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第一百九十八章 我给你才是你的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奶你想说什么”安羽宁是笑非笑的盯着老妖婆,接着道:“奶,咱们家可是还没分家呢!家里所有人挣的钱,那可都是交给了您保管的。眼下大伯要用钱,难道不是应该公中出我一个小孩子家家的哪有钱您问我要也不成啊!”

    “谁说你没钱先前你大伯醒着的时候都说了,你有钱,你就是有钱!你们二房几个小崽子,都背着家里人在外头挣钱呢,公中可没见过你交过一文钱,你咋地就没钱啦”

    自己的话音才落下,对面的懒蛋大伯娘就激动的跳了出来,只差没指着自己的鼻子喊话了。

    安羽宁面色立刻冷了下来,面容不善的盯着面前叫嚣的老母鸡。

    这人好胆!看来自己的手段还是轻了些,让这货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啊!

    对这样的一群极品,想来讲不通道理是行不通的,只有谁的拳头硬,那才是真理。

    安羽宁阻止了想要上前维护自己的母亲,冷飕飕的看着屋里的众人。

    “爷奶,大伯娘,想来你们是忘了,我叫安羽宁,姓安不姓李!先不说我没有钱,即便是我有钱,那关你们个屁事我安家的钱,我安羽宁挣的钱,凭什么给你们花便是说到衙门里,也没有这个道理!”

    冷冷的说完,安羽宁是笑非笑的扫视屋里的人,眼神看向李昌连老两口继续道。

    “爷奶,这段日子我好吃好喝的孝敬你们,那是因为考虑到我爹娘是个孝顺的,身为他们的女儿,我当然也得有孝心,但是这并不代表了,是谁都可以蹦跶上来咬我一口!想从我这里拿钱可以,先问问我的拳头答不答应”

    看着面前的小杀才,把她那小拳头捏的咔咔作响,身为男人的李昌连还强撑着,可被安羽宁吓怕了黄招弟抵不住了,连忙摇摆着手对着安羽宁解释。

    “不是我,不是我,四丫啊,奶可什么都没说,都是你大伯娘,是你大伯娘问你要钱。”

    这个时候的黄招弟可顾不上什么脸面,更是顾不上什么侄女爱子了,这些外物,哪里有自己重要

    看着如此没骨气的老妖婆,安羽宁心里还是很满意的,这表示自己以前的成果还是很有成效。

    上前两步,盯着面前激动辩解的老妖婆,安羽宁自顾自的淡淡开口。

    “我安羽宁再好说话,再孝顺,那也得我自己先乐意。爷、奶,你们要记着,只有我主动给,那才是你们的,我不给,谁也崩打我的主意!谁要是不长眼的打我的主意,我会让他们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再有,我大伯大伯娘又不是无儿无女,想来也用不着我一个隔房的侄女来孝顺吧你们说是也不是”

    “是,四丫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胆子小的黄招弟,在安羽宁话音才落下后,都不等身边男人的开口,她当即就接话了,生怕回答慢了,这小杀才要爆。

    她会如此不仅是因为害怕安羽宁,更是因为根本不笨的黄招弟,自己心里也有一杆秤。

    家里小杀才不发火了,顺着她的毛摸了,他们老两口时不时的,还能得到这小杀才的孝敬,自打小杀才家来了的这些日子,比起以往都不知道要好过了多少倍!

    不说吃肉的次数明显增多了,不说他们老两口还能时不时的尝一尝,以前他们重来没有尝到过的糕点,光只说老二那个混不吝,眼下交给家里的钱都比以往多。

    孰轻孰重,他们老两口到底该站在哪一边她又不傻,怎能不知道

    不仅她知道,边上一直抽烟不啃声的李昌连,其实心里也明白,正是因为明白,刚才他才一直不说话,任由老妻去发挥。

    安羽宁看着老极品夫妻的态度,心里有底了。

    “既然爷奶如此明事理,想来这里也没我什么事情了吧那我跟我娘就先去忙了。”

    “去吧,去吧。”黄招弟松了口气,挥手打发安羽宁,而李昌连自然依旧是摆着那副脸孔不开腔。

    可怜的黄兰花,谋算了大半夜,一分钱没弄到手不说,还眼睁睁的看着安羽宁潇洒的离开,不甘心的她看了看炕上昏迷着的丈夫,又看了看老俩口,然后一屁股坐地上,开始拍着大腿唱戏。

    至于自己走后,老极品有没有给她钱,这些安羽宁就不关心了,眼下她关心的是,自己得赶紧去趟县里,把事情先跟爹他去通通气,可不能让他给大房的极品们剥削了才是。

    今日有事,去隔壁镇上卖艺挣钱自然是不可能了,安羽宁让亲娘跟兄姐他们在家好好呆着,自己则是全副武装的直接上了山道,匆匆赶往县城。

    进了城,安羽宁没在窝棚找到爹跟三叔,想来他们是做活去了,许不到傍晚不归来。

    不过自己都找不到他们,来城里的懒蛋大伯娘一行人,自然是更加找不到他们了,哪怕他们从三婶嘴里知道了窝棚的大概地址,安羽宁也不怕。

    趁着下午有空,自己手里的银钱充足,安羽宁逛了逛县城,采买了不少吃喝,想着半个月以后就要过年了,家里出了恶心大伯这档子事情,她这次带着爹他们归家后,也不愿意他们年前再来城里,所以过年的年货,她打算趁机全部都买好。

    猪豚肉安羽宁买了足足二十斤,鞭炮、糖果、糕点神马的,安羽宁也按照上辈子过年的经验,排除自己空间里有的存货外,其他必需品都买的足足的。

    直到花了差不多快有二两银钱了,检查着空间里那一大堆的年货,安羽宁才满意而归,去到窝棚等着爹跟三叔归来。

    傍晚的时候,李兴田与李兴林踏着夕阳的余晖归来,一进窝棚他们就看到了,正在给他们做晚饭的安羽宁。

    自从孩子们去卖艺挣钱后,除非轮到县城赶趟孩子们才会来外,他都好些日子没见过闺女了,这会见到突如其来的闺女,李兴田激动坏了。

    “四丫,你咋地来了”

    “四丫”

    看到满面灰尘狼狈不已的自家老爹跟三叔,安羽宁把手里拎着的锅盖盖上,望着亲爹笑眯眯的跟他打招呼。

    “爹、三叔,你们回来啦喏,边上铜壶里头我烧了热水,你们先洗洗,洗完了我们就开饭。”

    “好。”

    兄弟二人笑着点头,拎着盛满热水的铜壶就去洗漱了,随着兄弟二人洗干净自己,坐在小炕上开饭,安羽宁这才把自己来县城的原因娓娓道来。

    “爹,三叔,事情是这样的……”

    安羽宁一说完,李兴田兄弟二人就沉默了,还是安羽宁等不及了,忙就问:“爹,三叔,这事情你们打算怎么办”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