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媲美三藏的话唠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不待二丫数落完,头皮发紧的安羽宁急忙打断二丫的训话,还故意转移话题。

    被打断了二丫可不吃她这套,不客气的瞪了眼讨好自己的妹妹,单手点着某人的额头。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是在给我转移话题,哼!给我老实的把东西放下。”

    “哦。”

    见姐姐不上当,安羽宁只得无奈的摸摸鼻子,老老实实的听从姐姐的吩咐。

    看着发飙的姐姐,听着她不停的数落,安羽宁内心的‘悲伤’逆流成河!

    她忙给身边的哥哥三郎,递过去求助的眼神,可惜也跟着生气的三郎,便是接收到了老妹求助的眼神,他也理所当然的全当没看见。

    在三郎看来,这个不听话的妹妹,也该让她张长记性了,不给她点教训呀她能上天!

    都说好了,洗衣裳这样的活计,明明就该是他们当哥哥姐姐们做的,她一个小点点的妹妹,没事抢着做干啥

    该!姐还是骂轻了!

    没了哥哥的后援,直到二丫教训的口干舌燥了,她才饶过了安羽宁这一回。

    招呼着三郎把柴火送进了窝棚后,二丫才亲自锁了门跟三郎一道,抢过安羽宁背上背着的背篓,提溜起她脚边的水桶,直接架空了安羽宁的权利,拉着她指路往水井进发。

    一边走,安羽宁一边喊完了。

    感情就因为自己的一个念头,她的好兄姐,眼下便是连自己提水的权利都要剥夺了吗

    一路去,从打水洗衣,到洗完衣裳提水一路回,自家老姐一直都在不厌其烦的念叨,惹得安羽宁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老姐吩咐的话她一定得听。

    经此一役她算是弄明白了,家里最最不能得罪的不是爹娘,而是面前这位看着爽利,如风一般的泼辣姐姐二丫啊!

    不为别的,就为了这货是足以堪比,大话西游中话唠唐三藏的货色啊!不,是比唐三藏还能念叨的主啊,简直就是话唠的祖宗!

    莫名的安羽宁下意识的回头,望向身后的哥哥三郎。

    她觉着吧,要是自家姐姐这性子脾气,能分点给哥哥就好了,起码也能中和一下不是

    姐弟妹三人回来的时候,老爹跟三叔也都回到了窝棚,此刻老爹也不在屋里暖和,反而是站在窝棚门口撑着头张望,不难看出,老爹这是在等他们归来。

    想想也是,窝棚里放着他们带来的东西,看到三个背篓,想来老爹就知道了这是他们来过了,关心孩子的他这会在窝棚外等待,想来就说得过去了。

    晚上,二丫安羽宁姐妹二人大显身手,给一屋子的人做了顿丰盛的夕食,主菜自然是安羽宁卖不出去的腊兔子。

    这玩意虽然如今不好卖,其实滋味是很不错的,在安羽宁的坚持下,二丫炒了整整一只,可把一窝棚的人吃的满面油光。

    短暂的相聚是快乐的,但是相聚过后,一家人自然就得从新投入到生存的奋斗中去。

    为了能占个好位置,次日一大早的天不亮,安羽宁就起床了。

    简单的做了一锅疙瘩汤,大家都吃过了早饭,出门前,安羽宁被老爹李兴田叫住了。

    今日他跟三弟接了一家盘炕的活计,中午肯定是不在窝棚里的,孩子们卖过腊味后,要趁着天早往家赶,想来待会分开后,今天他们是碰不上面了。

    既然如此,李兴田就打算,把这几日做活的钱让孩子带家去,当然了,自然还是按照原样分成了三份。

    先除去交给上房的钱,剩下的部份他跟三弟平分,然三份钱都带回去后,除了属于三弟的那份钱,李兴林拜托安羽宁交给他媳妇周花枝外,李兴田的这一份,跟交给上房公中的那一份,暂且由安羽宁全部带回,都先由何念娘收着。

    钱要给上房,自然是不能每次分开给,要给也是等他们结束了活计回家后,他再一把去交,这是李兴田早就决定好了的。

    安羽宁接过老爹递过来的钱,当即表示知道,收好了钱,背起自家的大背篓,招呼着同样背起空背篓的兄姐一道,挥手告别了老爹与三叔,急忙的就往街面上去。

    没办法,县城赶趟来城里的人不少,他们得赶紧占好位置去。

    安羽宁他们赶到主街的时候,街面上已经有不少人影,很多县城居民们也已经开始出摊了。

    安羽宁千挑万选的,拉着兄姐走到了一处显眼的位置,占据了一块小小不到一平米的地方。

    跟旁边卖粗瓷陶器的老板小哥打了声招呼,安羽宁就忙活开来。

    取了张油纸布,仔细的把背篓中的腊味一一取出,腊肉码一堆,腊兔子码一摞,至于腊鸡自然又是另外再单独码放一摞。

    把售卖的货物都分门别类的码放好,安羽宁与二丫三郎一道,一屁股坐在了摊位后头,人家店铺屋檐下的石坎上。

    这会天还没有大亮,赶趟的时辰尚早,还不到上客流的时候,他们自然是没什么生意的。

    要等到待会天色大亮了,赶趟的人渐渐的汇拢到街上的时候,那时才是他们卖货的好时机。

    天色渐渐放亮了以后,安羽宁姐弟妹三人没等到上客,反而是先等来了收摊位管理费的公差。

    在二丫与三郎不解的眼神中,安羽宁依照老规矩,老实的交了十个钱的摊位费,这才送走了孔武有力的公差大人。

    对此二丫颇有不解,“妹啊,为什么在县城摆摊要交钱啊咱们在镇上摆摊都没交过钱。”

    对于姐姐的疑惑,安羽宁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能道了句这是城里的规矩,人人都要交的,才算是勉强打发了抱有疑惑的兄姐二人。

    她不能说,这县衙开着,里头的人就要吃饭,国家给的俸禄就这么多,公门里头的人,有几个是真正清廉刚正不阿的大家不都是想尽办法的捞外快么

    她一个人的力量有限,便是再厉害,她也不至于会蠢的去挑战,这个时代中固有的黑暗。

    再说了,别小看了这摆摊的税收,一年下来也能养活县衙不少人了!

    对此安羽宁只能是安慰自己,反正在现代,尚且还有城管管着不给摆摊,如今人家给你摆摊,无非就是收点摊位费罢了,如此还过多计较什么呢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