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五百七十五章扬名(四)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这才是顾瑾入宫鸣冤的最重要目的。

    让越演越烈,牵连甚广的反诗案子快些了结。

    隆庆帝握紧状纸,问道:“谁给你的胆子向朕进言?满朝文武都不如你个举人?”

    帝王息怒不行于色,然而谁都感到帝王生气了。

    顾四爷已经瑟瑟发抖了,在顾瑾身边瑟缩了身躯,呐呐道:“陛下。”

    “你给朕住嘴。”隆庆帝冷着脸庞,“朕只听顾瑾说话。”

    省得顾湛又是一顿歪理邪说的打岔,隆庆帝都忘记顾瑾的本意。

    顾瑶同样忧心忡忡,除了跪在顾瑾身边支持之外,也没更好的办法。

    她无法要求陆铮帮忙。

    每一个大人物都需要这样的历练。

    既然娘亲放任三哥,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麻烦。

    顾四爷委屈般抿了抿嘴,垂头丧气嘀咕了一句,“你是没事干了,管这些事情干啥?别人生死荣辱,同你有关系么?”

    别以为顾湛小声嘀咕,隆庆帝就听不到。

    隆庆帝面色更冷,仿佛能刮下冰雪一般。

    陆铮提着的心放到轻松几分,云淡风轻般扫过腰背笔直的顾瑾。

    一旦进言成功,顾瑾一为救父,二为救读书人,一为孝,二为义,顾瑾在仕林和百姓中声望大涨。

    顾瑾是走文官路线的,名声尤为重要。

    以后亦少不了志同道合的追随者。

    这等显而易见的好处,不是没人看得到,只是他们还在犹豫,还在等最恰当的时机。

    而顾瑾先发制人,借用为父鸣冤的孝心开道,借用廷杖震撼人心,顾瑾找到了最为恰当的机会。

    反诗案子不可能再无休止的继续下去,隆庆帝本身已经腻歪了。

    他本就是个不愿意太麻烦的帝王。

    顾瑾这么做也不是没有风险,毕竟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会被螃蟹夹死!

    可是谁让顾瑾是顾四爷的儿子呢?

    有顾四爷在一旁插科打诨,即便顾瑾出现意外,顾四爷也能不自觉帮忙描补描补,足以让隆庆帝消气。

    陆铮低垂眼睑,身在金銮殿,心神仿佛已超脱一般。

    隆庆帝扫过陆铮,这小子!到是个没有任何野心的。

    比跃跃欲试的皇子们强太多了。

    “方才家父说过,国难当头,匹夫有责。”

    顾瑾声音清越,如同溪流击打岩石,有着朝臣没有的少年遗意气。

    这句话谁都会说,顾四爷方才也说过。

    隆庆帝当时只感到好笑。

    可一样的话语从年轻的文弱儒雅少年顾瑾口中说出来,隆庆帝有顾瑾愿意为国家舍身忘死的感觉。

    “国难?谁不知道帝国太平盛世?哪里来得国难?”

    有见不得顾瑾好的朝臣发话,“嘴上没毛,办事不牢,你个不懂事的少年妄议朝?中了解元,你依然还很稚嫩,何况这个解元……有待商榷。”

    “有考题泄露的嫌疑。”

    顾二爷能挑动落榜读书人闹事,自然在朝廷上也有一些帮手。

    隆庆帝虽然宠爱何大人,在朝廷上一向讲究平衡,有着贪财名声的何大人不是没有政敌的。

    有不少自诩正义刚正的官员看何大人不顺眼。

    自古利益动人心,本届科举的学子素质很高,有才

    华的人远远高过历年。

    在官场上,师生关系是最为牢不可破的。

    学生一旦背叛老师会被人戳脊梁骨,名声也就完了。

    但凡有野心的官员都想成为本科会试的主考,毕竟按照规定,谁是主考,本科高中的进士都要将其当做坐师。

    何大人从未主持过科举,所以隆庆帝才让他先去做北直隶乡试的主考,然后用此经历堵住反对何大人为会试主考的嘴。

    正义的朝臣最是见不得何大人再添一堆有才学的学生。

    千方百计想把何大人拽下马去,顾二爷能掀起这么大的风浪,也有反对何大人的朝臣相助。

    顾四爷向发话的朝臣投以感激之色,让冷峻坚持正义的朝臣一愣,有种说不出的荒谬!

    谁实话,但凡心怀正义,督促隆庆帝做明军圣主,把自己当做明臣的人看不上何大人。

    更看不上纨绔顾四爷。

    他们自觉高永乐侯一等。

    永乐侯只会媚上罢了,典型的小人,同何大人一丘之貉!

    顾四爷开口道:“陛下,不是臣不听您的,而是这位大人说到科举乡试的事,臣以为臣还能再说几句。”

    颇有扶顾四爷起来,他还能再战一场的气度。

    隆庆帝:“朕打算先处置顾瑾的进言。”

    “可是臣觉得……”

    “顾湛,你想滚出金銮殿?”

    “不想。”

    “闭嘴!”

    “臣……遵旨。”

    顾四爷趴在地上,头拱着地面,手挡住嘴巴:

    “臣如今只剩下两个儿子了,陛下,顾珏是个不争气的,虽然骑射比臣好一些,可是不够聪明,承担不起奉养臣的责任。”

    “大哥至今还没儿子,二哥几乎把臣当做了仇人一般,恨不得臣跪在他面前讨生活,这次事,二哥也有参与,他恼恨臣让他赋闲在家。“

    隆庆帝眉骨微微跳动,不是让顾四爷闭嘴吗?

    他口中说着遵旨,那现在这番话是哪个鬼说的?

    “让他赋闲是朕,不用他为官也是朕,同你有何关系?”

    “就是啊,臣的二哥不敢怨恨陛下,只敢针对臣,还说臣抄袭侄子的乡试文章。”

    “其实臣以前一直认为侄子写文章的水平比臣高,毕竟二哥的儿子在江南甚有才名,可二哥却说臣用手段把自己文章和侄子文章调换了。”

    “陛下也见过臣的文章,就勉强吊榜尾的文章,是江南才子所写?”

    顾四爷落井下石,“二哥是瞧不起自己的儿子呢,还是认为江南才子同臣其实一个水平?”

    出身江南的官员脸庞热辣辣的,以文采斐然著称的官员更觉得难堪。

    隆庆帝此时也不再让顾湛闭嘴了。

    并非是地域歧视,江南文华之地的才子大多看不起北方的读书人。

    此时有不少北方官员乐意见顾四爷剥南方才子的皮!

    顾瑶敬佩般望着再次抢戏成功的顾四爷,她成为李氏和熊孩子的背景板了,顾四爷此时又成功抢了三哥的光彩?

    熊孩子才是天选之子吧。

    顾四爷道:“臣恳请陛下公开臣的文章,也让江南才子们看看,自己的水平,省得他们目中无人!”

    顾瑾悄悄揉了揉后背,向顾瑶浅浅一笑,没事,他还挺得住!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