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年年安康》VIP卷 第一百四十一章 打猎的吃不起肉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提溜起来检查了一圈发现,这三只兔子都是被人一箭毙命的,就脑袋下面的脖颈上有一个血洞,其他的地方均都是完好无损。

    就像这小点点说的这般,这兔皮也是好东西,如果自己买了回去,吃了兔子肉不说,这兔皮自己再花几个钱,请人帮着硝制好了,那绝对是要比自己去皮货铺子里买,来得便宜许多啊!

    如此算起来,一只三四斤的兔子,只要二十五个钱的话,简直就跟白捡一样哇,先不说白得的皮毛,就只说肉,那都值得这个价格。

    当即心下意动的男人,笑眯眯的夸张安羽宁。

    “哈哈哈……你个小丫头好生厉害的嘴,罢了,看在你个小丫头,大冷天的来摆摊也不容易,伯伯今日就做一回好人,喏,这兔子我全要了。”

    男人说的那叫一个大气,可安羽宁哪里不知,这货完全是因为听了自己刚才的话,心里意动了,所以本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呗!

    如果这货真是好的,那干嘛还只要兔子不要鸡

    安羽宁心里念叨着,此番过后,无论条件多苦,无论有多困难,她都得找人学会这硝皮子的手艺不可,不然以后这样的亏,自己还有得吃呢!

    心里关注着这件大事,面上安羽宁却也没松口,一口咬定的回答对方。

    “伯伯,我的兔子跟鸡卖的不贵,而且我还赶着要回家,所以这兔子跟鸡要一起卖,您要是不要”

    男人见面前的小点点还真是聪明,还知道东西要搭着卖,心里虽不乐意买这没甚油水的鸡,可因为被这便宜兔皮所吸引,他心里也由于起来。

    正当他犹豫着买还是不买的时候,边上一直围观的人就有人发话了。

    “我说老兄,这兔子跟鸡你到底买是不买你要是不买,那我可要买了。”

    男人一听急了,忙指着安羽宁面前的野味嚷嚷着,“你嚷嚷个啥呀急啥呀人家小丫头可是说了,她要卖一起卖,不单独分开的,哦,难不成你要一把买了去不买就别瞎嚷嚷!”

    插嘴的人看这男人急了,他反而笑了。

    “我说你这人,你不买,还不兴我们买我一个人买不起,还不兴我们几个人合伙买”

    妈哒,难得遇到这般便宜的事情,难得遇到这般好的皮毛,即便是自己身上没几个钱,但是想给家里新进门的媳妇儿弄个毛坎肩的他,心里是真惦记上安羽宁手里的兔子了。

    再说了,在卖野味的小家伙发话后,他就动了脑经跟边上的人约定好了,他们几个人一道买,到时候再分一分好了。

    见到有人抢着买,安羽宁不急也不说话了,心里却想着,看来自己的想法是对的,在这北地,皮毛要比肉值钱,皮毛有市场,而没有肥膘的肉却很难卖上价。

    得知了这么个结果,她想学硝皮子手艺的决心更甚。

    东西嘛,越是有人抢,说明越是有市场,越好卖。

    刚才还心不甘情不愿,打着看热闹的心情来的男人,见有人横叉一杠子,当即也不犹豫了,直接把腰间的荷包扯下来,打开后就拎出一串钱来。

    直接数了十个钱出来后,把剩下的九十文,全都一股脑交给了安羽宁。

    这人收好自己手里的十个钱,重新挂好了荷包后,他一面弯腰捡着兔子跟鸡,一面嘱咐安羽宁。

    “小家伙,这钱你数数好,这鸡啊兔子啊,伯伯全要了!”

    安羽宁没啃声,真就拿着手里的钱串子数了起来,刚刚好九十文钱。

    要说比起自家老爹卖菘菜来说,比起老爹到县城做小工,好几个月的收入来说,这些钱已经是不少了,可在安羽宁的心里,这些钱却少的可怜,跟自己心里预期的收入相差甚远。

    可是还能怎么办呢怪只怪自己错估了市场,错估了形似,错估了这里的人的消费倾向与消费能力啊!

    把钱假装收进胸口的口袋,其实是被她转移到了空间里,安羽宁叹着气,心里却想着,趁着现在有时间,自己还是赶紧补救一下,自己这岌岌可危的挣钱道路吧。

    与其在这里自怨自艾,还不如赶紧去打探一下,看看皮货铺子里收皮货,是什么个分类跟价格

    再顺道去这里的医馆、药局问问看,他们收不收药材是怎么收的什么时间收?价格几何

    眼下这些才是大事,刻不容缓。

    至于第一次卖猎物,最后以失败告终这件小事,眼下根本就不能给自己造成困扰,她安羽宁就不是一个,总纠结于过去的人,与其纠结,她更喜欢往前看。

    北地虽然苦寒,物资却也丰富,尤其盛产皮毛跟药材,当然货物的集中交易中心,在先前她经过的幽州府,来往的皮货商人,药材商人,也俱都在幽州进行交易。

    可即便是这样,在幽州辖下的个县城里,或多或少的也会有这些小铺子,专门是收购个地方的皮毛药材,也好以低价买进,再运到幽州高价卖出,挣的就是这个中间费用。

    正正好,在栗县,别看整个县城不富裕,可城内却也有两家皮货铺。

    安羽宁到了两家皮货铺,分别询问了各种皮毛的价格,问过以后她才感慨,难怪打猎的吃不起肉,穿不起皮草,原来都是被这些个中间商给剥削了。

    就先不说,从幽州进货贩卖到各地的商人,把皮毛运出去后,是以多少倍的利润在挣钱,单只说眼下的皮货铺子,那挣的钱也黑心。

    就拿一张硝制好的兔子皮来说,铺子里给猎物的收购价格,是十几文到三十文不等,这还要看货物的好坏等级来定,而曾经混过七年京城的安羽宁却知道,一张硝制好的兔子皮,在京城即便是最下等的,那也要七八十文朝上。

    可见这之间的利益之黑暗!那就更不要提其他如狐狸皮,熊皮,虎皮了……

    不管到了哪朝哪代,最吃亏的,依然还是最底层的平民百姓啊!

    要知道,从猎人打猎吃的苦,背负的风险,到花去的精力,再花本钱硝制好皮毛,最终猎人拿到手的钱,却是让人看了都那么的心酸。js3v3

    </br>

    </br>

    Ps:书友们,我是我若为书,

    </br>

    </b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