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策-正文 第三百六十三章 若人生只为初见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捞面馒头 书名:吴策
    建安四年初,刘奇于襄阳城中设宴,荆州文武齐聚一堂。

    他左下首是诸葛亮,右下首则是庞统,两人皆位居台阶之上,而两人之下,方才是吕蒙、刘琦、步骘。

    吕蒙为荆州司马,为荆州武将之首。

    刘琦与步骘都是荆州刺史之职,刘琦虚职,步骘却有实权。

    “吾等拜见吴王。”入内之际,堂中文武齐声高喝,声浪直冲殿顶,绕梁经久不息。

    “荆州之治,在于诸位,孤敬诸位。”落座之后,刘奇举杯起身。

    “吾等敬吴王。”堂下众人亦是纷纷双手举着酒樽,托到头顶,躬身弯腰,在刘奇一口饮尽杯中烈酒之后,方才仰头饮尽。

    众人落座,刘奇环视一眼左右几人,目光有意无意地落在诸葛亮的身上。

    “孔明呐,此次还是汝吾初见罢。”

    “回禀吴王,去岁亮本欲前往方山书院,后得令转道豫章,今日的确是初次与吴王相见。”

    “可孤却是对汝神交已久啊。”

    “幸得吴王看重,亮不胜荣幸。”

    “孔明呐,如今蒯越率军攻至成都城下,庞乐李异里应外合,不日便可传回赵韪兵败战报,汝以为,益州当如何取之?”

    诸葛亮目光微微波动,他郑重地朝刘奇一辑,“吴王此行,可得天子诏令?”

    “天子已允诺吾讨平益州蛮夷叛逆。”

    “此刻五溪蛮已上表请降,巴中二郡,牂牁郡、犍为郡之地已入吾江东之手,蜀郡刘璋,冢中枯骨尔,倘若主公执意攻打成都,亮以为,是下下之策。”

    “上策为何?”

    诸葛亮环视一眼堂中在座的文武,“自是以天子明诏,借道广汉,为吾大汉,收复三辅之地尔。”

    “吾军已夺益州四郡之地,刘璋焉能再借道与吾军?”右侧的庞统似笑非笑地说道。

    诸葛亮面色一板,“忤逆天子诏令者,他刘璋便是宗亲,按例亦当斩不赦。”

    刘奇一手抚须,“孔明呐,孤命蒯越兴兵入蜀,为荡平五溪蛮,已得巴郡,为破赵韪,不得已与严颜交兵,如今已得四郡之地,可命交州两路兵马直取永昌,而蒯越之兵,可暂时屯驻成都城外,不可再进。”

    “至于三辅之事,吾欲遣一使往汉中,陛下赐天子剑予孤,倘若张鲁不降,在座诸位,便将这襄阳城外大营的七万大军带去汉中罢。”

    “喏。”

    “孤于曲阿起兵至今,已近四载,全赖列为之功,孤今日方能安坐于秣陵城郭。今曹贼已北去,正当吾江东大展宏图之机,孤欲命子龙骁龙营进兵汉中,以蜀中张允之兵,进军广汉,今天子命四路攻曹,孤已命徐元直所部兵马与徐州陈宫之兵齐动,吕蒙。”

    “末将在。”吕蒙起身一辑。

    “汝可领荆州之兵暂时休养生息,为后应。”

    “喏。” 爱奇文学. *免费阅读

    “士元。”

    “在。”庞统亦是起身。

    “汝随子龙往汉中。”

    “遵命。”

    “蒋钦、周泰。”

    “末将在。”两位水师都督出列。

    “汝二人之中,吾欲遣一人往徐州东海郁洲山dao,不知汝二人何人愿往?”

    两人对视一眼,蒋钦踏前一步,“末将愿往,不过这兴建一部水师之事,吾长江所用车船,入海之后,怕是难经受大风大浪,还请主公调拨一部工匠,于dao上兴建船坊造船。”

    刘奇一手抚须,“无需如此,吾已命东冶船坊调集二十艘海用车船北上,三年之内,东冶船坊与巢湖船坊将交与汝东海水师两百艘车船,汝需在郁洲山dao招募两万水师,日夜操练,此外,吾还调拨当地渔民交与汝,倘若海上有风暴来袭,汝可率水师提前迁至徐州内陆避之。”

    “喏。”

    “此外,叔鸾,将孤从江东带来的新酿酒水赏下去一千坛,分与各营将士尝尝。”

    “喏。”戴良起身,朝刘奇一辑应下。

    议事散去,走在刘表往日小憩的庭院之中,身后诸葛亮、吕蒙、步骘、戴良等人随从。

    “孔明呐,吾闻昔日汝献刘备一策,是为隆中对,可是取这荆州、益州二地,分天下而治之?”

    诸葛亮浑身一颤,面无表情地抬手一辑,“今吴王得长江南北五州之地,坐拥半壁江山,已胜天下诸侯远矣,区区隆中笑谈,不足挂齿尔。”

    “孔明呐,蔡氏母子北上宛城,汝兄嫂之仇未报,方才吾见堂中子瑜神情略有沮丧,汝兄弟二人,可有埋怨吾这主君?”

    “臣下不敢。”

    “是不敢,还是不敢说?”

    诸葛亮将头放低,一言不发。

    刘奇将荆州之事交代一番之后,再留下诸葛亮一人于亭中坐定。

    他看着亭外的飘雪,“孔明呐,依汝之见,刘备可是真心愿与孤共击曹操?”

    诸葛亮思忖顷刻,“若无司马懿,刘备或念在往日主公与他恩情,不得已而出兵北伐。”

    “是念在天子诏书,才会出兵罢。”刘奇笑着指了指诸葛亮,“孤真心与汝相交,汝与孤,在这凉亭之中,如今不是君臣,只是萍水之交。”

    “喏。”

    “孔明呐,孤将用兵于永昌,若汉中平定,则吕蒙所部需前往三辅,汝愿在荆州,还是去蜀南。”

    “主公,恕吾直言,吕司马应当留在荆州坐镇。”

    刘奇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方才士元离去前告知吾,刘备将有变,就连汝,也信不过他吗?”

    诸葛亮抬手一辑,“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刘皇叔飘零半生,如今被主公夺了荆州与陈国,其麾下数郡四郡之地,毗邻主公与孙权、曹操,倘若曹操败亡,孙权不与主公毗邻,他便会直面吾江东之兵。”

    “臣下以为,为天子之诏,他会出兵陈留,为唇亡齿寒,他会联合曹操。”

    刘奇陷入了沉默,“如此,吕蒙便留在荆州。”

    “主公,亮自请往蜀南,平定南蛮之祸。”

    “明日孤便传令,擢汝为益州都督,加大上造爵,统帅蜀南两路兵马,征讨永昌南蛮。”

    “喏。”

    “孔明呐,此战许胜不许败。”

    “臣愿领军令状。”

    “汝且下去罢。”

    “喏。”

    刘奇目视着诸葛亮离去的背影,心中幽幽一叹。

    诸葛之心,他仍是看不透。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