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年年安康》VIP卷 第一百四十九章 恶心大伯够够的!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等她一股气挪到东墙跟下后,安羽宁当即一把打开窗户,趁着哥哥姐姐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就蹦到了窗户外头,快速的把两草篓子的鸡蛋,以及自己的篮子全都从空间中取了出来,一样样的往窗户里头搬。

    因为天黑,加上安羽宁动作很快,还有身后的二丫三郎,因为脱鞋上炕所耽误掉的时间,他们都未发现安羽宁的小动作,二丫与三郎都只顾着帮安羽宁接东西,丝毫都没有起疑惑。

    待到何念娘抱着小儿子插好门,转身走到炕边时,安羽宁已经放好了东西,人都在爬窗户了。

    待到她爬进屋子里来,姐姐二丫体贴的帮安羽宁脱掉鞋子。

    何念娘把六郎放到炕边上坐下后,指着两个草篓子疑惑。

    “四丫,怎么有两篓子蛋?”

    得娘问起,安羽宁自然是把事情都跟娘说了。

    本以为要生爹气的娘,在听完自己的话后,她不仅没生气,反而是点头认可,说是兄弟之间相互帮衬也是应该。

    其实安羽宁是想吐槽,自家娘亲这思想要不得的,可在想到包子三叔还有可以改造的余地后,她倒也没多啃声。

    安羽宁假装伸手到怀里掏钱,其实是从空间里,把先前爹嘱托给自己的七十文钱取出,一把拿给了娘交公,交完钱,还没等她给兄弟姐妹们显摆,自己买的桂花糕跟麦芽糖呢,院子里就传来了动静。

    安羽宁知道,这是自家老爹跟包子三叔到家了!

    同样听到动静的何念娘,当即忙兜着钱爬到炕上,打开炕头的破炕琴,把钱一股脑塞到了最深处以后,这才反身下炕,开口招呼着屋里的儿女们。

    “孩子们,咱们也出去吧,你们爹跟三叔家来了,咱们也该开饭了。”

    说着话,何念娘率先抱着穿的跟球一样的六郎开门出屋去了,二丫拉着安羽宁随后跟上,最后出屋的三郎还不忘了转身带上房门。

    他们出来的时候,自家老爹跟包子三叔,正跟着妖婆奶奶往上房去,看样子安羽宁都知道,这二人是要去交钱。

    本来还想跟着去看看包子三叔表现的安羽宁,被身边的二丫一把拉住。

    “妹你去哪?赶紧跟我去厨房,我给你跟爹留了热水,你赶紧先洗洗,一会就要开饭了。”

    得到自家姐姐关心,安羽宁也不想着去看热闹了,忙跟着二丫去了厨房。

    待到她舒舒服服的洗了把热水脸,安羽宁又看到自家兄姐合作,两人打了两盆水正往外端,不用说的,那自然是给自家老爹与包子三叔的洗脸水。

    等自己出了厨房往上房走的时候,自家老爹跟三叔已经交了钱出来了,就着二丫与三郎打的热水,兄弟俩洗完脸后并未去上房开饭,反而是各自朝着自家屋子走。

    跟着老爹屁股后回家的安羽宁这才知道,眼下不开饭的原因是因为,家里那便宜大伯还没归家。

    说实话,如果今日要不是便宜大伯没回来,按照上房老头老太太的尿性,定然是不会等他们兄弟二人的,哪怕他们是为了给家里卖菜挣钱。

    感情的搞了半天,今日他们这么晚归家能赶上饭点,完全是因为,偏心眼的爹娘们在等某个懒货啊!

    了解了真相后的安羽宁,安慰了心情有些郁闷的老爹几句,才想着自己篮子里的好东西,正准备拿出来给亲人们垫垫肚子,哄哄老爹高兴,她就敏锐的听到,外头院门传来轻声的响动。

    当即她也不忙活了,忙爬到南炕这边,打开一丝窗户缝隙来查看,结果一眼就看到了,那正背着自己关院门的某人。

    安羽宁五感敏锐,隔着三四米的距离,都能清晰的闻到某人身上传来的酒味,更不要说此刻,这恶心大伯的胸口还鼓鼓囊囊的,一看就知道,他这是藏着什么东西呢。

    院子里李兴山关好院门后,下意识的朝着东西两侧的厢房望了望,发现两边的房门都是禁闭着的,李兴山松了口气,拍拍胸口的鼓起,得意的迈步往上房而去。

    他刚刚之所以这般轻手轻脚的偷偷回家,那是因为,他不想把自己搞到的狗肉,便宜给愚蠢的弟弟们吃,亲弟弟都不想给了,那么自然的,弟弟家的媳妇跟小崽子们,也就更别想了。

    至于上房的两个老不死,如果他们没有发现的话,这狗肉,他自然也不会交出去哄他们的。

    哪怕是怀里的这些狗肉并不好,还是他们哥几个喝酒吃剩下的,那他也没得便宜了外人。

    打了个酒嗝,李兴山快速的往上房自己的屋里冲。

    透过窗户的缝隙,安羽宁把恶心大伯的一举一动都看的清楚分明,正因为看清楚了,心里才会涌起无限的鄙夷与不屑。

    没等多久,三丫从上房晃悠的出来,就站在上房的屋檐下,冲着东西两个厢房喊话。

    “吃饭了,吃饭了……”

    没有尊称,三丫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喊了两句话,然后人转身就撩了帘子进屋去了。

    虽然对着喊开饭的动静无语至极,但安羽宁也没准备不吃,三丫话音落下后,他们一家子也跟着出了屋子,朝着上房走去。

    安羽宁他们出屋的时候,对面包子三叔也正领着媳妇儿女出来,看到安羽宁,包子叔叔还冲着她傻乎乎的笑了笑。

    安羽宁见了回以笑容,几步走了过去与包子三叔并排走,不等走到上房的屋檐下,安羽宁交代李兴林。

    “三叔,一会吃完饭,我去你屋里玩啊。”

    安羽宁声音很低,但是跟她并排走的李兴林,却任然听清楚了。

    这个侄女自打回家来,就从未进过自己的屋子,眼下这般跟自己说,想来肯定不是来玩那么简单,想到让她保管的鸡蛋与钱,李兴林瞬间了然。

    点头笑看着安羽宁,“成。”

    开饭前,趁着老爹领着哥哥进里屋撩门帘的时候,安羽宁还看到了那便宜大伯,此时正坐在炕上当老爷。

    想来这货也真是够够的!自己吃饱喝足了,还依然不忘了多吃、多占、强做戏,这货也是个能人啊!

    农家饭菜伙食不可能有多好,晚上不干活,所以夕食自然就是吃稀的。

    </br>

    </br>

    Ps:书友们,我是我若为书,

    </br>

    </b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