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 第九章 吊炸天的麻布片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安羽宁仍在神外飞天,心里根本回不过神来,一心想只着这老汉的魔术真是太他妈的高级了,要是有机会,她必须要学呀!

    许是安羽宁的眼神出卖了她内心的真实想法,老汉压下喉间的痒意缓缓开口。

    “好孩子你别惊讶,老汉我实话跟你说,要不是老汉我命不久矣,我自然是不会把这仙家宝贝予给你的!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布袋和尚的传说,我跟你说,这个烂麻布片儿你别看着外表破烂,其实这可是布袋和尚的法宝布袋的一角!你别小看了这小小一角,它可是个好宝贝!内里的地方,比眼下我们呆的这个戏台子还要大上一圈,里头能装很多宝贝呢!”

    安羽宁炯炯有神的看着老头儿,眼中还是抱有怀疑,老汉苦笑,长长叹息。

    想他堂堂李家嫡长,自小被继母陷害不得已流落街头,只得以写话本为生,后来机缘巧合的开了个戏班子成为了班主,也捧红了好些个名角,可惜啊!天不遂人愿,自己也是时运不济,不等自己给自己报仇雪耻,他的戏班子吃罪了贵人,使得他落得了个孤苦无依的下场。

    所幸危机时刻,自己唯一从母亲嫁妆里带出来的这个念想——烂麻布片儿,居然是自己都想不到的仙家至宝,居然能凭借着自己的意念,可以把随身的物品装入其中。

    绝望中发现了这个秘密的他,收拾了所有的家当存入烂麻布片儿中,开始了他漫长的逃亡旅途。

    二十年下来,当初得罪的贵人已经死了,他也无需再过着四处躲藏,如老鼠一般的日子了,可习惯了四处漂泊的他,却再也回不到过去,只想着就这么流浪下去过完余生。

    可今日自己万万没有想到,就因为他耍了个戏法,抢了隔壁卖艺人的生意,事后自己就被那碎大石的两兄弟打成了眼下这副模样,眼看着就要一命呜呼了,真是时也,命也!怨不得人啊……

    收回了自己的回忆,老头儿苦笑一声,“好孩子,我老汉都到了这个地步了,怎么还会骗你,来,我先教你如何使用这个烂麻布片儿,你这样……”

    安羽宁听完老汉的教导,她眨巴了眨巴眼睛,再眨巴了眨巴眼睛,看的老头儿心里发软,摇摇头,果然还是小孩子啊!

    吃力的伸手,把东西都收回到麻布片中,地上只留下了个荷包在,老汉把荷包扒拉到手里,郑重的递给安羽宁。

    “咳咳咳,好孩子,给这是老汉我所剩的全部积蓄了,你拿着,烦请你给我买上一口棺材,再找个地方把我埋了,如果钱还有的剩下,你就给我买点纸钱……”

    安羽宁愣愣的接过老汉递过来的荷包,以及让她完全傻掉了的烂麻布片儿,终于是回过神来。

    听完老汉的遗言,安羽宁郑重的点点头保证,“好的,老爷爷我记住了,我会按照您说的做的。不过老爷爷,您家乡是哪里?不然到时候我把您装在棺材里,就放在麻布片中,等我再长大一些,我就找机会送您回乡落叶归根?”

    听到安羽宁的体贴,老汉也愣了愣神,两眼遥望着西南的方向,嘴里喃喃,“家乡?咳咳咳……家乡啊……我的家乡在南边的渝水镇,咳咳咳……”

    双眼浑浊迷茫的老头儿,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剧烈的咳嗽了两声后,挥手无力的摆了摆,拒绝了安羽宁想要上前给他抚后背的动作,示意安羽宁无需紧张他。

    老头儿低喃着,“好孩子,你的心意我记下了,可是家乡就算了吧!没有亲人在了的家乡,又算什么家乡啊?就这样吧,就这样……”

    声音渐渐熄灭,老头儿双眼慢慢闭上,安羽宁心里一咯噔,果然,等她颤颤巍巍的伸手去探对方的鼻息时,却已然感觉不到对方的气息了。

    死了,这个送给了自己一个天大的好宝贝的老人,这个自己素味平生的老头儿,就在自己的眼前结束了他的一生。

    安羽宁苦笑,一手握着荷包,一手还抓着这屌炸了天的烂麻布片儿,心里千回百转。

    算了,还是先处理了老头儿的身后事要紧,既然人家都付出了昂贵的代价,她总不能任由他的尸体躺在这吧?

    做人得有诚信!

    安羽宁把烂麻布片叠好,仔细的收到胸口放稳妥,再打开手里的荷包数了数,里头有一共不到十两的碎银子,安羽宁收好荷包,挪到老头儿跟前,伸手把老头儿的尸体放倒在地上躺平,回头从身后的包袱里,翻找出来了一块大点的白布,把它盖在了老汉儿的脸上。

    挥手间还不忘了收了地上的两包碎布头,做完这些,安羽宁这才拿起破雨伞转身下了戏台子,匆匆忙忙的往主街跑,她得加紧时间,到主街另一头的丧葬品一条街去买棺材去。

    早上出门前爷爷交代过自己,今天要早点回家,这会子因为老头儿的事情,她已经耽搁了不短的时间,安羽宁不由的紧了紧手里的破雨伞,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大雨哗啦啦的下着,看着也没个停歇的时候,这个天气不要说有生意上门了,便是街道上也看不到个人影子。

    棺材铺的伙计拿了个小马扎坐在铺子门边,百无聊赖的看着外头的雨线,心里还在腹诽着自家的掌柜是个厉害的。

    就这样的天气,怎么可能还有生意上门?

    连隔壁小酒馆都关张了,自家掌柜的却还惦记着顾客上门,足可见是个贪财的,看看就这样了,也不愿早些让他下工,唉……

    伙计两手交叉套在袖筒内,无聊的打了个哈欠,没成想嘴巴还没合拢呢,自街道上窜出了个小身影,直勾勾的冲到了自己跟前,就在铺子门口站定。

    伙计看了看小孩子家家的安羽宁,看着她那狼狈模样,只以为她是来躲雨的。

    平日里大家躲雨都是避着自家的店铺走,都嫌晦气不吉利,所以今日有个不知事的小家伙靠近铺子躲雨,伙计倒也没上前赶人,眼皮子都没耷拉一下,只看着安羽宁在铺子门口动作。

    </br>

    </br>

    Ps:书友们,我是我若为书,

    </br>

    </b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