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 第六十四章 去到上房要粮食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平日里家里的三叔子还算个好的,所以泼辣的何念娘见三叔子从自家屋里出来,她就知道,这人肯定是过来关心自家的情况了,是以,何念娘忙对着李兴林客气的笑了。

    “他三叔,你不多坐会啦?”

    李兴林摇头,“二嫂你忙,我二哥让我去喂马。”

    何念娘想着这可是大事,忙点头,笑着客气道:“多谢他三叔了,嫂子记着你的情!”

    在李兴林的心里,他其实是怕面前这位,一旦撒起泼来,娘都忌惮三分的二嫂子的。

    看着她笑着道谢,李兴林有些晃神的点点头,忙快步离开了院子,去往村西边的同族二叔家,准备去讨要草料去。

    目送李兴林走远,何念娘这才摇头笑笑,别以为她看不出来三叔子的表情,不就是觉得诧异么?

    可是她一个没有娘家的女人,汉子又总是出门在外做活,挣钱,找闺女,她要是再不泼辣一点,再不强硬的护着自家的孩儿们一些,那他们二房,还不得给让上房的公婆给活吃了?

    没看着自己都如此泼辣了,家里的孩子们还是过的不好么?

    若不是后来孩他爹教导自己,做人做事要人前软,人后强的话,眼下她还吃着孝道的亏呢!

    其实只要能让自己的孩子们好过,即便是担着泼辣货、极品、不孝的种种糟污名声,她也是心甘情愿的!

    甩开脑海中的想法,何念娘匆匆端着托盘进屋。

    家里也没有茶叶,更加没有糖,她也只得不好意思的用白开水待客,心里很是内疚。

    招呼着客人们喝开水,何念娘拉把丈夫拿到一边嘀咕。

    “孩他爹,你看家里有贵客,咱们得好好招待招待,但是你也知道的,家里的粮食都在婆母那里掌着,而且不年不节的又没碰到赶趟的日子,家里连快豆腐都没有,怎生待客?”

    李兴田听到自家婆娘的话,他这才懊恼的一拍脑门,忙偷偷摸的把兜里的大钱,全都交给自家婆娘,临了还嘱咐她。

    “孩他娘,我一会就去上房要粮食,你赶紧的给做些好吃的,贵客们为了咱家的事情,连午食都没得吃呢。”

    听到贵客连午食都没吃,何念娘就急了,麻溜的拍了把李兴田的胸口,“他爹,你咋地能这样对待恩人呢?”

    李兴田连连讨饶,“哎呀,孩他娘,眼下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恩人们说他们连夜就要走,赶时辰呢!你赶紧做饭去,我还得去待客走不开,你掏些大钱给二丫,让她去有财家问问,有财会打猎,说不定家里能有肉食,让二丫多买上些来待客,还有,再让二丫去村口幸福哥家看看,买上些鸡子回来,炒了给贵客们下酒。”

    “知道了,知道了,你赶紧去上房要东西去,我还需要你来安排,你尽管放心就是,你记得多要点粮食,可不能让贵客们吃不饱!”

    “知道了。”

    何念娘看着挥手转身去了上房的丈夫,她这才跟着转身,准备回屋去喊二丫买东西去。

    进屋的同时,何念娘的嘴里还碎碎念着,“不赶趟,连个肉都难为死个人,晚上可做些啥子东西待客哦……”

    不同于何念娘碎碎念,李兴田径直走到了上房,撩了草帘子,进入父母所住的那间屋子。

    一进屋,李兴田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炕头,不停的在那吧嗒着烟杆子的爹,还有真虎着个脸,坐在炕边闷闷不乐的娘,再加上那个坐在爹的对面,见到自己进屋,脸上还挂着尴尬笑容的大哥,李兴田垂下头,压下了自己眼底的暗芒。

    打小他就知道,自己不受亲娘的待见,爹看着和蔼公正,其实内心里都是偏着长子长孙,偏着他那偏心娘的!

    这些,他心里怎么不清楚?心里说不怨又怎么可能?

    可谁让他是倒着出生,生来就差点要了亲娘性命的忤逆不孝子呢?

    很多年前他曾经也奢望过,假如自己孝顺一些,再孝顺一些,是不是他的爹娘,眼里就会有自己这个儿子了呢?

    只可惜啊,这些都是奢望!

    很小很小的时候,他看着爹娘那么疼除了自己以外的所有孩子,那时候的他就在内心发誓,等将来他有了孩子,他一定要当个好父亲,要爱他们,疼惜他们,绝不让他们受到任何委屈!

    但是,便是这个小小的心愿,最后都破灭了……

    他的小闺女,将将满月的小闺女,就因为自己跟孩他娘带着三郎出门看诊去了,回来的时候,留在家里的四丫头就没了!

    他娘还一口咬定说是丢了!

    从那一刻起,他李兴田就再也不奢望父母的爱,再也不奢望所谓的亲情了。

    与其做那傻帽似的孝顺傻儿子,他宁可当个白眼狼!

    而且,他还要挣钱找闺女呢!

    压下胸腔中涌上来的酸楚情绪,李兴田定定神,自怀里掏出早在县城就分好了的大钱,取出一串拎在手里,直勾勾的看着炕上的三人。

    “娘,四丫找回来了,是好心人给送家来的,眼下恩人在我屋里头,我得好生招待贵客,您拿些粮食给我。”

    他不想问,为什么自己的孩子好不容易回家了,他们这两个当家长当长辈的,不要说问候一声了,便是去看一眼都不曾。

    他也不想问,都这个时辰了,为什么他的娘宁可坐在屋里头歇着,也没有带着儿媳妇们帮忙张罗着招待贵客。

    他都不想问,因为问了,他只会伤心。

    李兴田只能压下心里的委屈,瓮声瓮气的把话说完,手里的钱也没有直接交出去,就这么梗着脖子的,看着他的亲娘黄招弟。

    黄招弟看着眼前这个讨债来的不孝子,她的心里别提有多生气。

    前头看到那个,早就被她卖了的死丫头归家,带来了那么老多的好东西不说,不想着拿来孝敬她这个长辈不说,连归家来了,也不知道来给她磕个头,真真是不孝的贱丫头,她很庆幸当初自己卖了她。

    要不是有那人大刀子的威胁,黄招弟早就动手去抢东西了!

    </br>

    </br>

    Ps:书友们,我是我若为书,

    </br>

    </b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