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 第十九章 戏法老汉真背景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安羽宁静静的在井边上洗衣,听到博果子的消息,她不由的微微摇头。

    这大岳王朝,跟自己上辈子所存的时空历史上的一个王朝很像,上到达官贵人,下到平民百姓,都喜欢博彩,说难听点就是喜欢赌博。

    什么都能博,人人都爱博。

    这样的风气,这样的社会,在她看来是腐朽的,生活在大岳都城七年,她什么样的事情没看到过?

    以往在书本上学到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话,当时她的体会还不深刻,可到了这大岳王朝,亲眼所见后,自己才深刻体会了其中的真意。

    这话不假,甚至只有比他更坏的情况!

    不过好在自己如今武力值不低,想来若想保全自己,只要她谨慎一些,强悍一些,自然也没什么人能欺到自己头上来。

    给自己心里打了个强心剂,在周围人的八卦声中,安羽宁洗好了自己带来的衣裳,告别了众人赶紧回了自家的院子。

    午日的阳光正好,这些衣裳被单什么的都被自己拧的很干,暴晒上大半日后也就干了,到时候收到空间里头放起来留着将来用。

    晾晒完衣裳被单,安羽宁摸着已经咕噜噜叫的肚子,回了厨下取了早先放入空间的粥,就着一碟子小咸菜,简单了吃了午膳。

    不能出门做工,也无需自己再去郊外挖草药打柴,闭门不出守孝的日子,对她这个停不下来的人来说,是很无聊难熬的。

    坐在堂屋前屋檐下,安羽宁眯着眼,看着外头刺眼的阳光有些昏昏欲睡。

    显得发慌的她突然想到,当初白发老头儿的家当都在空间里,自己都还没有查看过,也不知道他那些个箱子里头都有些什么,要不趁着现在有时间,院子里除了自己也没别人在,自己就看看?

    想到就做,安羽宁站起身,拿着屁股底下的小板凳就进了堂屋。

    大白天的堂屋门打开了就不能关,必须等到天黑了,家里人歇下了才能关门,这些个讲究自己不清楚原因,但是照着做她还是会的。

    放下手中的小板凳,安羽宁钻入了自己的房间,反手把门给插上了,在房间里,她把空间中属于白发老头儿的东西都取了出来。

    那些个家具什么的,安羽宁快速的打开查看了一遍,见都是空空如也,也没什么好看的,当即就被她收了回去。

    因为自己不认识木料,所以这些家具也不好处理,安羽宁把它们都放置在了空间一脚,堆叠码放好,只待日后有所需要的时候再取出来用。

    剩下的破烂她也是简单的翻查了一番,除了一根是铁非铁的大木棍有些稀奇外,其他也没什么特别的东西,这些个破烂玩意安羽宁也舍不得扔了,找个了两个箩筐把它们都收捡在一起,就搁置在了家具的边上。

    最后取出那几口大箱子,安羽宁围着箱子周围转悠了一圈,才上前抬手打开来看,结果她看到,箱子里的东西还真是出乎自己的意料,都是唱戏所用的戏服与头饰。

    安羽宁心道乖乖,难不成那白发老爷爷,还是个戏子不成?

    翻捡清点着里头的东西,安羽宁有了发现。

    在其中一口箱子最底下,还压着一口小箱子,上头还上着锁,锁头就是很平常的小广锁,找不到钥匙,安羽宁只得把它给翘了。

    箱子里头并无钱财,安羽宁伸手,把里头一个用绸布包裹着的包袱取出,层层打开后发现,这是一个戏本子。

    到了这个陌生的王朝,安羽宁为了认字,死乞白赖的在东家三少跟前混过一段时间。

    三少爷名叫陈士杰,今年十岁,算起来自己应该称他一声师兄,因为这家伙是自家爷爷的记名弟子。

    威远镖局家大业大,家里三个少东家都被陈伯伯压着习武不算,更是必须得读书习字,其中在读书方面最好的,却是自己的师兄陈士杰。

    因为跟着这家伙学了好几年的字,再加上这大岳王朝的字,跟她那个时代古时的繁体字差不了多少,如今她也能自豪的说一声,自己是个才女了。

    作诗写字不成,可好歹百分之九十的字,她都认识会读呀!呵呵呵……

    把所有的大箱子都收了,安羽宁走到窗户跟前的椅子坐下,聚精会神的看起这个戏本子来,权当是消磨时间。

    看着,看着,看到了最后,安羽宁恍然大悟。

    感情这戏本子,就是白发老爷爷亲自所写,而且写的还是他的亲生的经历!

    不要问自己为什么知道,因为戏本的最后,是一段长长的文字,上面笔笔所书,都是白发老爷爷,哦不,是李爷爷的独白。

    原来李爷爷的身份不低,甚至是沧州城大族李家的嫡枝,却因被继母陷害,从而被亲父除族赶出家门。

    后来他自己千难万难的开了个戏班子到处讨生活,好不容戏班红了,却又倒霉的得罪了权贵,顷刻间,他所有的努力都付之一炬,只能狼狈的逃亡。

    再后来,就是安羽宁看到的那样,这位李爷爷就靠着母亲的遗物——烂麻布片的帮助行走四方,靠耍戏法讨生活,隐姓埋名挣扎求生。

    这也是个可怜的人啊!

    沧州李家,还有里头出现的李淳厚跟黄茹娘,安羽宁把他们都记下了,如果将来有机会,自己定是要帮着李爷爷报仇的,权当是老人家传给自己宝贝的报答吧。

    至于自己找去时,李爷爷的那个不是继爹,甚是继爹的亲爹李继祖,如果到时候他还活着的话,自己也是要为李爷爷讨回一个公道的!

    心情沉重的把手里的戏本,仔细包回到丝绸包里,把包裹放回小箱子,安羽宁挥手把小箱子收入空间,郑重的放在了爷爷送给自己的箱子旁边,这是贵重物品,自己得好好保管。

    收整完了李爷爷留下的东西,整理一新的空间内,孤零零的出现了两个包袱。

    安羽宁看了便知,这包袱不正是那日自己给王寡妇做工,人家送给自己的布头么?

    趁着眼下有时间,安羽宁干脆把两个包袱都放了出来,一手拎着一个包袱,出了房门来到堂屋门口。

    </br>

    </br>

    Ps:书友们,我是我若为书,

    </br>

    </b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