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年年安康》VIP卷 第七十章 穷的没套好棉袄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何念娘撇嘴,这么多年下来,她哪里还不知道,家里的这个老爷子面上看着公平,其实骨子里就是个奸的!

    好女不跟老头斗!

    何念娘利索的爬起身来,拍拍屁股上的泥巴灰尘,弯腰麻利的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衣裳,把木盆端起卡在腰间,在准备转身离开前,她还不忘了跟李昌连怼了句。

    “爹,不是我想闹,本来家里三个媳妇子,活儿不应当就合该我一人做!以前我就不说了,就说昨儿个,那可是我一个人忙前忙后的,也不见人来帮忙做活。照道理说,今日不管怎么着轮,也不应该轮到我吧?以后啊,咱家也学学三叔家,家里的几房人也排个顺序,一房一天的轮着干活计好了,很公道!正好,两日后就轮到我干,我保证,到时候我保管不让爹娘你们多操心,该干的我一样不落!这样也累不到爹娘你们,更无需你们二老来操心,您说我说的是与不是?”

    麻利的说完话,何念娘也不惜哒再跟偏心的老两口说啥,麻溜的转身,卡着木盆潇洒走人!

    望着这不晓事的泼辣货走人,李昌连恨恨的瞪了眼屋檐下的黄招弟,“你看看,你看看,这就是你的好儿媳!”

    黄招弟闻言不干了,“咋地?这泼辣货当初又不是我要娶的,是你那混不吝的好二儿顶着角的讨来家的,你骂我作甚?”

    没好气的怼完自家当家的,拿何念娘无可奈何的黄招弟,麻溜的走到院子的西厢,拿着掸灰尘用的小扫把,砰砰砰的就敲响了三房的窗口,骂骂咧咧的喊周花枝出来做活。

    一大早的安羽宁就听了一场大戏,才在心里咂摸着自家这个娘不简单呢,安羽宁就感受到了身边有人靠近。

    转头一看,发现是自己的姐姐与哥哥。

    原来在刚刚外头吵闹的时候,跟安羽宁一个炕头睡觉的兄姐也俱都醒了过来。

    头一次盖着那么厚实的棉被一夜到天亮,头一回的,二丫跟三郎早上也睡过了头,因为实在是太暖和了啊!

    他们的妹妹可真好,这么好的棉被,居然都舍得给他们盖!

    而安羽宁这会子看着身边两个眼神晶晶亮的兄姐,想着白日里这二人的装扮,她也是心疼。

    北地苦寒,这会才将将进入十月,这边却已经冷的不行了,眼瞧着就是想要下雪的样子。

    来时她就曾经听镖局里头的人说起过,说是这边的冬季很长,从十月份开始到次年的三四月份,那都是冷的不行。

    就这么冷的地方,就这么护崽子的爹娘护着,可家里的兄姐,包括爹娘他们,身上都没能各自拥有一套厚实的棉袄,当然,那就更不要提棉被了,可见这个家的困顿!

    昨晚睡觉的时候,安羽宁看着她娘从炕琴里拿出一条,薄薄的补丁打补丁的棉被,来给他们几个孩子盖,安羽宁至今都难忘。

    最后还是安羽宁把自己当初给二林哥垫过的那床,一直没有收起来的棉被拿了出来,又借着箱子的掩护取了床从前自己盖的旧棉被,这才让二丫三郎享受了一把。

    至于何念娘拿来的那床,自然最后是加在了他们夫妻,跟小六郎盖的那床死板板的棉被上。

    当时安羽宁就想了,要给家里的几个人每人都弄套棉袄,再来就是垫被铺盖。

    天可怜见的,这一家子盖的棉被都不够,更不要提垫在身下的棉被了,夜里她拿出两条棉被来都已经是极限了,自己就那么多家当,不可能装下许多条被子,更何况她还带着其他的东西,那些都有用,她不想收空间放起来。

    所以想着自己空间中的棉花,布料,还有旧衣裳被子,安羽宁决定,大不了她找个机会出去转悠一圈,然后再把这些给拿出来便是。

    就在安羽宁沉思间,旁边的二丫轻轻的推了推安羽宁。

    “妹,咱穿衣裳起来吧,一会炕就该凉了,外头咱奶骂人你也别担心,咱奶就那样,没有哪天是她不骂人的,娘跟咱们说,让她骂她的,咱们做咱们的,该做的活一样不落,不该做的多一点都不伸手。”

    “炕凉啦?奶奶不用怕?”安羽宁喃喃。

    她就纳闷了,心想着,莫不成这么冷的天,家里没有棉袄棉被也就算了,连炕都不是日夜不断的烧火的?

    这日子咋苦成了这样?而且不仅生活困苦,在精神上,还得日日遭受到老太太的荼毒?

    艾玛,活脱脱的极品种田文啊!

    听到安羽宁不解的喃喃自语,已经穿好了衣裳的三郎,挪到安羽宁身边小声的给她解惑。

    “妹,咱家都是夜里烧炕,白日里除非是下大雪上冻了,不然也是不烧的,柴火就那么多,家里人都要烧炕的话,柴火就不够用了。而且,奶奶骂人你也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当然三郎没说的是,上房的两间屋子,冬日里那都是日夜炕火不断的,可是家里捡柴的人就那么多,上房几个兄姐都惯会偷懒,所以柴火不抗用啊!

    安羽宁倒是不怕那,那个自打自己回家来,就从未有过好脸色的老太太,在她想来,对付如此极品,拳头硬才是真道理。

    可听了大冷天的白日里还不能烧炕,她不由黑线,指着南炕上被窝里的小不点。

    “那天冷了,咱们屋子里咋办?咱家小弟咋办?”可不得冻死个人?

    三郎听了这话,还以为他们家妹妹是怕冷,忙不颠的保证着。

    “没事的妹,我们都习惯了,而且咱娘也会偷偷摸的给咱们起火盆,屋里不算太冷。如果你实在是怕冷那也没事,呆会我就出门多多的捡些柴火,咱们偷偷藏起来,以后咱们屋白天也烧炕!”

    安羽宁看着身边跟自己长着同一副面孔,人却干黑瘦弱的哥哥,她也是心疼,忙就回了句。

    “行,到时候我跟你一道去捡柴火。”

    “哎!”看到妹妹跟自己亲近,三郎高兴坏了,忙就干脆的应了一声。

    身边的姐姐二丫听了,她也忙道:“大弟、妹妹,我也跟你们一道。咱们多捡一些藏到咱们屋后的巷檐里,巷子外头再让咱爹给想办法堵上,等要烧的时候,咱们开了屋里炕上这面墙的窗户就可以拿到。嘿嘿,咱们今年也过个热乎的冬天。”

    安羽宁看着鬼精鬼精的姐姐忙点头认可,一时间有了共同小秘密的姐弟妹三人,会心的笑做了一团,同时声音吵醒了在南炕跟父母一个被窝睡觉的六郎。

    小家伙爬起来,看着东炕上的哥哥姐姐们,扎巴着小手喊着哥哥姐姐。

    </br>

    </br>

    Ps:书友们,我是我若为书,

    </br>

    </b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