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五百七十三章 扬名(一)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隆庆帝的目光有几分费解,好似见到世上最难以理解复杂的状况。

    百官们神色各异,有迷茫的,有幻听的,也有大有深意的。

    何大人一激动又揪掉了几根胡须,迟早有一日,他的胡须会被自己因为顾四爷而揪没了。

    倘若不是他实在是很了解顾四爷,此时也会有顾四爷是扮猪吃老虎的错觉吧。

    没错,的确是错觉。

    顾四爷就是个运气逆天的纨绔!

    陆铮嘴角微扬,只要隆庆帝不再看顾瑶就行,此时他有了觉悟,永远无需担心顾四爷会在皇上面前闯祸!

    他方才的操心都是多余的!

    顾清回头望着侃侃而谈的幼弟,他是不是耽搁了一个俊杰?

    他有罪啊。

    就不该顺着幼弟不肯读书!

    朝廷上总会有看永乐侯不顺眼的臣子,尤其是那些曾经骂过顾四爷纨绔废物的文臣,以及见过顾四爷拙劣骑射的武将。

    严格算起来,顾四爷被朝臣嫉恨着。

    凭啥什么都不做的顾四爷能成为皇上的宠臣之一?

    还是永乐侯!

    他们累死累活,苦心钻营,隆庆帝不曾多看他们一眼。

    朝臣序列中御史率先耿直的发话:“你只是个戴罪之身,自身的案子还没了解,没资格妄议登闻鼓,你怕是连等登闻鼓鸣冤的深意都搞不明白。”

    顾四爷的建议并非不可行,但是却会给官员增加很多麻烦,如同给他们头上上了一个枷锁,不敢在轻易欺辱愚弄百姓。

    “这位耍嘴皮子的御史说谁不学无术呢?”

    顾四爷直接怨回去,“爷是不如你读得书多,但爷知晓一句话,国之兴亡,匹夫有责!”

    “爷纵然是戴罪之身,心里也惦记着陛下,惦记着帝国百姓,到不平有人踩,你们都看不到鸣冤的人被打得没了半条命,爷心疼傻袍子儿子不成?”

    “以子心怜鸣冤者,爷又有什么错?”

    御史:“……”

    耍嘴皮子都没耍过顾四爷,御史满脸通红。

    “你们都是读圣贤书的,开口治国安民,眼里都是大事,爷只读了几年书,圣人教诲也弄不太明白,但是始终着眼于实际,力所能及向陛下建议!”

    顾四爷义正言辞,冷峻的面容一派豁然正气,铮铮铁骨。

    令百官忌惮。

    从来顾四爷正经不过两刻钟,转向隆庆帝,“陛下,他们瞧不起臣,瞧不起您亲封的侯爷,连臣向为陛下效力的机会都被说成是多管闲事!“

    “还说臣是戴罪之身!他们想诬陷臣,要臣的命。”

    百官勋贵,我们没有,我们没做过,顾四爷你冤枉我们。

    顾四爷哽咽着向前快速爬行,手脚并用,爬得老快了。

    顾清捂住了脸庞。

    停在御阶之下,顾四爷寻思着爬上去抱大腿有点过分了,不过这也是离着隆庆帝最近的地方。

    “臣这几日在锦衣卫大牢不曾虚度,仔细认真回忆过乡试的经过,也反省过,甚至询问精通律法的刑部侍郎。”

    “刑部侍郎左大人开始不理会臣,不过臣是谁啊,他不理臣就没办法了?”

    “后来他说,臣这种状况吧,按照本朝律法最严重就是取消功名,不得再参加科举。毕竟臣没贩卖考题,二没诬陷考官,他们只说臣在考场作弊。”

    “即便被削去举人功名,臣还是永乐侯,臣的封爵可不是因为考试得来的。”

    隆庆帝沉默,扫过浑身染血的顾瑾,傻狍子这顿廷杖太惨。

    他都不忍心了。

    顾四爷眨了眨眸子,“上次臣同赵炼大人同为监友,这次臣左边牢房关着刑部侍郎左春芳大人,听说他规范编写了刑律。”

    “他着实不是个很好的人,半夜三更总是装作审案,吓得臣都不大敢睡觉呢。”

    隆庆帝:“……”

    顾瑶想着方才看到顾四爷眼下的黑眼圈,莫非因为惧怕而睡眠不好?

    “何爱卿,左侍郎因何时被关进锦衣卫?”

    “启禀陛下。”

    何大人藏下眼中的深意,顾四爷是故意提起左春芳的?

    “他涉及反诗一案,曾对方展所写的反诗大加赞扬,说其中有大胸襟,大情怀。”

    顾四爷愕然,蹭了蹭鼻子,费解说道:“是不是弄错了?当然臣不是说何大人有错,而是办事的人太粗心,臣见他只对审案律法有兴致,诗词……他还赶不上臣呢,上次听他都念错了好几句诗词。”

    “也不知道他这水平是怎么考中进士的。”

    隆庆帝眸子深邃,听顾湛继续抱怨,“他都能高中进士,臣中个举人怎么了?怎么就成了科举舞弊?论律法,臣是比不过他,可是论文章诗词,臣同他是半斤八两。”

    “臣就不信他考科举时就只回答律法的题目,陛下,臣还听说左大人童年的趣事呢。”

    “说来听听。”

    百官勋贵头顶上飞过一长串乌鸦,对左春芳大人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反诗案子牵扯之下,即便知晓他是被无辜牵连的,谁有敢为他陈情?

    也不知永乐侯是故意,还是无意的,左大人怕是已经洗脱嫌疑了。

    “臣听他说八岁时,他就开始背诵刑律,查遍律法,还审问老鼠呢,哈哈,臣觉得他好傻啊,偏偏他还一本正经说,以前那个朝代的名臣好似也做过,一看就是他给自己找得借口!”

    顾四爷狠狠嘲笑了一番,隆庆帝黝黑的眸子闪过玩味,“是有几个善于刑律的名臣做过此事。”

    顾四爷:“……”

    “顾湛,你当多读点书,一会儿,朕赏赐你几卷名臣录。”

    隆庆帝看到可怜兮兮的顾四爷莫名很开心,“别以为侥幸中举,你就是大才了,你还差得很远,学无止境,这句话朕希望你记在心里。”

    “臣……”顾四爷小声嘀咕,“玩乐无止境才对。”

    “嗯?”

    “臣记下了。”

    顾四爷连忙改口,讨好道:“臣永生难忘陛下对臣的鞭策。”

    “何爱卿。”

    “臣在。”

    “左侍郎果真编写了本朝刑律?”隆庆帝竟然没听到一点的风声。

    这可是了不得起的德政,隆庆帝自是重视,左春芳被牵扯进反诗案中,怕也是有人嫉妒他。

    何大人无辜般摇头,“不是永乐侯提起,臣也不知详情。”

    隆庆帝道:“一会你亲自去问问左爱卿,把他的手稿拿过来给朕看看。”

    “能让永乐侯明白刑律,左爱卿是个能人。”

    顾四爷呐呐的问道:“陛下是夸赞臣,还是夸左大人?”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