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 第十六章 箱子里的众宝贝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像他们这样的平民人家,不讲究朝廷读书人的那一套,说什么直系长辈过世丁忧三年的说法。

    他们守孝如安羽宁这样的,需要紧守七七四十九日的热孝,不能食荤腥,不能出门会客,更不能饮酒作乐等等,待到四十九日后倒可以恢复正常,能吃肉喝酒,却是不能有婚嫁,这一点比朝廷的读书人宽限很多。

    安葬了爷爷后,安羽宁就得闭门守热孝四十九天,哪怕她会按照爷爷说的那样,去北地幽州寻找那所谓的亲人,那也必须等到四十九天以后。

    趁着这个时间,她得好好的计划一番才行。

    堂屋里,东家张正光领着管家来看安羽宁。

    “宁宁,你爷爷去了你也别担心以后,只要你愿意,你永远都是我们威远镖局里的人,有伯伯一口吃的,定然就不会叫你饿着,你且先安心的在这里给爷爷守孝,等过了热孝,伯伯再接你到后院。”

    听着总镖头关切的话,安羽宁很是感念他的心善,把端在托盘里的茶水给两人奉上,安羽宁诚心实意的给张正光鞠了个躬。

    张正光见状,忙大步上前扶住安羽宁,“好孩子,不当如此大礼,你爷爷是镖局里人,这些年来为镖局做了不少贡献,我能为他做的也就是好好照料你了,孩子你且安心。”

    安羽宁摇摇头,“陈伯伯,我爷爷都交代过我了,让我北上去找我的亲生父母去,等给爷爷守完热孝我就出发,在这里我先谢过伯伯您的大恩。”

    “小家伙,你确定要北上?”

    陈正光听到安羽宁这么说,他心里暮的就想起,前些日子安九拜托他给这孩子办理独女户的事情,当时他还未多想,眼下看来,安九这是早就料到了自己不好,趁机在给这孩子做谋划呢!

    想着没有安九,也就没有今日的威远镖局,心里正直的陈正光记着安九的好,对于安九的这个孙女,他自然多了几分比外人多的关切之心。

    “宁宁,你要是想北上寻亲,伯伯也不拦着你,可是你就这么小小点的人,若让你一个人北上,伯伯怎么都不会放心的。这样,你也先别着急,伯伯这边帮忙寻摸看看,如果近期能接到北上的镖,到时候伯伯让人护送你走。”

    “谢谢您陈伯伯。”对于总镖头能有这样的好心,安羽宁不知道自己除了谢谢还能说什么。

    “好了孩子,不要谢来谢去的啦,伯伯是看着你长大的,你啊就跟伯伯的亲闺女没两样,不过既然是你爷爷生前吩咐的,那你就到北地去看看。但是宁宁,如果你找不到爹娘,你就回来,回我们威远镖局来,我威远镖局的大门永远向你敞开!”

    “嗯,陈伯伯,我都记住了。”安羽宁语气发酸,有些感动。

    她最是受不得人家对自己好了,人家一对自己好,她就没辙。

    陈正光抬手揉着安羽宁的脑袋,给身侧坐着的管家递了个眼色过去,管家会意,忙从自己的袖筒里掏出一个荷包递给陈正光。

    陈正光伸手接过,大掌拉起安羽宁的小手,把荷包放到安羽宁手中。

    “宁宁,这些是大家伙送来的奠仪,伯伯全让管家伯伯给你换成了银子,也不多一共有二十两,好孩子这些你都收好了留着将来防身用。”

    “陈伯伯这个我不能收,爷爷的丧事都是陈伯伯您与管家伯伯帮着张罗的,一应花费也是陈伯伯您掏的,这些钱应该您拿着,虽然我知道,这些根本不够,但是陈伯伯您是个好人,所以您就吃吃亏,等我存够钱了,剩下的我一定还给您。”

    “呵呵呵……小家伙。”

    陈正光与管家看到安羽宁如此小大人的推拒,并且还口口声声说要还钱给他,这份心意他们怎么不动容?

    是个好孩子呀!

    陈正光与管家相视一笑,他再次抬手,爱怜的揉了揉安羽宁的小脑袋.

    “宁宁啊,自来咱们镖局的人出事,伯伯都会一力承担所有的费用,而且如果在走镖途中陨落的,伯伯还得付安家费,所以帮着办你爷爷的身后事,这都是伯伯应当份的,而这些银子是大家的心意,好孩子,你可不许再推拒了,乖乖的拿着。”

    再次把手里的荷包塞入安羽宁手心,对方不容拒绝的态度让安羽宁知道,他是真心给这笔钱,如此安羽宁倒也老实的点头道谢后,乖乖的收下了这二十两银子。

    送别了专门来送这二十两银子的二人,安羽宁开始了闭门不出的守孝日子。

    不过在守孝前,她还是出门了一趟,拿着白发老头儿剩下的银钱,并自家的五两银子,找到了专打墓碑的石匠,根据自己翻找出来的户贴,给爷爷与白发老头儿都各自打了块不等价位的墓碑,只等着自己守孝完了以后给他们安上,权当是自己给他们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

    等做完这件事情,闭门不出的安羽宁,才终于找到机会去查看爷爷留给自己的东西。

    黑夜里安羽宁关紧门户,窝在自己的房间内点着一盏油灯,安羽宁从胸口掏出那块日日不离身的烂麻布片儿,捏着它通过冥想,把爷爷生前交给自己的箱子给取了出来。

    轻轻伸手抚摸过箱盖,安羽宁深呼吸一口气,伸手打开箱子盖。

    箱子里的东西果然跟爷爷交代的一样,最上头摆放着有一长一短的两把刀,安羽宁伸手抓起短的那把,握着刀柄往外一拔,出鞘的短刀闪着幽幽的寒光,足可见它的锋利。

    安羽宁把拔出半截的短刀入鞘,伸手又拿起那把长的,果然跟短的那把材质一样,看着就锋利异常。

    她知道爷爷手里常用的那把大刀是个宝贝,据说融入了精钢寒铁,如今爷爷把自己的武器融了,给自己打造了这一长一短的两把,如绣春刀一样的环首刀,安羽宁从中感受到了爷爷对自己的浓浓好意。

    虽然当初爷爷他养自己,可能存在私心,虽然这些年来,爷爷他从未对自己有过温言暖语,可爷爷对自己始终是关心的,直到看到眼前的这些东西,安羽宁才知道,爷爷安九其实是个面冷心热的人,是个不善表达的可爱老头啊……

    这么一想,安羽宁又掉眼泪了。

    </br>

    </br>

    Ps:书友们,我是我若为书,

    </br>

    </b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