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 第十一章 哪里来的猴精子?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说到这里,安羽宁吸了吸鼻子,使尽的挤挤眼眶,眼泪一掉更加可怜兮兮的望着胖掌柜。

    “好心的伯伯,我还小,没法挣钱,也没有钱补贴老爷爷,我买不起这棺材,您说可怎么办呀?”

    得得得!胖掌柜这会也头疼了,他再爱财吝啬,可对这么个小娃娃如此卖惨,他也是狠不下心肠的。

    胖掌柜的抬手揉捏着自己跳动的眉心,咬咬牙道:“得了得了,小丫头你也别哭了,今天我杨不三就当回大善人,这棺材算你四两银子,另外寿衣什么的你给我五吊钱,伯伯给你剩下五吊钱,你拿着去北城门口的人力市场请人,让他们帮你去北城郊外的乱葬岗子挖坑,那样的话五吊钱绰绰有余,地也不用花钱买,你的钱足够收敛那死老头了。”

    呔!这丫到底是哪里来的猴精子?还价的本事可贼厉害!还有那死老头真是个死老头,你说他咋就不多留点钱给这个小丫头呢?自己这回的生意做的,可真没挣几个钱啊!算了,就当是行善积德了!

    安羽宁看胖掌柜跟赶苍蝇似的摆手,她也心知这样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想要再还价估计是不太可能,倒也没有继续开口,不过她心里当然知道,就这四两半的银钱,对方虽然不挣钱,却也肯定不会亏本就是。

    谈妥这些,胖掌柜就让伙计给安羽宁拿寿衣,中途安羽宁还对寿衣的质量跟胖掌柜磨了半天,最后胖掌柜才咬牙切齿的挥手让伙计取了份中等品质的,可算把安羽宁给打发了。

    带着大兜子的东西,伙计领着安羽宁去了衙门,找到了里头专管此事的捕快汇报了此事,安羽宁便跟伙计一起,跟在随行出发的捕快仵作身后,急匆匆的赶回城隍庙的戏台子。

    到了地方,老头儿还跟她离去前一样躺在那,安羽宁看着仵作上前勘验了半响,拿着毛笔在手上木板夹上的纸张上勾勾画画后,这才对着捕快点点头,捕快见后,随即对义庄专门负责收敛尸骨的父子俩点头,示意他们收尸。

    这大风大雨的,他们还得来干这活计,若说不烦不晦气是不可能的,捕快见义庄的人拿着草席子在裹尸,他们忙跟仵作一道,根本不搭理在场剩下的人,一起匆匆的冲入雨幕中着急的往回赶。

    伙计看着态度很不好的捕快们已经离开,他这才长长的吁出一口气,伙计心里明白,要不是这昭原城是都城,是官家脚下,各方面管的甚严,这些个捕快才不会来干这勘验的活计呢。

    直到看不见捕快他们的身影了,这边老头儿的尸体也被草席裹好了,义庄的父子俩正要离开,伙计见状,忙上前把手里提着的东西交给收尸的父子,跟他们在那边叽里咕噜了几句,又指了指这边的安羽宁后,伙计这才走回到安羽宁身边。

    “小妮子,事情我已经跟义庄的人交代好了,寿材的话,等雨停了,我们明日一大早就送到义庄去,你只要选个日子,去义庄处理下葬的事情就成。”

    伙计看安羽宁人小,倒是很好心的帮她把事情都办的差不远多了,安羽宁自然感受到了伙计的善意,连连拱手道谢,还悄默声的给了二十个大钱递到伙计手里。

    “谢谢你了伙计哥,这几个钱不多,你别嫌弃,拿着喝茶。”

    前头这小妮子看着可怜,这会子又特别精明,不过伙计是个好的,自然不愿意占她便宜,况且自己在棺材铺上工,从来也没几个客人打赏,大家都是穷苦出身,自己岂能要她的钱?

    还欲推辞,结果安羽宁不给伙计机会,给了大钱人就蹦跶开了,直直的往义庄那两父子走去。

    见状,伙计倒是收下了手里的大钱,一边下了戏台子,一边心里还想着,明日送寿材的时候自己亲自去,也算是给小妮子尽尽心,帮着她看着些。

    安羽宁不管身后的伙计哥如何想法,她走到这边,望着那义庄的父子二人喊话。

    “这位爷爷、叔叔二位请留步。”

    义庄父子俩闻声停下欲离的脚步,都不解的看着安羽宁。

    安羽宁笑着上前,“二位爷爷、叔叔是这样的,我也是临时受这老爷爷之托,帮他办理身后事,可我人小,什么都不懂,也不敢把这揽了这闲事的事告知家人,所以还想烦请爷爷跟叔叔帮帮我,帮我好生祭奠一下这位老爷爷。”

    说到这里,安羽宁拿出两个银角子,加起来约莫一两重,安羽宁把它交给义庄的老头儿。

    “爷爷,这是买完寿材所剩下的钱,一份是请两位帮忙的辛苦费,一份还请爷爷帮着买些香烛纸钱、好酒菜祭奠下这位老爷爷,还请二位长辈别嫌弃。眼下时辰不早了我还得赶着回家,若是再晚了我回家就得挨打了,所以还请爷爷与叔叔帮帮忙宽容则个,我保证,我明日就来义庄帮老爷爷下葬。”

    义庄的老汉没有开口,接过安羽宁递过去的钱,操着沙哑的嗓音道了句。

    “也不用那么急,老汉我算了算日子,大后日卯时三刻才是下葬的好时辰,明日棺材铺送寿材到义庄,我们父子自会尽心收敛,小娃儿啊,你后日到义庄来就行了。”

    闻言,安羽宁欣喜,忙对着义庄发父子二人鞠了个躬,目送这父子两人抬着杂耍老头儿的尸体远离。

    目送二人一尸走远,安羽宁这才安心的虚出一口气,突然猛地抬手一拍自己的脑门,心里暗叫糟糕。

    天啊!这会子时辰已经不早了,爷爷还交代自己早些回家呢!

    安羽宁不敢再耽搁,忙撑起破雨伞,卯足劲慌忙的往家里冲。

    等安羽宁穿过街道,跑入威远镖局的后院,冲到自家所在的院子口时,安羽宁发现,自家的爷爷就坐在堂屋门口,两眼直勾勾的望着院门的方向,很显然,那是在等自己。

    安羽宁起先脚步顿了顿,随即赶紧撑着破雨伞迈步走入院子,来到安九的跟前收伞站定。

    </br>

    </br>

    Ps:书友们,我是我若为书,

    </br>

    </b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