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五百八十五章 闹剧(五)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二哥不拘小节,不懂得礼数,即便大嫂再正派怕是也扛不住!”

    顾四爷挑起眉梢,“大哥难免误会啊,反正爷是见不得旁人在爷夫人面前坦胸露背的。”

    其实顾四爷本能有大男子主意倾向,再加上方氏和汪氏的打击,他对李氏看得更紧。

    换做顾瑶肯定觉得委屈,不公平。

    可落到李氏头上,李氏并不觉得有问题,反而认为四爷要紧她。

    这就是对爱情的理解不同,也是三观不一样。

    李氏的爱情观未必就是错,只不过每个人对待爱情和丈夫的观念不同。

    欧阳氏道:“今儿只是意外,二爷想着同你道歉,这才没想到屋里还有女眷,以后二爷也会多多注意。”

    “四爷这几日不在府上,有些事不大清楚,一会让母亲详细同四爷说一说。”

    欧阳氏向顾老夫人示意,先不说旁的,顾二爷的生母未必就没在临死前留下话儿。

    谁让顾二爷的生母身份特殊呢。

    顾老夫人嘴唇动了动。

    顾四爷继续说道:“大嫂是忘了不成?最近二哥犯事儿不是一次两次了,顾珊外祖父家送来的小姐,不就被二哥拐上了床?那可是侄女屋中的客人啊。”

    “上次的事还没完全解决吧,是不是纳妾,二哥也没说一声。”

    二太太面色微凛,再看倒霉的顾二爷时,已不觉心疼了。

    到底顾二爷违背当初的誓言,终生不纳二色。

    “母亲。”顾二爷再次恳求道:“儿子绝不离开顾家!您若坚持分家,就要了儿子这条命去,求您看在儿子生母的情分上,容许儿子继续留在您身边。”

    顾老夫人叹息一声,“分家的事……”

    李氏按住顾四爷的胳膊,顾瑶本等着顾四爷说出,你按我胳膊作甚?

    别以为顾四爷做不出!

    她在金銮殿就体会过的尴尬。

    然而顾四爷似被安抚的二哈一般,毛也不扎了,默不作声,李氏的手抚平他的情绪。

    “母亲,儿媳也不大赞同分家,四爷也没分家的心思。”

    顾四爷下巴微扬,倨傲十足般点头。

    李氏唇边扯出一抹淡笑,一旦把顾二爷分出去,先不说还有先帝太子这个隐患,就是顾四爷也少了乐趣。

    顾四爷最是享受顾二爷对其各种羡慕嫉妒恨,又拿顾四爷没有办法的样子。

    顾二爷现在没有俸禄银子,指望着顾家过活,以前他没少嫌弃没有收入的四爷。

    现在该是顾四爷报复的时候了。

    李氏心眼儿一向不大,该报仇时也绝不手软!

    谁都不能欺负四爷!

    这连环计她才刚开始布置,怎能让顾二爷一家跑了呢。

    顾二爷倘若闹着分家,有骨气的离开顾家,还能做一个富庶的人,留在顾家……等待唯有精神和肉体的折磨和摧残。

    甚至连他一对儿女都保不住。

    欧阳氏恼道:“我一向认为四弟妹是个懂事的,同前两个不一样,可是方才说分家的人是你,现在又出尔反尔,你到底要做什么?耍人玩吗?”

    不是李氏那番话,欧阳氏至于出头为顾二爷说话?

    她还不是怕顾家的密辛暴露?!

    她这么做不仅恶了顾老夫人,顾清对她也是颇多不满。

    李氏莫不是在坑她?

    欧阳氏后背一紧,再看李氏更多了慎重。

    李氏不紧不慢说道:“二爷和四爷的确不易总是碰面,正巧二爷现在没了官职,一时复起无望,有一桩事,本该四爷派人去做,可妾身着实信不过奴才。”

    “而四爷最近忙着会试,又是永乐侯,没有陛下的旨意,他是出不了京城的。”

    顾二爷心口再被捅了无数刀,呼吸都滞涩许多。

    “皇上赏了四爷一座珠厂,正好是南边,二爷一直在江南为官,对南边极是熟悉,妾身想请二爷去照看这门生意。”

    顾四爷动了动眉头,显然不想把珠厂交给顾二爷。

    而顾二爷倍感羞辱,“你把我当奴才使?”

    “二爷着实误会妾身了。”

    李氏一脸的惊讶,“珠厂虽是在四爷名下,可没有分家,赚来的银子也都是顾家所有,当然要可信之人去看管照应。”

    “二爷心气高,是个有骨气的,总不愿意被顾家养着,吃兄弟们的俸禄,成为二爷以前口中最看不上的无能庸人!”

    顾二爷:“……”

    “倘若二爷着实认为是妾身侮辱了你的人格,看低了你的品行,不愿为顾家出一份力,不愿意为顾家赚银子,当妾身这些话没有说。”

    李氏面带几分委屈,眸子却是明亮深邃,轻声道:“妾身也只能赞同四爷说得分家了,长痛不如短痛,顾家不是不能养着吃白食的人,可二爷同四爷的矛盾……为了家宅安宁,妾身也不想四爷再被二爷给算计了。”

    “趁着现在他们兄弟还有几分情面,趁早把家分了。”

    两个选择,要不分家,要不去不知在哪个偏僻的地方的珠厂当管事,为顾家赚银子!

    一般的珠厂都设在一片空旷的海边,绝不会是繁华的地方。

    顾四爷乐滋滋看着左右为难如同割肉一般难受的顾二爷。

    他身后的小尾巴摇晃得可欢快了。

    一点都记不起方才他还担心李氏吃亏。

    李氏静静等着顾二爷的选择,“侄子侄女也都到了适婚的年岁,他们留在京城方便嫁娶,分了家,他们连稍微有档次的宴会都去不了,对婚事怕是也有妨碍。”

    “毕竟当世的婚姻只为两姓之好,门第家风胜于自身容貌才学。”

    二太太拽了拽顾二爷的衣袖,“二爷应该为儿女们考虑一二。”

    以前她看不上顾家,总认为自己娘家门第高。

    现实狠狠打了她的脸!

    一门双侯,顾清又是阁老的顾家比杨家高出不知多少去。

    顾二爷咬着牙,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他以前怎么认为李氏柔顺温柔呢?

    转而他又羡慕顾四爷。

    李氏所有的倾慕和温柔都给了顾四爷!

    对待旁人,李氏不是一般的毒!

    做李氏的丈夫儿女是幸福的,而做顾四爷仇人是不幸的。

    顾二爷点头道:“我就先帮着四弟管一管珠厂,不过先说好,我只管一年,寻找机会,我还是要复起的。”

    李氏温温柔柔说道:“一切摆脱二爷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