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五百七十八章 结案(二)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当庭无人反对隆庆帝的话语。

    汪大人突然跳出来添乱,但好歹也沾着官字,顾瑞只是秀才,还是个犯了错的秀才。

    功名已被革掉了。

    朝臣中有人顾做惋惜道:“倘若顾瑞还是永乐侯的嫡子,他面见陛下也不至于挨这顿廷杖。”

    顾四爷低垂脑袋沉默,耳边隐隐能听到冷笑和感受到嘲弄的目光。

    “这几位大人是何意思?”顾四爷连顾瑶提醒自己都敢当面指出来。

    他哪会忍气吞声?

    直接把嘲弄他的人指出来,顾四爷道:“你们认为爷该为顾瑞顾璐向皇上求情喽?”

    被顾四爷手指着的朝臣面色微红,谁都么想到顾四爷会这么做。

    这就是一个愣头青!

    从不按照约定俗成的常理行事。

    被指出来的人多是御史。

    顾四爷道:“陛下看到没有?御史们就是看不上臣!”

    御史们:“……到底是亲生骨肉,永乐侯对其不管不顾,略显绝情,有违伦常。”

    随即之乎者也的大道理说了一通,顾四爷听得脑袋晕乎乎的,“停,你们给爷停下来念经。”

    御史们面容更加难堪,自觉站住父子骨血的大道理:“永乐侯着实太狠心了些。”

    “这话爷不爱听。”顾四爷冷冷回道:“什么才叫不狠心?为不孝顺爷的顾瑞,为总是想着踩爷面子的顾璐,向陛下求情,这才叫不狠心?这才叫父子之道?”

    “爷做不到!”

    “顾瑞兄妹有麻烦,爷都要出手帮忙,都要去保护,爷为何还要把他们驱逐出顾家?”

    “他们的名字从族谱中抹去那时起,他们已经同爷没有任何的关联。”

    “顾瑞富贵了,爷不会找上门去,爷落魄乞讨,也不会管他要一文钱。”

    “顾瑞为汪大人作证,自然要承受廷杖,永乐侯带来的好处,爷只给将来孝顺爷的顾瑾他们用。”

    顾四爷又瞪了一眼顾瑾,“有便宜都不会用,蠢死你算了!”

    顾瑾:“……”

    今日,就算他达到目的,也别想再在朝廷上抢走顾四爷的风头。

    顾四爷把顾瑶挡得严严实实的,不再似方才一般频频移动跪疼的膝盖,这个角度,陛下绝对看不清瑶瑶的面容。

    不过久跪也太辛苦了。

    顾四爷道:“陛下日理万机,不该再被顾瑾耽搁功夫,您看反诗案子……臣方才听顾瑾说得也有点道理,毕竟似臣这样不爱读书的人,都听过盛唐的诗词。”

    “即便背诵不出全部的诗词,精彩的绝句还是记得一些。”

    隆庆帝感兴趣般问道:“你记得哪句?说给朕听听?”

    “云想衣裳花想容……蓦然回首,那人却灯火阑珊处。”

    顾四爷笑呵呵道:“其实臣记得最清楚的一句,也是时常同大哥三哥说得一句是,千金散去还复来,天生我才必有用!”

    “每次臣使银子都是这么宽慰大哥的。”

    顾四爷眸子忽闪忽闪的,得意极了。

    顾清:“……”

    隆庆帝嘴角抽搐,“顾爱卿着实辛苦了。”

    “何爱卿你亲自处置反诗案子,释放冤枉之人,重处有反贼,方展……他还一口咬定诗词是从孤本上得来的?”

    锦衣卫指挥使道:“是。”

    方展到是表现出难得的骨气,在锦衣卫受了大刑也没改口。

    “朕瞧他也做不出反诗,既是抄袭的孤本,他的品行卑劣,朕不想再见到他。”

    “顾瑾的谏言,朕采纳了,何爱卿尽快处置了此案,不过朕还是希望读书人记住,忠诚于朕,少做多余的事。”

    “臣遵旨。”

    何大人领旨意。

    顾四爷在顾瑾大腿上狠狠捏一把,“晕倒!”

    顾瑾:“……”

    眼见傻狍子般的儿子没能领会,顾四爷直接抱住顾瑾,“瑾哥儿,你怎么了?是不是坚持不住晕了过去?”

    睁着眼的顾瑾被死死按在顾四爷的胸口,手臂无力低垂,一股汗味儿,这就是父亲的味道么?

    顾四爷在锦衣卫虽然时常洗澡,到底不如在顾家舒服。

    “陛下请准许顾瑾离开,以后的案子同他已经没有干系了,臣怕再不止血上药,他会落下残疾。”

    被残疾的顾瑾:“……”

    隆庆帝眼里闪过紧张,“准了。”

    直接吩咐太监总管,“你去准备一个软轿,抬顾瑾出宫,妥当送到顾家!命太医院派太医给顾瑾治伤,金疮药赏顾瑾。”

    “谢陛下隆恩。”

    顾四爷拜谢后,低声道:“瑶瑶,搀扶你哥回去,仔细照顾着。”

    他向顾瑶眨了眨眼睛,顾瑶心灵神会接过顾瑾,站起身护着顾瑾离开金銮殿。

    顾四爷再次义正言辞般咳嗽两声,把隆庆帝的目光吸引到自己身上,“臣留在此处为陛下出出主意,同汪大人对峙!”

    隆庆帝不觉‘中计’,笑骂道:“朕看你是想看他笑话,在他定罪时,再重重踩上一脚。”

    顾四爷回道:“陛下英明,臣这点心思瞒不过您,臣就是这么恩怨分明的性子。”

    此时,顾瑶已经在金鸾殿外扶着顾瑾上了软轿。

    顾瑾睁开眸子,轻声道:“父亲……”

    顾瑶扯起嘴角,“挺厉害的。”

    她不是感觉不到隆庆帝的欲望,其实熊孩子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大事,她从未指望熊孩子,哪怕他是顾瑶的父亲。

    顾四爷有心且尽他所能维护顾瑶,已经让她很知足很感动了。

    顾瑾轻声道:“我也不会让你去那里的。”

    顾瑶甜甜一笑,“三哥,我相信他。”

    很快轿子来到宫门口,顾瑞和顾璐正要挨廷杖。

    顾璐见到坐在软轿出宫的顾瑾后,漆黑的眸子满是愤怒。

    顾瑞虚弱至极,别说二十廷杖,两廷杖都能要他性命。

    在锦衣卫牢房中,他是被冷水泼醒的,顾璐又给他灌了振奋精神的猛药,顾瑞才能来到午门。

    顾璐说,这是她同大舅舅商量好的,能帮他洗脱冤枉,只要顾瑞一切听她的安排。

    顾璐说,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他好,为他能娶到何小姐,为他能扬名立万,为他能脚踩渣爹。

    可是顾瑞只想做渣爹的儿子!

    还停留在宫门口的百姓对顾瑾欢呼,称赞顾瑾忠孝无双,顾瑾名声更上一层楼。

    顾璐嫉妒得眸子都红了。

    顾瑶偷偷去找了打顾瑾廷杖的人,轻声说道:“我不要顾璐的命,只希望她昏厥,怎么都弄不醒!”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