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忆大师-正文 第二十章 无法阻止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观棋柯烂 书名:超忆大师
    >

    此时,丁丁脑海里已经没有其他念头了。

    酒精麻醉了神经和肌肉,最大程度上减缓了疼痛的刺激,他双目狰狞,死死的抱着金道振的大腿咬住一块肉不放手。

    很快,就可以看到裤子上多了殷红的血液,并且血液越来越多,打湿了裤子,逐渐流在地上。

    金道振眼泪和血液混合在一起,他此时已经有些绝望。

    转辗反侧之际,他已经认出了胖丁,正是白天从柳家出来的胖子,金道振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这个胖子为什么会在这里

    更想不到,这胖子到底是了哪门子疯,对自己下狠手。

    他已经不在意这些,更在意的是自己的性命。

    这胖子是真的要他的命啊,金道振震惊了,也愤怒了,当这股愤怒的情绪彻底爆之后,他终于开始反击。

    拳头握紧,中指凸出,在地面上弓起身体就是一拳砸在胖丁的脑袋上,胖丁感到整个人一震,意识都开始模糊,可是身体本能还让他牙口紧闭,咬住不放。

    金道振怒极,另外一只脚在地面上用力一撑,提起膝盖就狠撞在胖丁的脑袋上,不仅如此,他还拼命的想要翻身,把胖子压在身下。

    可是胖子哪怕遭受重击,也依旧是胖子,体量在那里,想要把他翻动可并不容易,更要命的是,大腿上的血是越流越多了,金道振甚至能感到左边大腿开始麻,逐渐的会失去知觉。

    巨大的恐惧,让他不断的挪动身体,对着胖丁拳打脚踢,他拼尽全力,把胖丁挤到了墙角,提起空着的右腿对着胖丁拼命的踢打。

    胖丁双目全都肿了,就连耳朵都听不清楚了,眼前更是金星大冒,浑身都陷入了无意识的机械状态,面对金道振的反击,毫无还手之力,但牙关却依旧没有松动。

    金道振气急,双手开始拉车胖丁的头……

    虎哥本来打定主意旁观的,但当金道振反击,把胖丁挤入墙角的时候,借助外面的朦胧光线,虎哥认出了胖丁。

    尽管胖丁面目全非,肿的和猪一样,但传的衣服和身材,都能表明身份,虎哥是做保镖的,眼力异常的厉害。

    所以,在认出了是胖丁之后,他脚下着火,快步跨了过去,一脚踢中了金道振的脑袋,金道振根本不知道生了什么,也完全没想到楼内竟然还有人。

    虎哥重重的一脚,直接把他的脑袋踢蒙了,不仅如此,巨大的力量,还让他的脑袋惯性般的撞到了墙上,直接就晕了过去。

    虎哥面色凝重,用力掰开夹着胖丁脑袋的大腿,想要把胖丁解救出来,然而胖丁此时依旧咬着金道振大腿上的肉,不松开。

    换做旁人,看到血肉模糊的场景,怕是早就吓晕过去了,但虎哥是战场上下来的职业军人,这点场面倒也不算什么。

    他知道此时的胖丁,和战场上那些拼命的士兵一样,脑子里根本没有什么想法,也知道胖丁的身体到了极限。

    于是小心的伸出了手,把金道振的裤子撕开,又从腰间摸出一把小刀,把金道振大腿上的那块肉给割了下来。

    金道振应该是昏死过去了,以至于大腿处伤口深可见骨,他依旧没有醒来,更是连声音都没有出。

    虎哥不理他,而是伸手捏住了胖丁的下巴,如同按摩一样,不断的揉捏胖丁的下颚,动作尽量轻柔,不断的给胖丁放松咬肌。

    这样又揉又拍打,好一阵之后,胖丁口里的肉才掉了下来,虎哥这才松了一口气,把胖丁的身体平放好,翻翻胖丁的眼皮,确认没有什么事情之后,才挪动到棒子身边,帮忙把腿上的伤口用裤子系住。

    文森站在漆黑的三楼楼梯口,眉头紧皱。

    他当然不是怕,只是不想在虎哥面前暴露伸手,虎哥是苏一洋的贴身保镖,虎哥知道了,苏一洋就知道了。

    关于自己的事情,外人知道的越少越好。

    就算虎哥现了自己的某些特质,但只要不表现出来,想来苏一洋就算知道了,也不会说些什么。

    可如果表现出来了,苏一洋肯定忍不住调查,到时候肯定又是一场风波,文森不想惹麻烦。

    低调,是他来华国之前就定下的准则。

    只是,虎哥都上去好久了,竟然没有半点声音,更没有叫他上去,是出了问题吗?文森难免有些担心。

    “文森少爷!”

    好在这个时候,虎哥的声音在黑暗之中传来。

    “上面怎么样?”文森忍不住大叫道。

    “暂时没事了,不过……我不确定您是否能上来!”

    虎哥这么说,文森偏偏就迈出了脚步,三两下就来到了七楼,看到了事现场,也见到了肿成猪头的丁丁。

    “怎么回事?为什么丁丁在这里?”文森走过去道。

    “我也不清楚,上来的时候,两人就扭打在一起,”虎哥道,“看样子,他比我们来的都要早,甚至在这个棒子之前!”

    “棒子?”文森诧异的指着地上的金道振,“你说他?”

    “是!”虎哥点头,“他就是棒子国的人。”

    文森皱着眉头,仔细打量金道振,确认没有半点记忆,而后摇摇头,来到丁丁身边,仔细的为丁丁检查。

    “得马上去医院!”文森目光一沉,开口道。

    丁丁的伤势很重,胸腹、下阴、脑袋全都遭到了重击,尤其是脑袋和胸腹,已经有了一大片於痕,甚至骨头都断了,不知道内脏有没有事,如果内脏被断骨刺破,那就糟糕了。

    “他怎么办?”虎哥指着金道振为难道,“一个棒子死在宁城地界,我怕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毕竟如今的大环境……”

    文森皱着眉头站起来,这的确是个麻烦,宁城虽小,但若是死了个外国人,还是这幅明显被殴打的样子,一旦被爆出来,怕是会引起轩然大波,可如果就这样放了,他却又心有不甘。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棒子暗中跟踪自己,但很明显这人别有目的,或许丁丁知道一些事情,所以才在这里等候?那丁丁又怎么会知道这个棒子会在今晚来这里呢?

    文森脑中疑惑很多,竟然一下子走神了。

    “文森少爷,天快亮了!”虎哥轻声道。

    文森浑身一震,默然道,“你觉得怎么办才好?”

    “您如果放心,可以交给我来处理,”虎哥一顿,“这件事,就我们两个知道,我也不会告诉苏总,如何?”

    “你确定吗?”文森看着他,“我要他彻底消失!”

    “我确定!”虎哥点头。

    “好!”

    虎哥心里松了一口气,其实这种事情,他一个人处理就好,只是被文森碰上了,就怕文森胡来。

    如今看来,文森少爷果然不一样,无论是心性,还是看现场目光的淡漠,完全不像中学生,反倒是像个上过战场的老油子。

    暗自摇头,不去想那么多,虎哥找来一块木板,准备把胖丁抬下去,胖丁伤在全身,用背的怕引动伤势。

    文森和虎哥一起,准备合力把胖丁搬到木板上的时候,胖丁肿大的眼睛里多了一抹光彩,却是胖丁从昏迷之中清醒过来。

    胖丁此时脑袋一片空白,感觉自己像是坠落了一个旋转的旋涡之中,身体不受控制的不断旋转,脑袋一片混沌,而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疼,没有一个地方不痛。

    难受,但更多的却是想知道金道振这个棒子怎么样了。

    他慢慢的挪动身体,看到了文森。

    “唔唔唔!”胖丁激动起来,他想开口说话,但刚才咬的太狠了,嘴里一片麻木和僵硬,舌头都有些抽筋动不了,别说开口了。

    “你醒了!”文森颇有些欣喜道,“你伤的很重,千万不要乱动,我们带你去医院!”

    “唔唔唔!”胖丁摇头,嘴里出不明的声音,并且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来,双手有些费力的比划着。

    “没事,没事,那家伙被虎哥打晕了,放心,我们会帮你解决他的!”文森安慰道。

    胖丁不断摇头,他伸出手抓向文森。

    文森不明所以,伸出手让他抓住,而后就见胖丁用力,把文森的手放在了自己的额头上,使劲的上下摩擦。

    “什么意思?”文森费解。

    胖丁拼命想要开口,想要说些什么,然而却无能为力,心中的急切,瞬间让他从地上站起来,踉跄的靠在墙壁上,目光有些决然。

    “他想干什么?”虎哥也一脸雾水,完全不懂了。

    文森没说话,他目光严肃的看着胖丁,那臃肿的双眼之中,有点点晶莹,更折射出复杂的情绪,见文森想要过来,胖丁拼命摇头。

    于是,文森站着没动,也止住了虎哥,不让虎哥上前。

    胖丁嘴里出嚯嚯怪声,不知道是在笑,还是在哭。

    他吃力的弯腰,抓住了金道振的哪只受伤的腿,一步步的朝阳台上走去,浑身伤痛,让胖丁疲惫不堪,但他的脚步却异常的坚定。

    “文森少爷!”虎哥看着如此诡异的一幕,忍不住开口道。

    文森挥手止住了他,慢慢的想要上前。

    但他一动,胖丁就站住不动,对着他摇摇头。

    文森不忍,但最终还是没迈步,就这么看着胖丁一步步的走到了阳台边上,眼泪很不争气的从文森的眼中溢出。

    他已经猜到了丁丁要做什么。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