰头看向隆庆帝时,纯澈的眸子渐渐变得很可怜,很委屈。

    犹如一只明明没有打碎东西,却被主人冤枉的二哈。

    而且还是一只被关了很久的二哈。

    明明顾四爷很伤心,很生气,却是对主子凶不起来。

    就算是炸毛,也是软软的一团,毫无威胁,反倒多了几分可爱。

    挺像隆庆帝以前养的小狗。

    隆庆帝轻轻敲击着膝盖,莫名有点心疼顾四爷。

    他故意不审此案倒不是不相信顾四爷,而是有了更重要的反诗案子。

    而且隆庆帝也想借着此次宫门口落榜学子请命的事查出更多的东西。

    给读书人一个警告!

    国家的科举是公平的,落榜是学业不精,并非是有官员徇私舞弊!

    每年科举,隆庆帝都会或多或少听说科举不公的言论,着实令他烦躁。

    他可是直追圣主的仁德明君,怎可能委任的考官徇私?

    隆庆帝还有一个私心就是——着实听不得永乐侯在外风流快活!

    隆庆帝已经灌了满耳朵永乐侯吃喝玩乐的消息了,也不知道带上他?

    何况最近后宫中,隆庆帝又发现几个鲜嫩的贵人,也有意放松一番。

    以上种种,顾四爷被关进锦衣卫后,隆庆帝还真把他忘了。

    不过顾四爷做不来宝宝心里苦,宝宝就不说。

    “陛下总算召见臣了,臣苦啊。”

    顾四爷红着眼睛,泪珠蓄满眼眶,说落不落,“在大牢里……时时思念陛下,臣不该,就不该去科举,好不容易取中,却被冤枉,不仅臣遭罪受苦,还有损陛下威名。”

    “是臣的过错。”

    “是落榜的考生嫉妒臣。”

    顾四爷伏地痛哭起来,“臣就是太厉害,读书厉害,生的儿子厉害,运气好,又做着永乐侯,这才糟了妒忌。”

    隆庆帝:“……”

    听顾湛中气十足的哭声,又见他方才红光满面的,他在锦衣卫中绝对没受过折磨。

    难怪他么有提吃不好睡不好,说了也没人相信!

    读书厉害?

    谁以前说自己读书骑射都不成的!

    顾瑾嘴角扯起,后背很痛,他有种自己这顿廷杖被打得有点冤的感觉。

    顾四爷根本无需自己去敲登闻鼓鸣冤!

    莫非他真是个傻袍子?

    “父亲。”

    顾瑶的声音让顾四爷抬眼望过来,顾瑾后背都是血迹,脸庞苍白,好似风一吹就能吹走。

    “啊,瑾哥儿。”

    这个儿子可是他后半辈子的希望!

    而且顾瑾有个好歹,李氏也会哭,他又没有耐心哄女人,万一李氏哭个不停,他得多烦躁啊。

    顾四爷扑过去,“谁打得你?啊,到底哪个兔崽子伤得你?”

    顾瑾犹如一株生长在绝

    壁上的青松,身躯笔直,对顾四爷无动于衷,甚至连面色都没有任何不自在。

    百官暗暗点头,做永乐侯的儿子必须得有一颗坚定的心啊。

    顾瑾这性子以后绝非池中之物。

    “三哥就是您方才口中的敲响登闻鼓的傻狍子。”

    顾瑶不忍顾四爷再犯蠢下去,“三哥为您伸冤,您这才被带到陛下面前。”

    顾四爷呆愣一会,掰着顾瑾的脑袋让他面向自己,左看右看了好一会,没有百官喜闻乐见的惊喜感动。

    也没有对儿子的心疼之色。

    顾四爷反倒多了几分埋怨,“你被大哥教养傻了!爷当日就不该任由大哥养你!”

    顾瑾:“……”

    “你爹是永乐侯啊,只要陛下没夺爵,你就是勋贵子弟,你看哪家勋贵子弟有冤枉去敲登闻鼓的?不都是向陛下递上奏折,等候陛下召见么?”

    “你这顿打……”

    顾四爷满眼的恨其不争,“太迂腐了,怎么一点都没学到爷的仗势欺人精髓?你知不知道登闻鼓是给平民百姓预备的?”

    “你是爷的儿子啊,笨蛋。”

    顾瑾:“……”

    隆庆帝嘴角不自觉抿紧,神色说不出的复杂。

    顾清缓缓过下身躯,伏地请罪,特么的,他决定还是叫老四为大哥了。

    顾四爷骂了一顿顾瑾,转而忧心忡忡说道:“陛下,有道是有一就有二,有三就会有无数。”

    隆庆帝狐疑问道:“你是何意?”

    “上次登闻鼓响都是百余年前的事了,这次有了顾瑾做表率,臣担心以后登闻鼓会时长响起。”

    隆庆帝默默点头。

    “臣记得太祖时第一个敲响登闻鼓的百姓受廷杖之后就晕死过去,不是她怀里有血书,怕是根本无法把血书呈到君前。”

    顾四爷强行揽着顾瑾的肩膀,高声道:“普通百姓吃食跟不上,元气不足,得被廷杖打去半条命。”

    “臣的儿子顾瑾从锦衣玉食,娇养长大,他的身体能受得了廷杖,贫寒百姓受不起,也没银子养伤。”

    “而且顾瑾脑子僵化,不会用侯府公子的身份,打顾瑾廷杖的差役总要给臣留半分颜面的。”

    顾瑶悄悄拽了顾四爷。

    “你拽爷作甚?还不让爷说实话了?”

    顾四爷回头就把顾瑶卖了,“在皇上面前,说违心的话,说打顾瑾的人没留情?谁会相信?”

    “毕竟爷是永乐侯,他留情才是人之常情,爷也感激他。”

    顾瑶无言以对,真是实力坑女的渣爹!

    隆庆帝望着敢怒不敢言的小美女,眸子闪过玩味,顾瑶羞得脸都快憋紫了,可怜极了。

    隆庆帝本身对绝色美人就没太大的抵抗能力,解围道:“的确是人之常情,顾湛,你到底要说什么?”

    顾四爷继续道:“臣怕来敲鼓的百姓被打死,他们可没有一个当官封侯的爹!也没吃过补品人参片,即便不曾一下子被打死,受了这么重的伤,回去后也没银子养病。”

    “登闻鼓是为鸣冤,可把自己性命都搭进去了,臣觉得不划算,而且陛下仁爱宽厚,爱民如子,百官们也是廉洁奉公,各尽其责,即便民间有冤枉也多是小事。”

    “臣建议专门用个人记录来冤情,小事转给官员,大事再承禀陛下。毕竟陛下还有很多国政需要处置,您也挺忙的。”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