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第一百九十七章 都瞄着她兜里的钱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爷,奶,大伯,大伯娘,我自小待在镖局,对于这跌打损伤、接骨再续,我都有接触过,不然我先给大伯看看”

    “不!不用你!哎呦……”

    安羽宁话音才落下,躺在炕上的李兴山激动了,指着安羽宁就是不让她上前。

    在李兴山想来,让二房这个小杀才来给自己接骨治伤,这不是开玩笑嘛

    先不说这死丫头是个性子毒的,光只说她这屁大点的年纪,说什么会接骨疗伤这不是在说大话吹牛吗

    谁知道这死丫头,是不是想趁机折磨自己必然不能让她碰自己啊!

    “你个小丫头屁颠大,吹什么牛皮!哎呦,哎呦,爹啊,娘啊,你们可不能犯糊涂啊,哎呦,哎呦……你们给我请大夫,哎呦,请大夫啊!可不能让这死丫头碰我!哎呦,她知道个啥呀哎呦,哎呦……”

    因为身体的疼痛,再加上刚才的言辞激动,李兴山更是疼的冷汗直冒,要不是怕小杀才动自己,他也不至于会如此。

    此刻已经软瘫在炕上,面色惨白,疼的自己恨不得死一死的李兴山,心里更加记恨安羽宁了。

    安羽宁则是无语好笑,在看到恶心大伯的反应后,她自觉的退后也不出声了。

    既然这货把她难得的好心当成驴肝肺,那她还充什么能当然是看戏呀!

    看到这情景,老阴险李昌连犹豫了半响,看了看家里这个小杀才,最终才做出决定。

    “老二老三都不在家,老大伤的不轻,这样吧,老大家的,你带上大郎大丫连夜出门去镇上,先把镇上的大夫请来家给老大看看,等大夫看了以后再做决定。”

    这样安排也是不得已的办法,可架不住黄兰花与大郎大丫心里不乐意啊!

    外头天这么冷,还大半夜的,此去镇上可不近,谁知道路上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他们不想去。

    “那个爹啊,大郎年纪还小呢,我一个妇道人家,也不好半夜出门去啊!而且这大半夜的,天还这么冷,人家大夫还不知道愿不愿意来呢!”

    反正说了半天,黄兰花就是一个意思,她不想去。

    支吾着,黄兰花立刻看向安羽宁,指着角落中的她,顿生鬼主意。

    “爹,四丫那么厉害,还混过镖局,不然让她去?爹娘,你们看咋样”

    莫名被扯进了战火圈中的安羽宁,简直被这紧要关头长脑子的货给气乐了,什么叫让她去可美的他们!

    很不开心的安羽宁顿时冷下脸来,叫回头看她的老夫俩,连连打了个哆嗦,而疼的有气无力的李兴山,看到自己妻儿如此模样,本是想跳起来打人的他,因为身体的伤痛实在过重,也只能是愤恨不甘的瞪着妻儿,只想着等自己好了以后,绝对要好好教训教训他们,让他们知道什么是天!

    李昌连叹气,这懒蛋儿媳妇是自己与老妻选的,自己种的因果,他们自己得扛着啊!没得让另外两个媳妇看笑话,不然以后脸咋办

    犹豫了半响,李昌连拍板。

    “不然这样,等天亮了以后,你们直接送老大去县城看大夫,正好老二老三在城里,到时候也能搭把手。至于眼下,老大家的你们都不要动老大,夜里好好伺候着,等天亮后大郎去二祖爷家借牛车,到时候你们就带着老大出发去县城。”

    “哎哎,成。”

    有当家做主的人安排,屋里的人顿时没话说了,黄兰花面上也表示服从这个安排。

    安羽宁眼看着这场闹剧就要散了,忙就拉着自家哥哥出门返回自己的屋里,丝毫不去顾及接下来的事情。

    而走慢了一步的三婶周花枝,自然是被黄兰花给喊住了,直接就吩咐她去烧水。

    出堂屋前,安羽宁下意识的回头,看着那脸带凄苦,自己却不知反抗拒绝的三婶,她勾唇笑笑,然后头也不回的掀了门帘子出屋。

    回了自己的屋里,把事情简单的跟娘汇报了以后,安羽宁与三郎就分别上炕休息了。

    本以为没自己什么事情的安羽宁,在次日一大早天才蒙蒙亮的时候,自己就又被吵醒了。

    打着哈欠,安羽宁偏头看到自家娘亲正在关门,她随即撑头就问。

    “娘,怎么回事”

    何念娘关好门,自己一边穿衣裳,一边回答。

    “哦,也没事,刚才三丫来喊我,说是你爷奶让咱们去上房一趟,说是你大伯他们要出发去县里看大夫了。”

    恶心大伯去县里就医,就去县里就医好了,这不是昨个晚上就商议好的事情吗眼下一大早的,来喊他们算是怎么回事

    可既然住在一起,很多事情是无法避免的,为了以防待会娘去了上房会吃亏,安羽宁也睡不住了,赶紧一骨碌的爬起来,忙着穿衣服。

    “娘,我陪您一道过去看看。”

    有她在,她倒是要看看,谁敢不长眼。

    上房东屋,安羽宁娘俩来的时候,收拾好的黄兰花正抱着黄招弟哭诉,看到何念娘母女出现,黄兰花这才收了收眼泪,面露欣喜的奇异表情。

    “二弟妹,你来了”

    何念娘心有不解,面上却不动声色的点头。

    “嗯,我来看看,大嫂,大哥如何了”问候完黄兰花,不待对方回答,何念娘又转眼看着李昌连与黄招弟,继续问道:“爹,娘,你们让三丫喊我来有啥事”

    有事当然是有事啦!

    刚才临到大儿出门去县城看伤时,黄兰花这个懒蛋子就伸手问自己要钱了,对于钱这个玩意,自来她黄招弟都只有进,没有出的道理。

    加上这段日子被安羽宁哄着,她更是莫名看清了一些形式,此刻对于以往最疼爱的儿子要花钱,黄招弟还是肉痛了,根本不想拿钱出来了。

    再来,刚才大儿嘴里嚷嚷着,这些日子二房几个小崽子在外头挣了大钱,小杀才手里老有钱的话,这让黄招弟瞬间心动。

    这小杀才厉害,虽然自己也很是惦记她手里钱,但更重要的是,她也很怕这坑人货啊!

    眼下事出紧急,而且又不是自己要问她拿钱,而是大房要问她拿钱,到时候哪怕小杀才发火,想来也不能冲着自己来吧

    心里有这样的打算,黄招弟就指着黄兰花,嘟囔着,“四丫啊可不是奶问你要,是你大伯母!而且咱们家里是个啥情况,想来你也清楚,我跟你爷都老了,哪里能挣到钱?此番你大伯伤的重,你大伯娘又是个手里有缝的,兜里比脸还干净,你看你……”

    她看什么看这些极品,难不成是把主意打到她身上来了这是想跟她要钱

    开玩笑啊,这是!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