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五百七十七章 结案(一)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顾四爷一副奸臣嘴脸,生怕隆庆帝不重重处置宫门口闹事的落榜学子。

    连告状都如此直白?

    顾四爷谄媚借助隆庆帝惩治得罪自己的人都如此简单粗暴。

    他甚至连面子上的宽容都不愿意……朝臣同帝王一个想法,不是不愿意,而是顾四爷根本就不会做啊。

    这就是个仗势欺人的纨绔子弟!

    “陛下。”顾四爷太高声音,“您不能纵容他们,一旦落榜就说考试不公平,从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因为一些莫须有的风言风语就怀疑何大人泄露考题,这些人落榜太应该了。”

    “他们不仅不会考试,还不会做人,这样的人做官也是个祸害,臣建议陛下不许他们参加科举。”

    “以此来警告后来人,同时也为何大人出口气!他辛辛苦苦为陛下办差,得陛下厚重的赏赐,怎么就不成?”

    “他们眼红何大人得宠,眼红他会赚银子,为陛下分忧,让陛下开心,打着冠冕堂皇的理由,随意诽谤何大人。”

    “朝廷上有几个两袖清风的官员?没有下面的孝敬,没有陛下的赏赐,只考俸禄过活,让儿女们跟着吃糠咽菜,啧啧,在京城根本生活不下去。”

    顾四爷随意说出外面的物价,毕竟他在外玩耍了太久,混迹市井青楼,太清楚银子是如何的不经花。

    何大人:“……”

    他是该高兴呢?还是该担心顾四爷引起朝廷官员的公愤?!

    虽然他记得顾四爷说过帮自己洗一洗名声,其实他根本就往心中去。

    毕竟在他拿了贪污的银子,保护送礼的贪官后,就没想过再恢复清白的名声。

    何大人是穷怕了。

    没有银子,光有气节,会被饿死,也会被欺辱死的。

    他擅长赚银子,擅长谄媚隆庆帝,更擅长背黑锅,为何不用这些优点让自己和阿娇的日子越过越好?

    至于他死后,旁人如何议论,何大人是不在意的,来世就算是沦为畜生,他也秉着早死早投胎的信念。

    飞禽走兽好似也活不过三四年,若是幸运沦为家养的猪鸭,死得也更快。

    何大人觉得地府就算折磨自己,也不至于连碗孟婆汤都不给喝,只要没有记忆,做啥都无所谓。

    做家禽可比做乞丐强。

    顾瑶身体微微一震,捂着额头痛苦般低声呻吟。

    隆庆帝瞧见顾瑶面色一瞬苍白,黑葡萄般的眸子满是费解的望着何爱卿,“顾瑶。”

    “臣女在。”

    顾瑶尽量挺直身体,她也不想去看何大人的,只是突然间感知到何大人的内心世界,被他的理论惊呆了!

    她一时判断不出真假,怀疑是自己想入非非。

    毕竟突然冲进脑海中何大人内心世界太惊悚,而且她已经很久很久不曾有过感应到旁人内心想法。

    这是异能么?

    若是能感到对方内心是个大大的金手指,可她只能感无法提前预支对方想法,只会偶尔感应到一些吐槽的心里话?

    特么的,她果然不是女主,没带医药等金手指,没有攻略,偏偏还给了她这么个鸡肋东西。

    吐槽,她才是专业的。

    “你为何盯着何爱卿。”

    隆庆帝有点不开心,小美人不是陆铮看上的?

    为陆铮,他努力压制**。

    若是顾瑶看上何爱卿,隆庆帝……即可下旨让她入宫为妃!

    虽然顾湛会同他闹,可顾瑶这等绝色,值得隆庆帝哄着顾湛。

    女儿成为宠妃,谁敢欺负顾湛?

    何况顾瑾也是他看重的人才。

    隆庆帝的后宫中可有不少重臣的女儿,送女入宫也是重臣对他的保证。

    想到此处,隆庆帝笑容不由得和蔼几分,不舍得吓坏绝色美人。

    顾瑶抬头朗声说道:“臣女只是想看看何大人……他对家父的好意,有何话说?臣女也听说过何大人一些消息,对他毁多于赞,从未有人似父亲一般为他申辩。”

    “父亲的言论让臣女明白何大人也是有苦衷的。”

    顾瑶向何大人歉意笑笑,“以前臣女也同旁人一般对您多有误解。

    何大人笑道:“为陛下尽忠是臣的的本分,臣也没永乐侯说得那么好。”

    陆铮站出来说道:“陛下该派人驱逐宫门口闹事之人,否则陛下脸面无存。”

    “去把中举的考生文章都张贴出去,朕一直压着就是因为这次乡试的试题意外简单。”

    隆庆帝不满看了何大人一眼,“这么简单的题目,他们都没能中举?还有脸来宫门口闹腾?”

    还是先处置正事,纳小美人入宫的事,他还需要一个适当的机会。

    同时也要顾忌陆铮。

    “陛下,汪大人写了血书,控诉何大人徇私舞弊,贩卖考题。”

    锦衣卫指挥使呈上血书,“有他回应,宫门口的学子只怕看了试卷也不会散去。”

    “这么简单的题目还需要买考题?”顾四爷抢先开口,跪爬两步,把顾瑶挡在身后,“臣看姓汪的是脑子有疾,陛下,血书了不起吗?不都是写出来的字?”

    “您总不能因为血字就偏听偏信,若是血书管用的话,还要墨砚做什么?”

    “而且血书一股的血腥味儿,臣是看不出血书为何就比笔墨写出的震撼。”

    隆庆帝:“……”这么有道理的话,他无从反驳。

    顾四爷的想法往往同常人不一样,偏偏他说过后,还觉得有一定道理。

    “把他带上来。”

    “陛下。”

    锦衣卫指挥使面露几分为难,咬牙道:“还有永乐侯被逐出家门的顾瑞,汪大人说他就是证人。”

    顾四爷抿了抿嘴角,瞪圆眸子把朝臣各色诡异的目光瞪回去!

    “宣召证人顾瑞。”

    “还有一事。”锦衣卫指挥使硬着头皮道,“顾瑞的妹子顾璐,她说自己也是证人,非要陪顾瑞一起作证,还说没有她在场,她不放心顾瑞。”

    隆庆帝面色异常难看,“顾湛。”

    没等剩下的话语出口,顾四爷抢先道:“陛下,臣已经够糟心了,臣恨不得当初没有生下他们兄妹。果然是生母不贤,子女不良不孝。汪氏养出得出好儿女才怪了。”

    “他们已不是臣的儿女,陛下您随意处置。”

    隆庆帝道:“顾璐和顾瑞各打二十廷杖再带到朕面前来。”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