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六百二十七章 女神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汪氏仿佛活在自己的世界中,根本看不到顾璐的情绪变化。

    纵然她见到女儿顾璐苍白满是疲倦的脸庞,她也不知该怎么去安慰帮助顾璐。

    “对了,前两日你同我说的事,你安排得如何?可拿到了秧苗?”

    汪氏自顾自说道:“向陛下献上秧苗时,我得新做几身衣服,料子到是不用太奢华,我不喜欢金线挑边的裙摆,太过庸俗。”

    “璐姐儿说裙摆绣上荷叶如何?”

    “……”

    “做好衣裙后,还要做几件首饰,宝石珍珠统统不用,就用和田玉,我喜爱宝玉的温润。”

    汪氏幽幽叹道:“我许久不曾做衣衫了,不是为见陛下,我无心这些俗物。”

    “您不用再犯愁了,秧苗没能找到。”

    顾璐不好说自己派人去盗取秧苗,毕竟她也知道羞耻的,偷盗别人的成果比盗取金银财务还要可恨。

    旁人若是侵占顾璐的发明,顾璐肯定追究到底。

    夺人之功犹如杀人父母!

    当顾璐是偷盗者时,下意识不去想发现培育秧苗的人为此吃过多少的苦。

    “什么?你又失败了?!”

    汪氏失望至极,抿了抿嘴唇,苦涩道:“以后等到最终确定下来再来同我说吧,你可知道为了你说得这事,我好几夜没有睡好。”

    “好不容易过了心里那道关卡,承认做了农夫的活儿。”

    汪氏仿佛自己受到极大的屈辱,“罢了,此事没有也好,我不用再纠结,也可安心同师兄继续抚琴作画。”

    顾璐手指勾着炕桌,面色一变再变,她还是自己的生母?

    汪氏也变得同上一世不一样了。

    明明母亲为了她苦苦哀求渣爹,甚至为她跪肿了膝盖。

    汪氏已经拿起书卷,“若是无事,璐姐儿先去歇息吧。”

    她整个人沉浸在书画之中,比顾璐记忆中更加痴迷书卷。

    也许如此她才能忘记所遭遇的挫折,失去的名声,以及生活环境的逆差。

    顾璐晃晃悠悠起身,茫然般走了出去。

    汪氏的目光从手中的书卷上移开,神色复杂般望着顾璐,嘴角缓缓垮了下来。

    “太没用了!她到底还要让我失望多少次?”

    汪氏不是不明白方老太太对自己的嫌弃,本以为借此机会一雪前耻,终究……不能再完全依靠顾璐了。

    顾璐漫无目的走着,脑子放空,什么都不去想,可偏偏有些前世今生的记忆顽固般总是钻入脑子。

    她记得当日顾瑶病得快死了,李氏独自驾着马车带顾瑶去庄子上养病,避开了京城因为退婚引起的纷争,对顾瑶的嘲讽。

    她依然记得渣爹曾经责问过自己,为何不去边关陪伴丈夫?

    记得他说,不懂的事不要做。

    一段模糊的记忆逐渐清晰,顾四爷扇她耳光后,不甘和屈辱笼罩渣爹的脸庞:“你……你什么都不懂。”

    这是他对她说得最后一句话了。

    此后她一病不起再也没见过顾四爷,在她临死前,大舅母说得那些话,是真的吗?

    顾四爷对不住娘亲?

    娘亲之殇是为她求情么?

    顾璐感到脸上凉凉的,她一抹满手都是眼泪,不

    知不觉她已经泪流满面。

    她看清楚周围的环境,离着兄长的屋子只有一步之遥。

    顾瑞苏醒后就没再同她说过一句话,除了睡觉之外,顾瑞醒着时只是呆呆看着几张银票。

    那是顾四爷唯一留给他的东西。

    顾璐曾经让人抢过银票,甚至怒骂过顾瑞颓废不争气,她的怒骂已经换不回顾瑞的反应。

    顾瑞只是用死寂枯萎一般的眸子望着顾璐。

    不曾为自己辩解一句,也不曾怨怼顾璐。

    可顾璐却好似失去所有力气一般狼狈而逃。

    她即便不愿意承认,事实就是她毁了她的兄长!

    顾瑞比顾璐上辈子过得更辛苦。

    哪怕上辈子他同嫂子争吵,他还是有精气神的,是鲜活的。

    今生顾瑞只是比死人会喘气。

    “哥哥。”

    顾璐推开房门,站在门槛前,迟迟不敢跨进门。

    顾瑞一如往日低头,紧紧攥着银票,屋中并没点燃蜡烛,昏暗的光线让顾瑞的身子一大半陷入黑暗。

    “你想……想回到顾家么?”

    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顾瑞如同木头一般,顾璐失望的转身,却听到似有似无沙哑声音,“已经迟了。”

    顾四爷不会再要他。

    顾璐惊喜回头,“我知道哥想要个父亲,顾家回不去了,可我们还有方世伯,他也是好的。”

    此时顾璐不敢肯定说方展比渣爹好了。

    方展因为抄袭的事情,名声毁了,爵位没了。

    可是方展有一颗温柔疼爱儿女的心思,顾璐始终相信方展对继女继子也是喜爱的。

    “皇上夺去哥哥的功名,哥哥可以同方世伯学习书画,一样能成才。”

    顾璐对顾瑞还是很有信心的,可惜顾瑞再也没给过她任何的反应。

    “你们,你们一个个都怨我,我知道的,纵然你们都没说,可是都怨我。”

    顾璐崩溃般大哭,“我才是这世上对你们最好,也是最盼着你们好的人,为了你们,我宁可牺牲一切,为何哥哥就不明白呢?”

    顾瑞面无表情。,

    顾璐转身抹着眼泪跑远,穿过回廊,她慌不择路,一头撞到从大门走来的人怀里。

    来人感到只属于少女的柔软身躯,嗅到处子的香味,不由得收紧胳膊,好似把少女圈得更紧。

    “方伯父……”

    “嗯。”

    方展连忙松开手臂,暗恼自己怎会对师妹的女儿起了邪念?

    阿弥陀佛,他用清心咒平复心绪,正准备推开顾璐。

    顾璐却趴在他怀里痛哭失声,手指紧紧缠着他的衣领,好似受了委屈的孩童依偎进长辈怀里哭诉。

    方展站在原地,双臂无力垂在身侧,顾璐哭了好一会,才渐渐止住眼泪。

    她眼泪汪汪退出方展的怀抱,鼻尖微红,眸子如同水洗过一般清澈干净。

    方展身躯一震,盯着顾璐半晌,“我好似找到了……找到想画的人。”

    “璐姐儿你让我突破了瓶颈!”

    方展的眸子是炙热的,目光迫切真诚,仿佛膜拜心中的女神,“若我能在画坛中封圣,你当居首功。”

    他又恢复往日的儒雅温柔。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