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六百二十三章 撕逼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大雨使得天空灰蒙蒙的,陆铮一时分辨不出现在的时辰。

    陆铮灌醉顾瑾,他自己也没少喝,虽然酒量比顾瑾好一些,但也只是稍好而已。

    烈酒后劲又很大,陆铮有内劲撑着才没被力道外斜的顾瑾拽倒。

    即便能稳住身体,他脚下也有点拌蒜。

    以前陆铮可是很少饮酒过量的,谁劝也不多喝。

    唯一能让他放下所有戒心的人也就是瑶瑶和她三哥了。

    顾四爷都做不到呢。

    能遇见旗鼓相当的对手和知己,大醉一场也觉得畅快。

    陆铮并没有把顾瑾交给仆从,习惯性打量四周。

    顾瑾这处私宅显然是新入手的,墙壁重新粉过,而宅邸周围的环境有些眼熟,尤其是相对的宅子,陆铮好似在哪听过。

    对自己的记忆很有信心,陆铮却想不起听谁提过,索性吩咐随从:“去打听清楚隔壁宅子都住着什么人,是何身份。”

    一切以安全为上。

    若是他让酒醉的顾瑾出了一丝差错,瑶瑶就不是念叨他了,怕是很难原谅他。

    京城都有天地盟的少主潜伏,陆铮出门总有侍卫随行,他本身功夫不弱,可顾瑾只是个文弱书生。

    脑子再好用,顾瑾也不会功夫。

    何况顾四爷身边又被隆庆帝安排了个李云溪,顾瑾要比以前更危险。

    陆铮甚至想着是不是安排几个人暗中保护顾瑾。

    院落齐整,屋内干净利索,摆设并不奢华,陆铮看到最多就是书卷。

    “去点燃香料驱驱味道。”

    “是,主子。”

    随从里里外外忙碌起来,陆铮把顾瑾安置在临窗的罗汉床上,顾瑾眸子迷离,乖巧得不行,口中喃喃自语着什么。

    陆铮没兴趣听,他摇摇晃晃走到书架旁,身体依靠着书架,随意抽出一卷书册,果然里面的留白处写满了字迹。

    顾瑾是天才不假,天分也好得过分,可顾瑾有今日的胸襟气魄更多是依靠苦读。

    顾瑶有时显得很紧迫,好似背后有人追她一般,把自己逼迫得很紧。

    陆铮劝说过她不必那么累,顾瑶却笑着说,学到的东西才是自己的,她不愿依靠外人。

    哪怕那人是她三哥或是陆铮。

    ‘比你聪明天分好的人都在努力读书,你有何理由偷懒呢。’

    顾瑶以此话激励自己,同样也约束顾四爷。

    陆铮扯起嘴角,又想到了瑶瑶,不知她会不会赶过来照看他……以及顾瑾这对醉鬼。

    ******

    顾宅,顾瑶正伏在书桌上写顾四爷备考复习计划书。

    在她眼皮子底下熊孩子休想偷懒不用功!

    她效仿当年教导主任看管高三学生的气势,务必让顾四爷的成绩提生一个档次。

    顾四爷是聪明的,并非无可救药,她就是无法看着顾四爷浪费天赋。

    顾家实力雄厚,顾四爷对隆庆帝更有作用,李云溪的影响才能降到最低。

    她听到顾瑾的随从回来送信,打发素月去询问状况。

    “听三少爷派回来的奴才说,三少爷喝醉了,今晚就歇息在外宅,不回来了。”

    外宅?!

    醉了!

    顾瑶立刻扔下毛笔,如今她听不得外宅两个字。

    酒醉乱性啊,她可不能眼看着不知从哪来得猪把顾瑾这颗水灵灵的好白菜给拱了。

    “准备马车,我亲自去照顾三哥。”

    顾瑶直接把素月劝说的话堵回去,“旁人伺候三哥,我不放心。”

    趁着准备套马车的时间,顾瑶跑去厨房,亲自熬了一锅醒酒汤。

    她亲手准备的醒酒汤食材,又是盯着熬出醒酒汤,最后也是她小心翼翼倒入保温瓶中,期间没有过第二人之手。

    顾瑾越长越好,才学又高,纵然是瞎眼的人都知晓顾瑾前途明亮。

    因他挨了廷杖救父,为顾四爷洗清冤枉,再加上是他冒着掉脑袋的风险建议隆庆帝不再追查扩大反诗案子。

    如今顾瑾的名声如日中天,随便提出一个读书人没有不佩服顾瑾的。

    想伺候顾瑾的丫头更多,有李氏敲打都止不住,而上门来打听顾瑾婚事的人极多。

    顾瑶得保住三哥的清白,她还期望三哥能娶到心仪的女人,而不是为某种目的或是被迫成亲。

    外面就是下冰雹,顾瑶就算被敲得满头包也阻止不了她飞奔到三哥身边。

    陆铮正等着顾瑶到来,打听隔壁宅邸消息的随从面容带着几分无奈,“回主子,顾璐小姐就住在隔壁。”

    “……你说顾璐?”

    陆铮按着太阳穴,酒气刺激了脑子,带了几分傻气问道:“是本侯知道的那个顾璐?不是重名?”

    随从说道:“奴才也觉得太巧了,顾三公子只怕没发觉此事,奴才向三公子的随从打听过,三公子从未来过此处,今儿是第一次歇息在私宅。”

    到底是兄妹,总是格外有缘分。

    顾璐的日子过得并不太好,即便意外碰见,尴尬难受得也不是顾瑾。

    陆铮此时有点不希望瑶瑶来此处了,更不愿意隔壁闹出动静来。

    然而陆铮越是不期望发生的事,越是不可避免。

    陆铮刚刚得到顾璐和顾珈去两湖盗取秧苗的消息,她们两方打了起来,闹得不可开交。

    顾瑾尽力压下此事,却也发现跟随在顾璐身后的人,查清楚他们是陆铮派过去的,顾瑾便知晓消息瞒不住了。

    “难怪,难怪你今日会把秧苗交给我!”陆铮瞪着顾瑾,“我差一点被你骗了。”

    他还被顾瑾的感动过。

    陆铮暗暗骂了顾瑾一句,心眼真多,他现在都分不清顾瑾此时是不是装醉了。

    即便顾瑾有心算计,他到底把这份滔天功劳交给陆铮,合作诚意十足,为国为民的心思还是会令陆铮动容。

    只是陆铮以后面对顾瑾会更加小心,不能再轻易被他君子一般的外表所欺骗。

    顾瑾的心眼比他多。

    “三哥。”顾瑶提着保温壶急冲冲迈过门槛,抬头正好对上陆铮微醺的眸子,诧异问道:“你怎么也在这?”

    陆铮目光从顾瑶绝色脸蛋儿下滑,落在她手中的保温壶上,久久不肯再移开。

    顾瑶道:“我煮了两人份的,你同三哥都有的喝。”

    如此,陆铮才稍稍带出笑来。

    隔壁传来不小的动静,“顾璐,你给我说清楚了,你还想抢我多少的机缘?”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