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六百一十一章 危机(四)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当日在乾清宫,他面对冷面的先帝,即便身边有侍卫保护,先帝被重重包围,他依然不敢面对先帝冰冷无情的眼眸。

    甚至不敢去争夺先帝手中的玉玺。

    那是一场噩梦。

    隆庆帝不愿意再回忆的噩梦,曾经折磨他多年,唯有女子温暖柔顺的身躯能让他忘记曾经的屈辱。

    因此在登基之初,他纵情美色,后宫中填满才女佳人。

    先帝知晓隆庆帝不会放过太子,只要求他保留太子血脉,否则他们父子必是鱼死网破的结局。

    虽然先帝病体沉珂,命不久矣,真若同当**宫的儿子拼命,隆庆帝未必能全胜。

    因此在先帝面前,隆庆帝只能跪地发下毒誓,以保证太子血脉不断。

    父皇还是最疼爱看重太子,当然还有齐王,先帝生前最宠溺的儿子。

    他答应过先帝,只要齐王不谋反,他不会动齐王一根汗毛。

    不过隆庆帝也任由太后娘娘搓磨齐王生母贵太妃,冷眼旁观齐王夫妻备受折磨,生计艰辛。

    当朝王爷,先帝龙子除了有王爷的头衔之外,每月也只能吃着最寒酸的食物,时常被小吏欺上门去。

    当世之人都已经忘记齐王在先帝在世时,他有多风光。

    太后看出皇帝不想再交谈,她靠在迎枕上,面色一变再变,频频看着大殿的门,“所有接触她的人都该死,皇帝可不能再手下留情。”

    隆庆帝默不作声,由着太后娘娘念叨。

    他的手指轻轻敲击炕桌,敲击声不轻不重,再配上他紧闭的眸子更显得威严。

    太后抿了抿嘴唇也就停了口。

    隆庆帝没有说过最近他再次梦见立下毒誓的场景。

    在梦中,先帝的面容已是模糊,不过先帝那双眸子一直盯着他。

    周围一切虚化,好似只有他一人跪在空旷地方,他甚至看不出昔日自己的面容,只有所立下的誓言一遍一遍在耳边回荡。

    乾清宫的棚顶突然变成透明,誓言如同长了翅膀,飞向站满神佛的天空。

    “陛下,陛下。”

    隆庆帝打了个激灵,骤然惊醒,恍惚的眼眸在看清面前的人,以及熟悉的摆设时,变得清明。

    “铮儿?!”

    “您睡着了。”陆铮半跪着,轻声提醒:“锦衣卫指挥使已经把人抓到了,如今正在宫外候着?”

    隆庆帝唔了一声,眼角余光扫过八皇子,抓住陆铮的胳膊,“铮儿同朕……回到朕身边可好?”

    八皇子同太后同时打了个寒颤,八皇子儒雅俊美的脸庞难以掩饰的阴郁和紧张。

    “皇帝,这……不成。”

    隆庆帝挥手让太后闭嘴,望进陆铮同他相似的眸子,沙哑说道:“你及冠时,朕问过你一次,铮儿,朕这是最有一次问你了。”

    陆铮平静的回道:“臣的答案从没改变。”

    “你……”隆庆帝有几分失望,亦有几分说不清的陌生情绪,颓然道:“罢了,随你。”

    最优秀的儿子不在他名下,无权继承帝位。

    莫非

    最后江山易主的毒誓真会应验?

    他膝下几个成年皇子,有不堪造就的,也有只存野心而没治国本事的,但是八皇子,四皇子,二皇子,十皇子等几人仔细调教,未必不能做个守成的帝王。

    隆庆帝按着鼓起的太阳穴,是因梦境影响么?

    若是他的后代不能传承帝位,他的身后名如何保持?

    甚至他的灵位怕是都无法供奉在太庙帝王阁中。

    一如他把先帝太子的灵位归到普通宗室,很少有人会祭奠一般,窜改先帝朝史书,竭尽贬低先帝太子,以大量的‘事实’证明他才是天命所归的天子。

    屏风外,顾湛委屈的声音传来,“太后娘娘误会了,您不知臣父亲的性情,他就是个忠诚先帝的老好人,谁都不得罪,以此在朝廷上立足。”

    “您说他忠于先帝太子,陛下追封的荣亲王,臣有记忆起就没听他提过荣亲王。”

    趁着隆庆帝打盹时,太后叫来顾湛,厉声责问顾老侯爷是否同荣亲王有关。

    “你少拿这些话来搪塞哀家。“太后发觉隆庆帝已经醒了,索性不再压低声音,“你蒙蔽陛下多年,直到现在还想欺骗陛下,哀家看错了你,顾湛!”

    “别以为哀家不知你父亲曾经去过东宫,荣亲王外室生的儿女就是……”

    “啊。”

    顾四爷诧异说道:“荣亲王也需要养外室吗?”

    太后娘娘鲠了一下,狠狠腕了顾湛,心说皇帝都被顾湛给带坏了。

    “臣愚钝,不懂她后娘娘深意,当日荣亲王还是太子殿下,臣父亲为先帝臣子,被派去东宫看望太子殿下病情有毛病吗?”

    “太子殿下病逝,先帝悲痛欲绝,传位给陛下之后撒手人寰,把江山重任尽数交脱陛下。而陛下也没辜负先帝,如今正是太平盛世,臣入宫时还听说西北番邦臣服陛下,献上可兴天下的圣女。”

    顾四爷不是不紧张,尽量放空脑子,眸子纯然,“即便荣亲王有遗孤在世,陛下也会好好照顾,不许旁人欺辱。”

    太后食指指着顾湛,脸上松弛的肌肉颤抖,说不出一句话。

    顾四爷耷拉下脑袋,为难道:“身为儿子不该说父亲的不是,娘娘好似把臣父当做能臣干将,把臣父想得很有本事,能左右荣亲王。”

    “您对臣父误会太深了,臣父在先帝朝毫无建树,若他有本事,也不至于侯爵传不到大哥头上。”

    “臣父唯一值得称道得就是于人为善,不得罪人,可这性子又是最没有出息,被人看不起。”

    隆庆帝站在屏风后听了半晌,失笑道:“母后别再为难顾湛了,以前他连朝廷上站在朕身边都不清楚,上朝都没他资格,他能懂什么?”

    “皇帝……”

    “朕相信顾湛的忠诚,也相信顾湛的父亲是个老好人。”

    隆庆帝面向太后,“荣亲王是朕的皇兄,永远都是,朕盼着他有血脉子嗣传承出于真心,毕竟父皇心心念念就是此事,朕在国事上没让父皇失望,同样朕当善待友爱兄弟。”

    “一会儿把齐王也叫进宫来,朕有段日子没见齐王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