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年年安康》VIP卷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天杀的这是谁打的?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这笔账,他们还是算得清的!谁能得罪,谁不能惹,大丫几个心里分明。

    见到对方如此表现,安羽宁相当满意,特不要脸的故意演戏。

    “既然你们都是被大哥胁迫的,看在我们都是兄弟姐妹的份上,这一回我就不计较了。这样,你们跟我姐我哥,还有我弟弟他们道个歉,我就原谅你们了。至于你……”

    安羽宁说着话,眼神锐利的看向大郎,随即冷笑。

    “大郎哥,你看,连你的亲弟妹都说是你的错,那不是你的错,也是你的错!这人呢,都要为自己做错的事情付出代价,加上大丫姐他们的证明,所以大郎哥,只能是对不起你了。当然了,只希望通过这一回以后,大郎哥你可要记住这次的教训哦!我呢,对打我兄弟姐妹主意的人,那是绝对不会手软的!”

    说完话,安羽宁当即上前,两手分别握住大郎的两只胳膊,用上巧劲的一拉一拽之下,只听到咔咔两声,紧接着就是大郎痛苦不已的嚎叫开来。

    那啊的一声凄惨的嚎叫,听得除了安羽宁以外在场的众人,都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

    疼,太他妈的疼了!

    他这是?他的手这是断了吧?

    可恶,太可恶了!这二房的死丫头,简直就是个恶魔!

    不过比起这个恶魔来,他更加恨的人,却是边上自己的亲弟妹!要不是他们叛变……

    而且没办法,恶魔他干不过,可自己的这些个狼心狗肺的弟弟妹妹们嘛,给他等着瞧!

    安羽宁自然是看到了大郎眼中,那抹对大丫他们的仇恨,安羽宁对此很满意。

    为了保护家人,为了自己在乎的人,她不介意手染鲜血,让自己的心变黑!

    更可况她还只是卸了大郎的胳膊,让他脱臼了而已,并不是真动手呢。

    不过在眼下看来,效果还是很好的嘛!

    看着痛苦阴沉的大郎,望着边上跟鹌鹑一样,缩成一团的三丫与二郎,还有那个眼中闪着暗芒的大丫,虽然知道这个阴险的大丫,心里肯定还憋着坏,甚至她还知道,这个歹毒狡猾的大丫也肯定先动手了,但是为了给大房以后添堵,安羽宁眼下选择了息事宁人。

    对于这样的坏人,自然还是留给更坏的人来对付吧!看着他们自相残杀,才是破敌的最佳办法不是?

    那么就暂且放过大丫吧,希望这兄妹二人不要让自己失望才是啊……

    “天杀的,大郎啊,我的大郎啊!你这是咋地啦?啊?大郎,你跟娘说,你这是咋地啦?”

    教训完大郎的安羽宁,才准备领着兄弟姐妹们回屋去呢,脚步都还没动,她便听到从院门的方向,传来了一阵夸张的哭喊声。

    安羽宁眼睁睁的看着懒货大伯娘,由院门外冲了进来,咋眼的功夫就飞扑到大郎身上,因为动作不注意,还惹得大郎疼的嗷嗷叫。

    “啊……娘,娘啊,你轻点、轻点,我胳膊断了,断了!”

    “啊?大郎啊,你胳膊咋地断啦?我的肉啊,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孩他爹,孩他爹,你赶紧来看看咱家大郎啊,咱家大郎手断了……”

    在大郎夸张的惊呼中,扑在大郎身上的黄兰花瞬间乱了阵脚,生怕再弄疼儿子,此刻黄兰花显得手足无措,惊慌的朝着院门的方向呼喊着。

    本来今天赌钱赢了二十多个大钱,李兴山的心情好的不得了,要不是碍事的婆娘找来了,非要拉着自己回家来,说不得他还能再多赢几把,把前些日子输的钱统统给赢回来呢!

    心情特别暴躁的李兴山,在走近院子的时候,听到自家院子里的哭嚎声,他本就烦躁的不行。

    与他不同的是,走在身边的婆娘,在听到哭声后,当即就操着她那一身的肥肉冲进了院子,李兴山正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原路返回再去玩几把呢,结果院子里就传来了他那蠢婆娘的凄厉喊声。

    这一惊一乍的哭喊,特别是蠢婆娘嘴里嚷嚷着的手断了,让李兴山感觉不好!

    当即也顾不上去赌钱了,李兴山忙不颠的就冲进了院门。

    开玩笑,将来自己还指着老大养老送终呢,这倒霉孩子的手要是断了,将来不能给自己养老不说,还得自己养着,这怎么可以?

    “咋回事?咋回事?”

    惊惧不已的李兴山,当即一冲入院子来,嘴里就急吼吼的问着。

    黄兰花看到自家的男人来了,颤抖的伸手,指着坐在地上哭嚎不止,两只胳膊无力耷拉着的大郎。

    “孩他爹你看,你看呀,咱家大郎的两只胳膊都断了!也不知道是哪个挨千刀的天杀的,这般对我的大郎……”

    黄兰花就会骂骂咧咧,还是李兴山在看到自己大儿子的情况后,黑着一张脸,满脸的怒火的瞪着院子里的其他孩子们。

    “大郎你说,是谁把你弄这样的?”

    李兴山这般恶狠狠的吼人,使得院子里除了安羽宁以外的孩子们,都不由自主的抖了抖身体。

    特别是离大郎不远的大丫,整个身体都不由自主的颤抖着,可能是心里还惧怕着,站在前方的小杀才堂妹,所以嘴上也不敢吭声,只拿眼角不停的瞄向安羽宁。

    她都不敢说,二郎三丫就更不敢说了,而院子里其他的孩子们,可都是护着安羽宁的,自然也不会说。

    只有大郎,一边夸张的喊着痛,一边哭着告状。

    “是四丫,是四丫这个死丫头打断了我的胳膊!爹啊,爹啊,我疼死了!爹,你可得给我报仇啊!”

    随着大郎的话音落下,安羽宁当即皱眉,还不待她开口说什么呢,愤怒的李兴山当即两步上前,只差没有指着安羽宁的鼻子破口大骂。

    “好你个四丫,小丫头人不大,心肠却太歹毒!大郎可是你亲堂哥,你居然也敢下狠手的打断哥哥的胳膊?你这是要造反呀!你这是忤逆不孝!”

    切!无视面前恶心大伯的震怒,安羽宁嘴里碎碎念着。

    “胳膊不是没断么?再说了,要孝顺,我还没有听说过,堂妹要孝顺隔房哥哥的道理!”

    </br>

    </br>

    Ps:书友们,我是我若为书,

    </br>

    </b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