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五百七十四章扬名(二)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隆庆帝唇角微掀,饶有兴致瞧着顾四爷傻愣愣的模样。

    顾四爷仿佛思索人生大事一般的慎重,仔细分辨帝王是在夸自己?还是在贬低自己?

    “算了,有道是雷霆雨露惧是君恩,无论怎样,臣都让陛下记住了,上心了,这就足够了。”

    隆庆帝扶着胡须,“说得好。”

    何大人不得不佩服顾四爷的狗屎运,有野心的臣子,就怕被遗忘。

    隆庆帝这是嫌弃顾四爷傻狍子么?

    不,帝王对顾四爷更有兴趣了。

    御史中再次冒出一位英雄,御史圈子是最为不待见顾四爷的。

    以前御史们最爱找何大人的茬儿,抓何大人的贪财证据。

    然而何大人非常谨慎,往往让御史无处下口。

    何况何大人的才学才干也算是公认的,御史们不屑何大人人品,却无法否认其才华。

    啥都不是的永乐侯成为御史们的攻击目标。永乐侯一身的小辫子,一抓一个准的,永乐侯比何大人好对付。

    御史们自觉用永乐侯证明自己的铮铮铁骨。

    永乐侯本身就没有实权,即便御史说错了,最多丢脸罢了,也不怕永乐侯报复。

    当然御史们不是不顾及顾阁老,毕竟是永乐侯的兄长,可是顾清为官端方,对永乐侯多有纵容宠爱。

    从未见过顾阁老为幼弟而报复哪位御史。

    有阴谋论的人反而认为顾清有意养废幼弟,以此稳固顾家的家主位置。

    最重要是顾清没有儿子,过继子嗣的话,没有比顾瑾更适合的。

    “启禀陛下,永乐侯为涉及反诗案子的左春芳陈情,臣认为永乐侯居心不良,许是同反诗案子有关系,还请陛下明察……”

    砰,出列向隆庆帝告状的御史被一拳打倒,鼻子流血。

    顾四爷骑在摔倒的御史身上,拳头似急风暴雨一般狠狠砸向御史。

    百官:“……”

    隆庆帝也被眼前的局面弄得发楞,身体前倾,“顾湛。”

    记得他不是这么暴力的人啊,在金銮殿同御史大打出手,隆庆帝登基这么多年就没见过。

    明明顾老侯爷是最最老实亲和的人,同谁都没红过脸,以退让为主,顾清也很少同朝臣结怨。

    只有在开国时,才有勋贵当朝殴打御史的状况,可揍人的勋贵都是追随太祖的开国功臣。

    永乐侯是吃什么长大的?

    胆子也太大了。

    顾清嘴唇哆嗦,“老四,住手,有话好好说,做什么打人。”

    说了等同于没说!

    何大人可是看出顾清心肠也是个黑的,若是顾四爷被人按在地上打,顾清绝不会这么说。

    而且以顾四爷讲歪理邪说的本事,让他说为何打人,多半顾四爷能把过错推得干干净净。

    即便顾四爷一时发挥失常,不是还有顾清善后?

    顾阁老看着紧张害怕,心里早想到怎么整治御史了。

    能爬到顾清这个位置的人,不会是看起来的简单,顾清就是典型的笑面虎!

    顾四爷愤怒的拳头好半晌才停下,御史的脸已经没法看了。

    他依然骑在御史身上,红着眼睛说道:“你说爷同反诗案子有关?你还真说对了,爷告诉你,就是爷举报方展!”

    顾

    瑶和顾瑾同时闭了一下眼睛,牵连甚广的反诗案子已经引起很多人反感。

    顾四爷这是主动把黑锅背在自己身上。

    以后顾四爷更招人嫉恨。

    熊孩子啊。

    顾瑶默默叹息,总是让人无法安心。

    隆庆帝紧皱的眉头渐渐松缓,身体靠着龙椅,饶有兴致看顾四爷表演。

    他怎么会怀疑顾湛是扮猪吃老虎?

    明明就是一只狐假虎威的傻狍子。

    顾湛说过的话语,都是本心,不涉及过多的利益牵扯。

    他的爱恨分明得让人一眼就能看破。

    隆庆帝嘴角微勾,眸子闪过一抹清晰的宠爱。

    何大人耷拉下脑袋,以后顾四爷再说谁坏话,皇上也都会相信纵容。

    羞愤的顾四爷可没旁人的心眼子,揪着御史的衣领,发泄般使劲摇晃:

    “方展抄写顾瑾的诗词,爷早已同他绝交,方展还带着爷休掉的汪氏上门闹事,同爷说,什么不爱的人才是第三者。”

    “啊呸。”

    顾四爷啐了御史一脸,他明显是把眩晕吐舌头的御史看做是方展使劲的蹂躏出气。

    “爷说方展写的那两首诗词不妥,有错吗?就因为方展破坏挑拨,带歪了顾璐顾瑞,为顾家,为顾瑾他们不被坏人影响,爷只能忍痛驱逐他们兄妹。”

    “爷对方展的恨意滔天,你竟然说爷同他有勾连?”

    顾四爷从御史身上爬起来,甩了一下手臂,袍袖翻滚,显得他越发俊冷。

    他环顾朝臣勋贵,竟无一人敢同他对视,莫名都有点同情永乐侯了。

    即便有对永乐侯头顶青青草原幸灾乐祸的人,此时也不敢情绪外露。

    “试问哪一个男人会对勾引自己妻子,带坏自己儿女,弄得妻离子散,恨不得把爷踩在泥土中的方展……”

    顾四爷哽咽一声,沙哑道:“会不恼恨他,同方展一起谋反?”

    “爷就算是个无能的窝囊废,也承受不了这等耻辱,方展写的诗词隐含执政天下的胸襟气魄,爷说错了么?”

    顾瑶无需为熊孩子背锅担心了。

    毕竟顾四爷只是起了个头,说出了真相罢了,反诗案子涉及那么广,可不是顾四爷闹的。

    纵然有人借此机会兴风作浪往顾四爷身上扣黑锅,也不会太多人认同。

    反而会同情休妻驱逐儿子的顾四爷。

    毕竟自古以来,夺妻之恨,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倘若顾四爷再救出左春芳大人……顾瑶怀疑,一切真的只是巧合?

    为何顾四爷在大事上都恰好踩在点子上?

    若是才学,很可怕。

    若是顾四爷的直觉……更可怕!

    “御史方才说爷为左春芳陈情。”

    顾四爷一脸的委屈和冤枉,“陛下,臣哪句话为他洗冤了?明明他就是诗词文章都不如臣,被臣嘲笑几句,他就……就背诵律法,跟个老和尚念经似的,吵得臣无比烦躁。”

    “臣只不过同陛下抱怨了几句在监牢的遭遇,从未想帮他说情,陛下明见,您重重惩罚他才好呢。”

    “臣无辜,臣委屈,莫须有的罪名别往臣脑袋上扣啊。”

    隆庆帝:“……”

    百官勋贵满脸的一言难尽,奇葩!傻狍子!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