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引发‘战争’的狼皮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洗干净了自己,安羽宁一边嘴里笑眯眯的跟兄姐道谢,一边脱鞋爬上炕去。

    说实在的,其实她是爱死了像眼下这样,每当自己回家来的时候,她的哥哥姐姐们,就会特别贴心的,给自己端上热水来让她洗漱,这种温暖沁人心脾!

    心里美滋滋的,安羽宁爬到南炕尾端的炕琴前,一边逗弄着自顾自玩着自己手指的弟弟,一边跟何念娘说话。

    “娘这四张狼皮子,麻烦您给自己跟我爹,还有哥哥姐姐跟小六郎做身衣裳,要是不够也没事,最近我都在跟有财叔学硝皮子,等我学会了,我就打了猎物,硝好皮子再补上。”

    “不做!”

    气头上的何念娘,看也没看熊闺女,自顾自的做着针线活,嘴里硬邦邦的回答。

    “为什么呀娘”

    安羽宁不解,也没有收回那正在作恶,不停挠着弟弟下巴软肉的手,只是望着自家亲娘要答案。

    炕上的何念娘被小闺女看的心软,可她不能说,这么好,这么珍贵的狼皮子,既然是小闺女自己打来的,那自然合该是小闺女自己的呀!

    不好好的留着给孩子当嫁妆,用来给他们做衣裳这算什么事

    他们都没有养过孩子一天,孩子不怪他们这没用的爹娘也就算了,先前都已经占了孩子的大便宜了,眼下他们怎么还能够

    不成,绝对不成。

    眼下自己夜以继日的忙着做针线活计,自家男人卯足力气的东奔西跑,不就是为了挣钱给孩子们花,挣钱给孩子补回嫁妆么所以这狼皮,绝对是不能给他们糟蹋了!

    得亏眼下安羽宁不知道亲娘的心思,不然她非得跳脚不可!

    什么是她自己的什么是准备嫁妆她还小啊好不好!

    安羽宁鬼精,知道爹娘的软肋,既然自己拿出了这皮子,她就不准备再收回的!

    当初打狼的时候,嘱咐有财叔特意留下这狼皮的时候,她就是打算给家人做保暖的新衣服的!

    当即安羽宁态度坚决,“娘,我不管,反正狼皮交给你了,你就得给大家做新衣服,不然我哭给你看哦!”

    “哭给我看呵呵呵……哭吧,哭吧!你个小丫头,还学会威胁娘了啊,可把你能耐的!告诉你,新衣服没有,娘就不做!”

    “娘为啥呀,穿新衣服不好吗再说了,您看我爹,天天出去跑去做活,大冷天的多冷啊!还有我哥哥姐姐,还有您跟弟弟,你们都没有一身好衣裳,大冬天的做活计多冻人,我这不是想让你们穿的暖和些吗”

    安羽宁的一番话说来,除了眼下,她正在逗弄的小屁孩六郎不明所以,屋子里的其余四个都明白了她的心意,也正是因为明白,他们才会越发的感动。

    李兴田叹了口气,屁股挪过来坐到安羽宁身边,大手揉了揉安羽宁的脑袋,语重心长的解释。

    “四丫啊,咱们是寻常人家,没有天天穿新衣服的道理!再说自打你回家来,家里的日子都不知好过了多少,不说借着你的光,咱们屋里天天都能吃好的,就只说眼下我们穿的衣裳,那可不都是你弄来的好衣裳么穿在身上可暖和了!要是放在以前,这样的日子我们敢都不敢想,这些可都是沾了咱四丫你的光!既然有吃有穿,咱们为啥还要做新衣服四丫,咱们庄户人家,眼下这样的生活就已经很好了。”

    老爹语重心长的话,她也不是听不进去,可她明明有能力让家人过的更好,她不知道亲人们为啥还要拒绝。

    “可是,爹……”

    “好了,别可是可是的了,喊你爹也没有,我就是不给你们做。这么老好稀罕的皮子,拿来给我们做衣裳,简直就是白瞎了!如果你要是想要,也行,娘单独给你用这皮子做一件,至于我们跟你哥你姐你弟根本不需要!”

    何念娘打断了安羽宁还待再说的话,坚定的表示完自己的立场,人就没再看安羽宁了。

    自顾自的坐会到刚才的位置上,捡起炕桌上未做完的针线活,就着昏暗的油灯又开始忙碌了起来。

    自家这小闺女就是个手松心软的,可不能继续听她忽悠,与其跟她争辩,她还不如好好的做针线活呢!

    要知道,自己可是好不容易,从货郎手里要了这些活来做,为此她还足足交了三十个钱的押金了。

    只要她把手里的这三十个荷包做完了,待到货郎再来的时候,她就可以把这三十个荷包换成钱,除了拿回自己的押金外,她一个荷包还能得两文的工钱呢!

    她眼下可没闲功夫高跟闺女顶牛,她还得好好挣钱养孩子们呢!可不能耽搁时间!

    安羽宁看着她娘麻利的动作,内心其实是无语的,她的亲娘哎,倒是还来跟自己讨论一下,这些狼皮的去处啊!

    看到身边小闺女黯然失色的眼神,疼孩子的李兴田随即来了句。

    “这狼皮可是好东西,裁剪开来做衣裳的确的浪费了,要不然这样,四丫啊,咱们把这狼皮收好了,将来留给你们姐弟妹几个当私房,不管你们是用来做嫁妆,还是用来讨媳妇,或者是没钱的时候,拿去换钱应急都是可以的哇!而且你们四人一人一张,很公平呢!你看呢”

    得得得,亲娘不配合,老爹也拒绝,她还能说什么呢只能是无力的点头啊……

    见到小闺女配合,不再念叨着拿好东西糟蹋做衣裳了,李兴田忙笑呵呵的把炕上的狼皮卷吧卷吧,手脚麻利的,把狼皮给放到了炕琴的深处收藏了起来。

    看到那差点引发了‘家庭战争’的狼皮,最终被深埋在破炕琴里,安羽宁的内心是悲愤的!

    哎,还是家里太穷了啊,要是他们家财万贯,爹娘又怎么会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呢

    不过说到吃,安羽宁立刻转移了注意力,忙爬到东边炕沿上,把妮婶婶给自己的陶钵给拖到了炕中央。

    “爹,您家来还没有吃饭了吧哥,姐,小六,你们想不想吃肉”

    好家伙,一听到肉,刚刚脱离安羽宁魔掌的小六郎,忙就兴奋的吆喝起来,“肉肉肉,吃吃吃!”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