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 第一章 梦里不知身是客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都怪你,都怪你,如果不是你非要你妈复婚,她怎么会去找你那死鬼爸爸?如果不是你妈去找你那死鬼爸爸,她又怎么会年纪轻轻就客死他乡,所以就是你,就是你这个祸害,祸害死了你的亲妈!!”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她不想的!

    她只希望能有个完整的家,希望有爱她、疼她的爸爸妈妈,她不想成为一个软弱无助人人可欺的小可怜,她只是想要过上有爸爸,也有妈妈,有个家,拥有坚强后盾的温暖日子,可是她错了吗?真的错了吗?

    是因为自己的贪心,所以她才会失去妈妈的吗?

    安羽宁心里苦涩,痛发自骨髓,浸入血脉,如影随形。

    看着面前站着的人,嘴里尖锐的指责扑面而来,安羽宁心中的辩解与呐喊,除了自己谁也听不到,嘴里想要极力的辩解,可却怎么都无法发出声音,即便是心里再如何焦急,再如何苦涩,再如何辩解,却都无法阻止面前的亲人身上冒出来的怨怼,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面前的人越来越狰狞。

    “啊……别说了,求求你们别再说了,求求你们别再说了……”

    清晨,外头的天才麻麻亮,昭原城内的北城外城,在威武镖局后院的一处小房间内,床上隆起的那处被子,突然被里头躺着的人掀开,两只细小的胳膊在空中胡乱的挥舞着,双手的主人,此刻嘴里还在不停的说着胡话。

    不难看出,此刻床上的这个小家伙被梦魇住了。

    可能是梦中的景象太让人痛苦害怕,细小瘦弱的双手在空中胡乱的推拒挥舞了一小会后,安羽宁终于从噩梦中清醒了过来。

    睁开双眼,安羽宁双眼木呆呆的望着帐顶,眼神从迷茫变成了清醒。

    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安羽宁长长的吁出一口气,苦笑一声。

    她这是又梦到了上辈子的事情了啊……

    是的,是上辈子!

    上辈子的她,活在一个叫做二十一世纪的地方,是一个小时软弱,长大后要强的可怜鬼。

    在她很小很小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性格软弱的她最是羡慕班上的同学以及身边的小伙伴们,羡慕他们都有爸爸妈妈,羡慕她们每每在欺负了自己后,会握着拳头警告她,如果她胆敢反抗,她们就会告诉他们的爸爸,让她们的爸爸来收拾自己。

    那时候不到八岁的她是怎么反应来着?哦,想想上辈子那时的自己,她都觉得真是够可笑的。

    上辈子的那个蠢货,居然胡搅蛮缠的缠着单身母亲,非要让她跟爸爸复婚,也就是因为有自己总是缠绕的请求,她的妈妈最后远赴爸爸打工的地方,为了自己去跟爸爸所谓的破镜重圆。

    呵呵呵……

    如果故事就这么顺利的发展下去,也许她真的能幸福的成长,能如愿以偿的拥有一个完整的家也说不定,只是很可惜啊……

    上苍跟她安羽宁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妈妈与爸爸复合出门约会的时候意外出了车祸,爸爸倒是幸运的活了下来,可惜妈妈却永远的离开了她。

    至于再后来……

    再后来,外婆外公恨上了自己,爸爸又以当初离婚后,她安羽宁是被判了给妈妈而不愿意抚养她,所以她安羽宁就跟杂草一样,外家混两天,爸家混两天,在两方各自的扯皮推脱下,在后妈严苛虐待下夹缝中求生存。

    没有钱吃饭,她就去偷,偷爸爸家的,偷外婆家的;偷不到的时候,她就去骗,用一张巧嘴骗取身边能骗取的所有亲朋。

    可即便是这样,上辈子的她也是落得一身的病痛,特别的她的胃。

    到了后来,她成了人人讨厌,人人嘴里喊打喊杀的坏孩子,要做别的孩子从来不必做的事情,来换取生存下去的条件,是亲人们嘴里所谓的三百斤的野猪,就只靠一张嘴会花花的猴精子。

    可那又怎样?她想要活,她想要好好的活!

    甚至是想要让这些占了妈妈死亡赔偿金的亲人们看看,就是全世界都不要她,抛弃了她,她都要好好的活!

    她安羽宁委曲求全,战战兢兢,一路摸爬滚打,真的就只靠着她那一股子不服输,不低头的韧劲,如杂草一般顽强的长大,成了一个自强到了变态的女强人。

    她想告诉他们,她不是小可怜,她不是坏孩子,她不是!!

    可为什么,为什么每每午夜梦回的时候,她总是会梦到这些人?这些事?

    是他们不愿意放过她?还是她总也放不下?若或是在自己的内心深处,她安羽宁还是期盼着能拥有一份家的温暖吗?

    甩甩头,安羽宁告诫自己不要再去想了,那都是上辈子很久远的事情了,事情一直挣扎纠结到她死亡的那一刻,她都没有等来自己所期盼的温暖,那她还期待什么呢?

    呵呵呵……

    一阵苦笑从安羽宁的口中溢出,小小身量的她自床上坐起身来,从枕头底下取出,入睡前被自己叠得整齐的衣裳出来,抓紧时间穿上准备下床。

    不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带着记忆重生到这个,自己从来都不知晓的大岳王朝,她所期盼的家,她心心念念了两辈子的温暖,那都是世界上最奢侈的东西,这玩意从来都不属于她安羽宁!

    罢了,与其有时间在这里自怨自艾的回忆,她还不如赶紧起床去做朝食,不然一会性子阴冷的爷爷醒了没饭吃,自己可是要吃苦头了。

    七夕才过,刚满七岁的安羽宁身板看着就很瘦小,可能是一打娘胎里出来就瘦弱的缘故,所以即便跟着爷爷常年习武,日日泡药浴的她,身子骨看着都不是个强壮的。

    当然其实安羽宁自己知道,外边看着弱不禁风的她,内里的底子却是好的,力气特别大不说,便是十来岁的男孩都是不是自己的对手。

    毕竟在那么变态的爷爷底下生存了七年,怎么说她也不是个善茬,更何况她的内里还有上辈子的记忆,一般人怎能欺得过她?

    穿好薄衫,安羽宁麻利的下床。

    </br>

    </br>

    Ps:书友们,我是我若为书,

    </br>

    </b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