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六百二十六章 落魄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顾瑶出现,顾璐不满意。

    见顾瑶毫无留恋的离去,她同样不满意。

    好似她无足轻重一般。

    如同戏台上的戏子卖力表演,顾瑶连看都懒得看一眼。

    “你站住!”

    顾璐满心的委屈无处发泄,撑着身子迈过断垣残壁,快走几步追上顾瑶,死命拽住顾瑶的衣袖。

    顾瑶身体健康,脚步灵活,只是轻轻扭转身躯便躲过顾璐的拉拽。

    “你的委屈和愤怒,我根本不想听,永远沉浸在过去的人,无法得到幸福。”

    顾瑶高声吩咐:“来人,把她送回去。”

    背对着顾璐,眼神都没给她一个。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陆铮怎能还在屋中坐得住,虽是听顾瑾背诵四书五经是难得一见的。

    顾瑶才是他的命根子。

    陆铮领人很快来到后院,他眯起眼眸看着炸断的墙壁,若有所思。

    顾瑶把米粥交给顾瑾的随从,拉着陆铮离开。

    随从堵住顾璐前行的道路,眼见顾璐还想再说什么,直接捂住了她的嘴,把顾璐拖回去她的宅邸。

    随后更是把院墙重新补上,做出井水不犯河水的感觉。

    顾璐气得好命,差点吐血,而顾珈自从顾瑶出现后就老实许多。

    她可不是分不清状况的蠢货,现在她更不敢过于招惹顾瑶,省得让李氏有借口收拾她。

    “你想同顾瑶讲道理?”顾珈见顾璐气鼓鼓的样子,淤积在心头的怒气散去很多。

    “我奉劝你一句还是算了吧,顾瑶如今是什么身份?”

    顾珈羡慕的说道:“皇上给了她重赏,听说何小姐和嘉敏郡主都送了不少的礼物给她,在京城顶级贵女中,顾瑶也是排在前列的。”

    “不用她亲自动手,只要吩咐一声,你和顾瑞就会多上数不胜数的麻烦。”

    “没听她说,你见不到陛下么?”

    顾珈眸子闪了闪,“见不到陛下,你所掌握的密辛一钱不值。”

    顾璐咬着泛白的嘴唇,“你是想从我口中打听消息?别做梦了,宁可顾家的秘密烂在我心里,我也不会告诉你。”

    “我是拿顾瑶没有办法,可我能把你赶出去。”

    顾璐吩咐一声,雇来的家丁把顾珈哄了出去。

    以后她不会再同顾珈谈合作。

    顾珈对她没有诚信,坏了她的好事。

    顾璐目光复杂望着修补好的墙壁,几分怅然失落涌上心头。

    怎么会这样呢?

    她只不过想让母亲和兄长的日子过得更好,现实却狠狠打了她一巴掌。

    方世伯依然钟情母亲,对母亲温柔,对她关爱,可是方家老太太以死相逼,不让方世伯迎娶娘亲。

    同她交好的方小姐同她恩断义绝,说她背叛了她们的友谊,她让她恶心。

    明明方小姐的生母才是破坏方世伯和汪氏的罪魁祸首,她没有因为怨恨而迁怒方小姐,已经很厚道了。

    即便有隆庆帝说过成全方世伯和母亲的口谕,现在为止方世伯还无法实现承诺迎娶汪氏。

    现实改变不少,顾璐不敢完全相信

    前世的记忆,本想着岁月静好,不借先机攀附权贵,不学顾璐那般无耻的抱大腿的。

    然而一顿廷杖让顾璐明白许多。

    权势富贵才是根本,没有这两样,她别拥有自由。

    若是汪氏能被贵人看重,方老太太也不会再反对了。

    “小姐,太太叫您过去。”

    小丫鬟是新买来回来的,笨手笨脚的,根本看不懂主子的脸色。

    比起顾璐以前使唤的顾家世仆差了太多。

    顾璐没时间调教丫鬟奴仆,只是将就着使用,能听懂命令就成。

    汪氏身上也不大舒坦,歪在炕上,脸庞消瘦苍白,弱不胜衣。

    “母亲。”

    顾璐心疼得不行,轻声说道:“您没用米粥?”

    炕桌上放着已经凉透的米粥。

    汪氏温温柔柔的:“我吃不下,已让厨娘去弄燕窝粥了,一会儿璐姐儿也用上一碗,最近这几日,我见你消瘦得厉害,多补补才好。”

    燕窝粥?!

    顾璐心一沉,她是有些银子,可为兄长疏通,以及府上上上下下的开销不少,前几日存银被大舅母她们扫荡一空。

    此时她已是捉襟见肘了。

    “我……我就不用燕窝粥了。”

    顾璐知晓母亲日子过得精致,总不能让母亲还不如在顾家舒坦,“最近我不大喜欢燕窝的味儿。”

    汪氏蹙眉,轻声道:“以前你不是很喜欢燕窝粥?也难怪你吃不惯,方才我看了装燕窝的匣子,一片整片的燕窝都没有。”

    “璐姐儿以前只吃上等燕窝的,明儿我打发人去买一些好燕窝回来。即便不是上等的,也比燕窝残渣好。”

    汪氏从不在意金银,在顾家如此,搬出来后,顾璐给汪氏花钱从不小气。

    她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顾璐心情越发沉重,盯着已经凉透的小米粥,不由得想到了李氏眼里只有儿女,从未让儿女们为难过……

    “我叫璐姐儿过来,还有一事。”汪氏侧卧,胳膊撑头,“昨儿方师兄同我说起书斋有一卷难得一见的画圣手稿,我一直很想同师兄一起临摹画圣的画法和技巧。”

    “这份手稿很珍贵,我怕去迟了,书斋就把手稿卖给不懂画圣意境的俗人。”

    汪氏坐起来,理所当然说道:“俗人得了手稿只会让明珠蒙尘,璐姐儿给我准备两百两银子,我先把手稿买回来。”

    “画圣的手稿用银子衡量买卖着实太庸俗!请回手稿后,我当斋戒沐浴,再临摹其画境。”

    顾璐嘴角抽动,“娘不知大舅母拿走了咱们不少的银子?”

    汪氏脸庞一瞬变得惨白,身躯犹如寒风中的落叶瑟瑟发抖,“好好的提她们那群泼妇作甚?我……我才忘了她们的诅咒,你又来招惹我。”

    眼泪已是簌簌滚落,汪氏呜咽道:“我真不明白你竟让她们闯进来?雇得护院都是摆设不成?”

    “璐姐儿以后休要再同我提这群粗鄙贱妇,让我安安静静画画做诗,说她们脏了我的口!”

    汪氏始终记得自己被嫂子们生生骂昏过去,“我才不是汪家的罪人!”

    顾璐心累得无法开口。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