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 第十二章 死士暗九的过往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安九脸色晦暗的看了看面前狼狈的孙女,看着她脚下的地面,被她身上滴滴答答雨水浇湿,安九连连咳嗽了两声.

    “你……算了,你先去换身衣服,换好衣服再到我房里来。”

    不知怎么的,安九在看到面前身形狼狈,面上充满着讨好笑容的孙女时,嘴里指责她晚归的话到了喉头,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安羽宁见爷爷并未指责自己,庆幸躲过一劫的她,连打了两个喷嚏,惹得已转身准备回房的安九耳根颤了颤,安羽宁见状,生怕自家这脾气不好的爷爷再数落自己,人忙不颠的冲入自己的房间。

    从靠墙码放的红漆大衣箱中取出自己的衣服,安羽宁忙扒去自己身上的湿衣服,解开腰侧的布带后,里头被她藏起来的烂麻布片儿显露了出来。

    安羽宁手里握着这块烂麻布片,心思闪了闪,最终快速穿上了衣裳,又再次把这烂麻布片塞入胸口妥帖的放好,想着爷爷还等着自己,所以哪怕这个烂麻布片儿再稀奇,她此刻也没有时间来查看。

    安羽宁换好衣服走出房门,越过中堂走到对面爷爷的房间门口,规矩的砰砰砰的敲了几下门,里头响起了爷爷有些苍凉的声音。

    “进来吧。”

    安羽宁闻声推门而入,却只见自家爷爷盘腿坐在床上打坐,看到自己后,爷爷指了指床前的圆凳。

    “先把门关上,过来坐,我有话跟你说。”

    安羽宁忙点头应好,回身关上了房门后,快速走到床前的圆凳落座。

    “爷爷。”

    安九点点头,已显露出浑浊的双眼,定定的看着面前的小女孩。

    七年了,已经有七年了,想当初自己从人贩子手中救下这个小家伙的时候,她还只是个睡在襁褓里的小奶娃……

    他安九这一生是血腥的、失败的,在他有记忆开始,自己就过着爹不疼娘不爱,日日挨饿受冻的苦日子,后来家乡遭了灾,爹娘舍不得哥哥,舍不得弟弟,独独把年幼的自己卖给了人牙子。

    后来?后来的他,更是活在地狱里。

    几经辗转,他被卖到了一户权贵人家,本以为能过上饱腹穿暖的好日子,不成想主家买他,为的就是把他训练成死士。

    小小的他为了一口吃的,为了生存,他双手染满了鲜血,更是为了活下去,他杀掉了曾经对自己照顾有加的兄弟。

    这辈子他没有了姓,没有了名,他就是一个代号,他叫暗九。

    是一个只能一辈子都活在阴暗中,只能成为主家手里的一把刀,成为没有人格,没有自尊,只会在黑暗中生存的死士。

    但是让他自己都想不到的是,在一次执行任务中,他破天荒喜欢上了一个她……

    那人是那么的善良美好,本以为自己抛弃了过去,抛弃了一切,就可以护得她一世安宁,可是最终他猜到了开头,却怎么都猜不到结局。

    后来,她死了!她离他而去了,是死于了主家的诛杀,死于了主家的惩戒。

    呵呵呵……他怎么就忘了,身为一个只有代号的死士,他谈何自尊?谈何情爱?谈何自由?

    为了给心爱之人报仇,即便他身负重伤身中剧毒,明知命不久矣,他却仍然苟延残喘的窝在镖局里,改头换面的吊着一口气,只为了给她报仇雪恨!

    他用余生的光阴细心筹谋,他一点点的开始施展报复,当昔日主家的那些主子们,一个个都死在了自己的手里,他的内心却更加孤独彷徨。

    因为彷徨,他去了一趟存在于幼时记忆中,那个被世人称之为故乡的地方。

    在那里他看到了苍老的兄长,看到了困苦的弟弟,却始终没有见到自己当初那狠心的父母。

    在他心中郁气得不到消减之时,当他恨天、恨地、恨一切之时,眼前的这个小家伙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安羽宁看着床上明显走神的爷爷,她忐忑的再次开口,“爷爷,爷爷?”

    安九被安羽宁这么一喊,他的神情飞回,深深的看了安羽宁一眼,想要强压下到了嗓子边的腥甜,无奈却怎么都压不住。

    一阵如撕心裂肺般的咳嗽声响起,听的安羽宁心里都乱了。

    爷爷再严肃,爷爷再冷、再不好,却也把自己好好的养到这么大,眼下爷爷身体明显不好,她岂能不着急?

    “爷爷,爷爷,您是不是胸口又痛啦?您忍忍,忍忍啊,我马上去熬药,我很快的,一会就好……”

    “不用了,以后都不用了,你老实坐着,我有话交代你。”

    安羽宁急匆匆的要起身冲出门去,却被安九生冷的话语打断,而且听爷爷的口气,安羽宁心中莫名就觉得不好,很不好!

    还待再说什么,安九却眼神严厉的阻止了她,直直的指着圆凳让安羽宁老实坐好,听他继续说话。

    看着再次老实坐好的孙女,安九的眼神里难得释出一抹满意与欣慰。

    还喝什么药呢?

    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若不是为了报仇,他早在多少年前就已经死了,说不得骨头都化成渣滓了,自己这一身的毒,世间根本就无药可解。

    不过总算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如今大仇得报,最后一个仇人,他也趁着这次出镖的时候解决了,他又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呢?是时候去见她了……

    “宁宁,这是爷爷第一次这么叫你,同样也是最后一次这么叫你,我们爷孙相依为命七年,爷爷感谢你这七年来的陪伴,爷爷谢谢你。”

    安羽宁听爷爷如交代后事般的开口,不知怎么的,明明很坚强的她,眼眶顿时就红了。

    激烈的摇着头,安羽宁语气哽咽,“不,爷爷,您别这么说,爷爷……”

    “宁宁,你先听爷爷说完。”

    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哪怕以前他安九再不在意这个孩子,哪怕他安九再心黑手狠,自己得她细心照顾这些年,在死之前,他也得全了这一场祖孙缘份。

    “宁宁你听好了,我不是你亲爷爷,当年我去北地走镖的时候,机缘巧合的在幽州北边,城阳郡下的栗县环山亭遇到了你,当时你还是个襁褓里的奶娃娃……”

    </br>

    </br>

    Ps:书友们,我是我若为书,

    </br>

    </b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