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不要小看任何人!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安羽宁不知道的是,这些肉黄招弟留了一大半,准备留着过年的时候吃,剩下的二十来斤肉,在第二天的时候,她偷偷的喊上了黄兰花,姑侄两人一大清早的扛着这二十来斤的肉,悄默声的背着家里人,送去了娘们的娘家。

    也因为这二十来斤的狼肉,可让黄招弟在娘家长了大脸,回来的路上,黄招弟还在心里琢磨着,虽然说二房的四丫头很渗人,架不住这丫头有本事啊!

    但凡以后,只要这丫头还能有好处往家里拿,那她黄招弟不介意认下这个孙女,更不介意哄着她玩儿。

    只可惜远在谭家学手艺的安羽宁可不知道,如若是她知道,也只能是呵呵黄招弟一脸。

    有了挣钱的动力在催促,次日一大清早的,安羽宁领着哥哥姐姐,还有小地主顾长年练完功夫以后,挥别了他们,自己一个人屁颠屁颠的朝着谭家跑。

    不为别的,只因从今天开始,她就要跟着谭有财夫妻俩一道,学习硝制皮子的手艺了。

    当然了,在学习硝皮子之前,还是有很多准备工作要做的。

    望着欢快的蹦跶进门来的安羽宁,谭有财没多说什么,而是直接去屋里头,取了自己打猎的武器,出屋来后就要领着安羽宁出门。

    才进门来的安羽宁,望着全副武装的便宜师傅谭有财,听着他嘴里的招呼声,安羽宁此刻人还是懵逼的。

    不是说好了,让自己来学硝皮子么

    怎么她前脚才进门,脚板心都没踩热谭家的院子,后脚这位真汉子的有财叔,就要提溜着自己出门去

    走在前头的谭有财,已然走出了好几步,人都到了大门口,却始终没发觉,身后的小丫头跟上来,忙就回头望着她。

    看到安羽宁疑惑不解的眼神,谭有财哈哈的笑着解释。

    “小丫头,走啊!趁着天还早,叔带你上山去打两只兔子来家,等把兔皮剥下来,那玩意才好拿来给你练手。还是说,小丫头你想拿你那四块狼皮练手如果你那宝贝狼皮,要是被你自己个玩坏了,叔可不待赔的哦!”

    出于对面前这个小丫头的喜欢,谭有财肆意的开着玩笑,不仅如此,他还故意拿那四张狼皮吓唬安羽宁。

    只可怜惜财的安羽宁,当即还真就被这五大三粗的便宜师傅给唬住了,她哪里知道,这便宜的师傅,早就已经亲自动手,帮她把四张狼皮都硝制好了呢

    出于对狼皮的宝贝,安羽宁赶紧迈步跟上,脸上洋溢着讨好的笑容。

    “有财叔,您真是太英明了!您等着啊,我马上回家拿武器,这就跟您上山打兔子去,您等着我啊……”

    奔到谭有财面前秃噜完这一大通,安羽宁这才迈着她的小短腿往家里奔。

    唉!比起去糟蹋四张贵重的狼皮,她自然还是乐意,跟着这位有财叔上山打兔子的哇!

    可怜她这个惜财的铁公鸡,伤不起啊!

    一边朝着家里飞奔,安羽宁一边还在心里感慨着。

    冲到了家里,直接回了自家的东厢房,拿到了自己的小弓箭与箭囊后,安羽宁背着弓箭腰挎箭囊,张嘴跟屋里的娘亲何念娘打了声招呼,人就跟旋风一样的跑出了家门。

    站在村后山进山入口小路边的谭有财,看这朝着自己飞奔而来的安羽宁,面上划过一丝笑意,嘴上却在嫌弃安羽宁动作太慢,怼的安羽宁直在心里给他曲手指。

    可能咋办呢现在是自己有求于人。

    安羽宁嘴里小声的嘟囔着,也不去跟这个外表刚硬,内心二逼的便宜师傅计较了。

    跟在谭有财身后,为了转移注意力,安羽宁就起了个话头,跟谭有财闲聊起来。

    “有财叔,今天咱俩进山打兔子,要是能再让咱们遇到大猎物就好了,咱们又可以干一大票!”

    “你个小丫头,人不大心倒是不小!还干一大票呢!先不说咱们做猎人的,不可能次次都有好运气,能遇到大家伙,就只说哪怕咱们能回回都遇上,都能猎到,那也不一定能卖出去呀”

    “为什么卖不出去有财叔您可是老猎人了,又有手艺、有门路……”

    安羽宁想说的是,这位便宜师傅可不比自己,自己是没根基也没经验,更是没有好手艺,所以她的猎物滞销还能理解,照道理来说,像有财叔这样,专门靠打猎为生的猎人不可能呀!

    安羽宁才在心里琢磨呢,走在前头的谭有财突然停下脚步,回头笑看着安羽宁。

    “你个小丫头,想的倒是挺美的!如果真像你说的这样,我们这些老猎人有手艺有门路,猎物不管什么时候都能卖出去的话,那你有财叔我家里眼下还能这般穷”

    说着话的同时,谭有财还摇着头,看着眼下被白雪覆盖的山林感慨着。

    “傻丫头,先不说咱们做猎人的,先得拿性命在山里博生路,并不是一直都能一帆风顺的。就只说咱们这栗县,能吃得起野味的人就那么点,饭馆客栈也都是固定的那几家,前几天,咱们才送了一只野猪去饭馆,不管怎么说,也得让这饭馆好好消化消化不是便是我们有天大的好运气,哪怕日日都能有好收获,那也得有地方能吃得下才行啊!就光凭咱们这困顿的栗县,凭着栗县周围的这些个小镇子,咱们还是歇了这个心思的好!”

    听到便宜师傅侃侃而谈,安羽宁明白,并深刻的认知到了,这就是供大于求的道理,其实当地猎户跟自己面临的问题也是一样的,所以说,还是贫穷限制了发展啊!

    安羽宁在心里无限感慨着,没等她感慨完,边上的谭有财又接着道。

    “再说了,咱们要是天天把好东西往县城里送,那东西多了就不值钱了。本来咱们的猎物,就不怎么能卖上价格,如若你天天送,那些买家指不定还以为,咱们弄这些野味轻松的很!如此,他们自然就会死命的压价,那咱们可损失不起。而且小丫头啊,咱们得让那些有钱人,那些个买家知道,咱们手里的货物也是极难的的好东西,不是什么时候都能有的,这可是稀罕物!所以这大猎物,咱们要是有本事的,个把月弄上那么一回也就足够了……”

    这番话,便宜师傅说的特别有深意,在安羽宁听来心里却感慨万分,甚至不停的在脑子里飘过一串感叹号!

    窝草,窝草!窝草草草……

    感情的,谁也不是笨蛋呀!

    而且更加是不能小瞧这些,面上看着孔武有力无脑子,只靠武力吃饭的猎人们啊!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