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五百八十八章勾引(三)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顾四爷坐直身躯,并没有去接舞姬手中的酒杯。

    方才就是这尊酒杯在她手中旋转,格外勾人。

    在场的男子大多都想化作她手中的酒杯,或是能喝到她捧在手中的美酒。

    即便是顾清都有一瞬间的失神。

    足以见得舞姬有多勾人了。

    她上翘的眼梢如同钩子一般,魅人心神,可她偏偏生了一双水眸。

    单纯而美好。

    这等尤物并非勾引男人,而是男人不自觉便被她所吸引。

    顾清喉结滚动,这等礼物怎会送到自己府上?

    送礼的人莫非不识货?

    此女送去何大人或是镇国公等一等一勋贵府上,绝对能让送礼的人达成所愿。

    倘若有门路的话,送进宫去,此女也能在隆庆帝后宫中有一席之地。

    毕竟隆庆帝虽是偏爱姿容素雅的才女,但是对跳舞极好的女子也是欣赏的。

    最近颇为得宠的贵人就是因为一曲舞蹈被隆庆帝所召幸。

    随着顾四爷成为隆庆帝宠臣,如今姿容明艳的女子也入了隆庆帝的眼儿。

    据说后宫不再是清一色的才女了。

    明艳的女子也不再被当做鄙俗的花瓶。

    隆庆帝审美观正常后,如同顾瑶这等绝色渐渐受追捧起来。

    这也是御史们看不上顾四爷的原因之一,是他向隆庆帝进谗言,改变隆庆帝对才女的推崇。

    顾四爷这口黑锅不背也得背,谁让隆庆帝脸面个的缺陷不能同任何说?

    据说宫中下次选秀已有了规定,选明艳的女子,最好似顾瑶这等绝色。

    明艳少女们的春天终于到了。

    屏风后,顾瑶着实有点忍不住了,食不知味的感觉太过难受。

    “我只去看看舞姬。”她小声对身边的娘亲说,“保证不惹事。”

    顾四爷继续作死下去,李氏再好的耐性都得耗干净了。

    她若是见到顾四爷再被舞姬迷惑,以后别想让她再帮熊孩子,什么完善告御状的细节,让熊孩子自己想去!

    李氏幽幽一叹,叫住端着羹汤的丫鬟,“让瑶瑶亲自给四爷端过去,他们父女口味相似,许是还能交流心得。”

    顾瑶立刻起身接过托盘,隐约听到李氏的声音,“那人是你爹的外室!”

    顾瑶震惊的望过去,李氏神色依然平淡,小口小口喝着羹汤。

    这是怎么个状况?!

    那名外室不是在床榻上养胎,明日便被顾四爷打发走了?

    不对,外室身上有胎记,在没弄清楚她的真实身份之前,李氏不可能轻易放她离开。

    所以突然进府的外室才能变装成舞姬来家宴献舞?

    娘亲早就知晓了?

    许是还助外室一臂之力呢。

    倘若外室同先帝太子流落民间的女儿有关,纵然以后恢复身份,一个舞姬的名儿,足以把她打落深渊。

    顾瑶自认为了解顾四爷的脾性,他最是不喜欢被女子利用和欺骗。

    她这边怒气滔天,到底是为啥?

    娘亲根本就不用她来操心。

    特么的,这操蛋的穿越人生,处处惊喜,处处智商被碾压。

    顾瑶深一脚浅一脚端着托盘绕过屏风,明艳的绝色少女出现,在坐的长辈立刻端正姿态。

    同辈族人多是年轻气壮的小伙子,看顾

    瑶频频愣神,舞姬虽媚,到底不如顾瑶漂亮。

    顾瑶染着几分薄怒又有几分茫然恍惚的眸子,格外动人。

    舞姬勾起的男人的欲望,而顾瑶却让男人清净心灵。

    一朵盛世白莲缓缓绽放。

    顾瑶再次听到众人的心生,她有了日了狗的感觉。

    白莲花?!

    你一家子都是白莲花!

    智商已经被娘亲碾压,她绝不做白莲花这种生物。

    顾四爷看到顾瑶,不悦道:“你出来做什么?”

    “给您送羹汤。”

    顾瑶胸口闷着气,把盛满羹汤的碗撂到顾四爷面前,“挺好喝的,比她手中的美酒好,您喝得已经够多了。”

    顾四爷按了按额头,似笑非笑道:“你这丫头啊,总是操些没用的心,爷知晓做什么呢。”

    “不过爷看她的确眼熟啊。”

    他就算要了舞姬,也不会在此时表现出来,悦娘还在屏风后坐着呢。

    最近他和悦娘开启了房事新姿势,正痴迷着悦娘的身体,着实没精力和好奇心让别人伺候。

    顾四爷可是很爱惜自己的身体,绝不会滥情纵情。

    “您的眼神可不是安分的。”顾瑶小声抱怨。

    顾四爷招手让人搬了一把椅子,指着道:“你先做爷身边来。”

    “老四,这不符合规矩。”顾清清了清嗓子,有几分可怜跪了许久的舞姬。

    幼弟是故意给舞姬难堪?

    还是根本不在意舞姬?

    把舞姬抛到脑后?

    “家宴哪来得那么多规矩。”顾四爷满不在乎说道:“瑶瑶是爷的女儿,家宴是为爷设的,让爷开心,瑶瑶坐在爷身边,爷高兴啊。”

    顾清:“……”

    顾瑶坐在后,顾四爷拍了拍她的脑袋,醉眼中有几丝清明:

    “爷还没醉糊涂,知晓轻重。而且醉得一塌糊涂,知觉全无,自然也没精力要舞姬伺候。”

    顾瑶很想堵住顾四爷的嘴!

    “看了你祖父,爷深刻认识到一点,只有活着才能享受富贵荣华。”

    “陪葬再多,殉葬妻妾,对去世的人未必还能继续享受阳间的一切。”

    “爷现在的日子过得正美呢,不愿意早早被美色掏空身体,早早过世,爷还没喝到儿媳妇茶,没收到女婿的聘礼,更没受顾瑾顾珏的孝顺,爷可珍惜性命了。所以舞姬等礼物,爷是不会碰的。”

    顾四爷慢条斯理道:“爷嫌脏。”

    舞姬半透明的面纱都挡不住脸庞的煞白,水眸积蓄泪水。

    “她的舞蹈的确不错,爷懂得欣赏,也仅限于此。”

    顾四爷身体前倾,捏起舞姬的下颚,眼见她的泪水湿透了面纱,拇指按在她柔软的朱唇上,“你很委屈么?”

    好似舞姬不该委屈。

    “你不就是取乐的玩物?委屈啥啊,爷也说了你的舞姿曼妙,跳得挺好看的。”

    顾四爷轻轻揭开她的面纱,看清楚她的面容,微微一愣,“果然眼熟,我们以前见过?”

    噗嗤。

    顾瑶感觉舞姬能吐血半升。

    顾四爷这拔屌无情的作风,还真有几分风流总裁犯儿。

    “四爷……当年您就救过我啊,您真的忘了?”

    舞姬哽咽道:“而且我只伺候过您一人!如今肚子里还有您的骨肉。”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