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六百二十二章 争夺(二)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顾珈摔了茶杯,砸了桌椅。

    原本她打算用双熟的稻穗给自己换一个更好的前程。

    以前她就是眼界太低了,总是想着抱顾瑾和李氏的大腿。

    没了顾瑶,她足以抚慰李氏的丧女之痛。

    几次碰壁后,顾珈渐渐明白李氏同顾瑾在书中就是个无情之人。

    李氏只疼爱自己所出的三个儿女,即便对顾璐和顾珊有善意,更多时候对她们两个犯蠢不闻不问。

    她既然没夺走顾瑶的舍,这辈子别想让李氏对自己如同对待顾瑶一般疼爱了。

    至于顾瑾在感情上更为清冷,世人都说顾瑾是最好的丈夫,对妻子忠贞,不纳二色。

    可顾瑾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朝争上头,同妻子相敬如宾,虽然他最终没有纳妾,但也有几个暧昧的女子。

    不过作者很聪明暧昧顾瑾的女子各有各的可爱,不让读者有看后宫种马文的感觉。

    毕竟当时网文圈子,已经过了种马大行其道的时代。

    男主大收纸片样的女人已经被读者所厌弃,既然暧昧又专一才是王道。

    顾瑾克制住情欲欲望,忠诚于妻子,也是吸引读者的卖点之一。

    何况女子终究只是书中的点缀罢了。

    顾珈咬着嘴唇,若是她能早看明白顾瑾的无情本质就好了。

    不再对顾瑾抱有幻想,把目光不再放在虐渣爹身上,她肯定能早顾璐一步拿到双熟的秧苗。

    顾珈比本土重生的顾璐更懂双熟秧苗,可也仅限于多知道几个名词而已。

    让她安下心去培育,整日同田地为伍,风吹日晒,她肯定受不了。

    她夺舍是为享受荣华富贵,而不是来种田的。

    何况有捷径不走才是大傻逼!

    顾珈对抢顾瑾的机缘没有任何的愧疚,哪怕她知晓顾瑾为双熟秧苗付出了多少的银子和心力。

    “给我准备马车。”

    顾珈知晓顾瑾已经有所警觉,她以后再难以偷到秧苗了。

    “都是顾璐的那个贱人坏了我的事,她不是被皇上打了庭杖么?怎就没一板子打死她?!”

    果然重生和穿越的人无法成为朋友,只能你死我活。

    没有秧苗做证,即便顾珈借助泰宁长公主先于顾瑾告诉隆庆帝双熟种子的事,隆庆帝也不会相信。

    泰宁长公主在李氏看不到的地方颇为疼爱顾珈,李氏不愿干涉泰宁长公主,只要顾珈不冒犯她和四爷,李氏也懒得过问。

    李氏最怕顾珈穷困潦倒,无依无靠,到底是四爷的女儿,接济顾珈,李氏不情愿。

    漠视不管,外人也少不了议论。

    顾珈乘坐马车气势汹汹杀向顾璐的住处,汪大舅被定罪,何大人网开一面没砍了汪大舅的脑袋。

    从轻发落流放南疆。

    汪大舅是流着眼泪被押解出京的,他的妻妾儿女抱头痛哭,知晓他这一去,怕是天人永隔,再也回不来京城。

    除了汪大舅外,汪氏子弟人人丢官治罪,又因为汪大舅蒙蔽许多的读书人,汪家名声彻底毁了,没人同情汪家的遭遇。

    汪氏一族很难再留在京城,他们狼狈逃回乡间。

    顾璐和汪氏更是成了汪家的罪人,顾璐刚刚清醒就被大舅母好一顿教训,指着顾璐骂了三日。

    汪氏被姐妹和嫂子弟妹直接怨怼得昏了过去,自然帮不上顾璐。

    不是顾璐身边请了几个护院的壮汉,顾璐能被愤怒以及大舅母活活撕了。

    大舅母逼着顾璐拿出所有的积蓄银子,毕竟汪家的家产都被罚没了,手中没钱,他们即便狼狈逃回老家也生存不下去。

    顾璐肉体受了重创,精神上更是在崩溃边缘,重生后的信念骤然倒塌。

    她眼见着渣爹踩着自己的痛苦步步高升,眼见着她心疼的母亲和兄长好似走到穷途末路,这比前世她最痛苦迷茫,被渣爹抛弃时还要痛苦百倍。

    顾璐不知自己重生的意义。

    明明很关爱心疼自己的大舅母咒骂她是丧门星,是贱人,祸害了汪家。

    一身正气刚正的汪大舅竟然设计兄长,偷偷从兄长口中打听考题。

    汪大舅更是想着借用考题去报复何大人,进而连累了哥哥被夺去功名,自信也随之崩塌。

    前世大舅一直对他们兄妹爱护有加,还帮着兄长的。

    顾璐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可现实时时刻刻提醒她,所见的就是事实。

    心力憔悴,顾璐一病不起,缠绵床榻,半梦半醒之时,她有了一个念头,若是她没有上辈子的记忆该多好?

    此时她就不会这么痛苦了。

    唯一让顾璐觉得安慰得是,方伯父时常过来宽慰汪氏,照顾生病养伤的顾璐。

    倘若没有方伯父,顾璐一家指不定乱成什么样子。

    前世今生唯有方伯父没有变过,依然痴情汪氏。

    ******

    “今日不回顾家了。”顾瑾脑子灰沉沉的,酒醉的滋味不大好过。

    方才他又被陆铮灌了几杯烈酒,身子软绵绵的摊在马车的座椅上。

    他的眼睫无力的低垂,因为酒醉的红晕从耳根烧到脖颈,“一身酒气,回去会被瑶瑶抱怨的,我……”

    身体向软软的垫子依偎,顾瑾罕见稚气般喃凝,“我只想耳根子清净,不愿听她念叨。”

    陆铮本想去搀扶身子几乎要滑到地上的顾瑾,听到他这话,陆铮收回手臂。

    从未不知嫉妒是何滋味的冠世侯嫉妒了。

    一向都是旁人对他羡慕嫉妒的。

    今时今日他嫉妒抱怨瑶瑶的顾瑾。

    他多希望瑶瑶也能念叨自己?!

    顾瑾还嫌弃上了,不知好歹!

    陆铮暗戳戳决定今晚自己也不回宫了,直接去顾瑾的外宅歇息。

    他眸子频频闪烁,等到马车停在顾瑾的私宅时,叫来顾瑾的随从吩咐了几句。

    随从看着醉醺醺的顾瑾,为难道:“这……”

    “莫非本侯指使不动你?你主子已经醉得不成样子,让本侯照顾他?”

    “不敢,不敢。”

    随从很想说其实他们可以伺候三少爷,可在陆铮面前,随从秒怂,“奴才这就回去给六小姐送信。”

    陆铮这才满意搀扶顾瑾下了马车,自有陆铮的随从撑起雨伞,尽量挡住雨水。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