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年年安康》VIP卷 第一百三十九章 自己很亏客栈很黑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你这死丫头!你是怎么说话的?你……”

    看着气急败坏的死胖子,安羽宁鸟他?

    冷冷嗤笑一声,安羽宁果断的扛着她的狍子,头也不回的迈出了客栈..lā

    一出到客栈大门外,刚才还被顾长年制止的二保,再也忍不住的发飙了。

    二保恨恨的瞪着安羽宁,就差指着她的鼻子,骂她是祸害精。

    在二保心里想来,自家少爷之所以会被同窗如此奚落,完全就是因为安羽宁的缘故,要不是她,自家少爷怎么会这般倒霉,这般的丢脸面?

    二保愤怒的眼神直勾勾的看过来,安羽宁又不是死人,当然能察觉到。

    不仅她察觉到了,顾长年自然也察觉到了。

    发觉自家小厮的情绪不对劲,顾长年也生怕二保会说出什么话,或者是说会做出什么举动来,到时候得罪了大靠山就完了。

    再说了,就刚才那三个人那般针对自己,最终的原因,根本就不在大靠山,而是因为上辈子的自己,不太会做人的缘故。

    眼下二保如此作态,完全是护短的迁怒。

    当下若让他平白得罪了大靠山,那肯定不行,两年后,他还打着让大靠山带着自己,还有二保跟莫嬷嬷一起逃难的主意呢!自然不能让二保破坏,更不能让大靠山对二保印象变坏。

    为了让安羽宁对二保不介怀,更是为了避免二保得罪人,顾长年只得打算暂且先避开,待到二保冷静下来了以后,他再跟安羽宁碰头。

    “四丫,我还有点事要办,要不你先去卖猎物?”

    安羽宁听顾长年这般说,满心以为,这货是被刚才的那三个熊孩子打击到了,伤到自尊心了,所以眼下没办法面对自己,这才要跟自己分开,单独去疗伤去。

    一时间脑补太多的安羽宁,听到顾长年这么一说,她自然不会反对,忙点头应声。

    “行,你先去忙吧。”

    安羽宁这般大度的表示理解,不想边上的二保又不干了,心里再次给安羽宁添上了一笔,他觉得安羽宁就是个没心没肺的死丫头,觉得自家少爷一腔的好意都喂狗了。

    明明是为了帮她进城卖猎物,所以少爷才会倒霉的被人奚落,结果这村姑不体贴关心也就罢了,少爷有事情要忙的时候,她非但不帮忙,而且连多一句关切的话都没有,这不是白眼狼是什么?

    这么想着,二保语气里也就带出了不满,“少爷,您不就是来帮助这个小丫头的吗?您有什么事情需要单独处理?我怎么不知道?”

    听着二保满腔怨念的话语,安羽宁随即直勾勾的看着顾长年,顾长年被安羽宁看的不自在,心里却在骂二保今天没带脑子出门。

    生怕自己话说慢了,这没脑子的二保,再语出惊人的说什么得罪大靠山,顾长年急急训斥二他。

    “二保你闭嘴,家里的笔墨用完了,这不是看着进城来了,我准备顺道去书斋买点么。”

    听到性格大变的少爷,嘴里的有事,居然是要去买笔墨,二保瞬间闭嘴。

    见到二保老实了,顾长年这才笑着看向安羽宁。

    “四丫,我先去书斋买笔墨,一会你卖完了猎物,咱们在县城门口停放驴车的地方碰头可好?”

    安羽宁能说什么,当然是好啊。

    虽然吧她觉得,这主仆二人之间有些怪怪的,但是那毕竟是人家的事情,自己一个外人,还是闲事莫管的好。

    再说了,她还得去卖身上这些滞销的猎物呢。

    跟顾长年约定好了,安羽宁扛着她的狍子就走人,直到安羽宁离开的不见人影后,顾长年这才叹了口气看着二保。

    “二保,你跟我来。”

    顾长年觉得,不能再让二保这样发展下去,看来有些事情,自己必须要跟他好好说一说、谈一谈。

    有时候太护短的小厮,对主人来说,未必就是一件好事情啊……

    安羽宁想着自己刚到栗县时,她跟马镖头住的那家客栈,那掌柜的为人还不错,当即安羽宁扛着狍子,颠颠的就往那家客栈走。

    做客栈生意的老板,本来就有一个好记性,加上离着安羽宁住他们客栈也没多久时间,这掌柜的还真就对安羽宁有点印象。

    知道这个小丫头是来卖猎物的,掌柜的倒也不像是刚才福来客栈的死胖子一样坏,还是很诚心的跟安羽宁谈了起来。

    人家也跟她说了,他们这店里有专人送野味,这东西他们并不缺,看在安羽宁一个小孩子,带着东西上门的份上,掌柜处于好意,勉强倒是可以收一些,当然了价格不会太高就是。

    毕竟人家客栈也要挣钱,平日里进货都是低价买进,采买的都是物美价廉的货物,按照现代的说法,人家那叫低价进货采购。

    即便是这样,厚道不少的掌柜,给安羽宁开出的价格也不算高。

    因为狍子没有放血,肉质没有血放干净了的肉好吃,最终六十多斤的公狍子,一共算了安羽宁六百文,是按照猪豚肉的价格来算的,跟她自己预期的价格相差太多。

    要知道,当初为了答谢马镖头他们,自己请的那桌西面上,她曾经就点过一份野味狍子肉,那道菜就花了她的六十文了,里头的肉估计都没有一斤重,可见这其中的利润,可见自己这狍子的价格,绝对是卖低了。

    虽然知道自己很亏,客栈很黑,可能怎么办呢?难道不卖吗?不卖的话,难不成再把肉扛回去便宜老妖婆?

    必然不能!

    六百文就六百文吧,总比刚刚的三百文来的多。

    无奈的安羽宁,把自己千辛万苦抱有大希望的狍子,就这般贱价的卖给了客栈。

    至于腰上还挂着的兔子跟锦鸡,客栈掌柜的说他们真的不缺,安羽宁无法,只得怀揣着六百文,带着未卖出的猎物们,心情低落的出了这家客栈的大门。

    站在客栈的大门口,安羽宁心情郁闷的低头望着腰上的野兔锦鸡,无奈的扯了扯嘴角,最终只能迈着沉重的步伐,往栗县的闹市走。

    她决定要实在不行,身上这些个猎物,自己找个显眼的位置摆摊,便是便宜一点,总归卖出去了,总比卖不出去的好……

    </br>

    </br>

    Ps:书友们,我是我若为书,

    </br>

    </b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