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年年安康》VIP卷 第七十五章 爹让你们看大戏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因为动作太快,把二郎给噎的呀!还是大郎看到弟弟不好,这才恨铁不成钢的忙踹了二郎一脚,示意他赶紧喝粥。

    里头的兄弟二人是如何抢吃食的,外头的一干人等是不知道。

    此刻外间中屋,李兴田怒目圆睁的瞪着他那偏心的娘,嘴里如狂狮一般的怒吼着,“娘,你咋能这样?”

    “我咋地啦?我是你娘!”黄招弟心里虽然胆颤,面上却外强中干的辩驳着。

    “你是我亲娘吗?啊?这世上有亲娘是……”

    “说什么呢?都说什么呢!!!”

    就在李兴田气苦的想问问看,世间有这么偏心眼的亲娘吗的时候,身后出屋来的李昌连忙就出口呵斥,打断了李兴田嘴里的话。

    李兴田不甘的回头,望着眼神不善,阴着一张脸的亲爹,复又看看亲爹身后耷拉着脑袋的弟弟,以及最让他可恨的,此刻脸上还带着得意的大哥。

    看到老大脸上的表情,李兴田更受刺激。

    “爹,从小你跟我娘就偏心眼,偏心大哥,偏心大孙子,我就是你们心里不待见,日日挂在嘴边骂的不孝子!任凭我怎么努力,你们都看不到我,都不喜欢我!好,你们不待见我这个儿子也就罢了,为什么还不待见我家的孩子?别的我就不说了,我就问,当初我家四丫是咋丢的?你们不给我一个交代也就算了,谁叫你们是我的爹娘呢?可你们不能在卖了我家四丫后,孩子回家来了还要虐待她!我不服!我不服!!!”

    “孽子,孽子!你这个不孝忤逆的不孝子!我打死你!!!”

    李昌连被儿子提到了痛脚,他立马就炸了毛,扬起手里的烟杆子,立刻就想朝着李兴田身上打。

    李兴田心里发凉,望着那高高扬起的烟杆子,他心凉,火气也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

    梗着脖子,右手握拳直起大拇指,比着自己的下巴一下下的晃着,嘴里还激动着,不停冲着李昌连嚷嚷。

    “我还是不是你儿子?我还是不是你亲儿子?爹我就问你,我到底还是不是你亲儿子?如果不是,那你打,你打,你打呀!我要不是你儿子,你就打,狠狠打!打死我算了!”

    何念娘看到身边的丈夫如此激动,也顾不上撒泼了,焦急的一把抱住,已经发狂失态了的丈夫的腰肢,想要制止住不停的把自己的脖子,往老公公烟杆子下送的疯狂丈夫。

    何念娘一边死死的抱住李兴田的腰肢,一边还凄厉的哭喊着,“孩他爹,孩他爹,不要,不要啊……”

    而对面李昌连身后的老三李兴林,看到自家老爹要动手打二哥,平日里跟二哥关系还算不错的他也慌神了,忙窜上前去,一把拦在了李昌连的跟前,两手伸出一心想要制止,自家老爹那高高举起的烟杆子落下。

    如果说李兴林的反应还算亲兄弟,那随后上来的老大就是个蔫坏的主。

    这货嘴里喊着不要,却意有所指的在拱火不说,手里的小动作也没停,背地里一个劲的在阻碍拉架的老三,一心嫌弃这场闹剧不够精彩,一个劲的在拉偏架。

    而边上的女眷们,周花枝忙把自己二个孩子搂到了一边默不吭声,大房的黄兰花,抱着小儿子五郎在边上煽风点火,身边的大丫三丫也在幸灾乐祸的看戏。

    这样也就罢了,刚才还在战局中的黄招弟,在自己当家的出来后,她也不甘示弱了,开始火上浇油的在拱火。

    “打,当家的,你给我打,不打死这个不孝子不算完,这群忤逆不孝的东西,给我狠狠打……”

    随着黄招弟恶狠狠的声音一出,李昌连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高高扬起的烟杆子始终没有落下。

    在场的众人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反正这个老头子突然就单方面的收手,恨恨的瞪着,还欲往自己跟前送来讨打的李兴田,嘴里怒吼一声:“滚,你在这个孽子,你给我滚!”

    李兴田敢往前冲,其实心里是特别了解自家这对爹娘的,所以他就在赌老头子的烟杆,最终也不会落在自己的头上。

    毕竟打了他,家里以后谁还能出去挣钱啊?即便是自己还愿意去,可到了手里的钱,在他被伤透了心的情况下,还会愿意上交吗?

    呵呵……

    老头子又不傻,相反的他还贼精明。

    所以当李兴田听到老头子怒骂自己滚后,他当然知道,这是老头子要找台阶下。

    是以,李兴田也顺势而为,也不往前冲着讨打了,反而是转身去抱起小六郎,伸手牵起安羽宁的小手,回头招呼着何念娘与二丫三郎一道,利索的喊了句,“我们走!”

    豪气冲天的喊完话,李兴田一马当先的领着一家人出了屋子。

    出了上房正屋的屋门,一家人走到院子里,他们也没有回自己个的东厢,反而是跟在自家爹身后在往院子外头走。

    二丫见状就忍不住了,非常疑惑的望着自己的老爹,“爹,咱们不回屋吗?这要去哪?”

    李兴田听到大女儿开口询问,他收起了刚才的情绪放缓表情,转身回头冲着二丫笑笑。

    “二丫,咱们去村子里转转,待会出了院门,你跟三郎就狠狠的给爹哭,哭的越惨越好!哭好了,回头爹给你们买糖吃!”

    “爹,为啥要哭啊?”

    不待二丫说话,平日话少,喜欢闷不吭声的三郎忙就开口发问。

    李兴田笑笑,望着三郎解释道:“三郎,多的你别管,你跟娘,还有弟弟妹妹们只管哭,其他的都别管,都交给爹,中间啥话都甭说,一会爹让你看场大戏!”

    听到自家老爹的交代,三郎郑重点头,随即拧巴起一张小脸,开始酝酿情绪。

    如果他不多酝酿会,多想想伤心事,他怕自己一会哭不出来啊!

    何念娘是最会唱念做打的,刚才她那眼泪可是说来就来,到这会子眼睛还是通红的呢!

    哭她最不怕,情绪都不需要酝酿的,这个她何念娘信手拈来。

    趁着丈夫跟大女儿交代事情的时候,何念娘把小儿子自丈夫手里接过,望着身边咬着耳朵叽里咕噜的父女俩,何念娘也没管。

    </br>

    </br>

    Ps:书友们,我是我若为书,

    </br>

    </b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