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第二百零三章 最后的救命稻草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顾长年有了打算,自己便下了车,吩咐了二保几句后,就打发他先行回家去。

    本来二保还不乐意,非要跟着顾长年的,还是在顾长年的坚持下,加上二保自己也想念担心奶奶,这才犹犹豫豫的应了。

    送走了二保驾车离开,顾长年理了理自己的仪容,笑着跟随着捕快往县衙而去。

    而目送案首大少爷跟随捕快离开后,顾家大宅的这个下人,这才转身急忙返回,他得赶紧的回去,跟管家禀报这个消息才是,另外还有……

    小厮望着二保远去的驴车,望着远去的案首大少爷,他的心里有些乱。

    顾家大宅几乎没有什么隐私,哪怕是奶奶院子里管的再严格,依然还是有风声漏了出来,想着两日前夜里发生的事情,这个下人的心里沉甸甸的。

    顾家,怕是要乱啊……

    两日后的下午,安羽宁在家中,跟在娘亲誉姐姐屁股后头制作干菜。

    正在厨房里给豇豆飞水的安羽宁,一手擦着汗,一手拿着藤条笊篱在捞锅里的豇豆。

    “安羽宁,安羽宁,你给我出来,出来……”

    就在她跟灶下姐姐说话的空档,外头忽然传来了一阵阵呼喊声,听声音安羽宁就知道那是顾长年,只是这货不是去府城考秀才去了么难道是考完回来啦

    嘶……也不对啊!

    今日这货的喊声,她怎么光听着,就觉着那么不对味呢这货大半月不见,胆子变大了呀!居然敢直接连名道姓的称呼自己了胆不小呀!

    安羽宁心里咕哝着,当即招呼着灶下的姐姐二丫,“姐,你帮我来捞一下豇豆,我出去看看。”

    “哎,好嘞,妹你去吧。”二丫放下手里的烧火叉,起身走到灶前来,伸手接过安羽宁手里的笊篱。

    安羽宁一边脱下腰间的围裙,一边往厨房外走,才出了厨房门来到院子里,她一眼就看到了,此刻被自家亲娘与哥哥扶着的顾长年。

    那货的状态看着不大对劲……

    在推搡拉扯间,满身酒气的顾长年,眼角的余光当即瞄到了出门来的安羽宁,当即也顾不得其他,急忙就想挣脱开何念娘与三郎的搀扶,人定定的朝她冲了过来。

    这两年间,顾长年日日坚持不懈的练功,有时候甚至比三郎还要刻苦,所以别看他眼下才十二岁,那身量却比三郎高出很多,而且身板也比三郎壮实,力气自然比三郎大。

    此刻加上他醉酒,心里又念着事情,在终于见到了救命稻草后,如将死之人一般的顾长年,如何不会拼命的上来抓住

    因为心里的信念,才叫他脱离了何念娘与三郎的搀扶,直勾勾的冲过来,紧紧的抓住了安羽宁的胳膊。

    “安羽宁,我找你,我有话跟你说,对!我有话跟你说……”

    看着面前酒气熏天,嘴里反反复复的人,安羽宁嫌弃的摇摇头。

    眼下家里忙的很,自己哪里有时间陪他玩

    为了以免这货打搅自家人,也不想让别人看笑话热闹,更是因为此刻顾长年这家伙明显的不对劲,安羽宁一手扶着喃喃自语的顾长年,一面还对快步走过来的亲娘说话。

    “娘,顾长年这家伙喝醉了,您跟我哥先忙着,我送他家去后就回来,别担心我。”

    “四丫,要不还是让你三哥去吧”眼下孩子大了,再过两年,小丫头都能说亲了,身为母亲的,哪里能让自家姑娘去送男子

    安羽宁也知道母亲担心的是什么,可看着身边那死死抓住自家胳膊的手,她叹气。

    “算了,就他眼下这样,我哥也背不动他,还是我去吧,娘您放心,我有分寸的。”

    “那行,四丫你把他送家去就回,别耽搁。”

    听得小闺女的保证,看着孩子真能明白自己所担忧的事情,何念娘也只能是勉强点头。

    得了母亲的允许,安羽宁嫌弃的看着身边的顾长年,想了想干脆伸出刀手挥下,一个刀手把这货给砍晕了不说,她还嫌弃的如老鹰抓小鸡一般,轻松的提溜起了顾长年出门。

    为了怕人说闲话,安羽宁没有走去下坎村的大道,反而是提溜着这货上了偏僻无人的小路。

    等她提溜着顾长年到了下坎村,顺利的进入顾家祖宅,安羽宁莫名发现,今日的祖宅不对劲,它静悄悄的……

    熟悉顾家祖宅格局的安羽宁,一路顺利的把顾长年提溜到了他的书房,把人一把丢到了临床的炕上,本欲转身就走的她,看着炕上一身酒气的某人,心里叹了口气,准备出门去找人伺候这货。

    可让安羽宁疑惑的是,她逛遍了整个顾家祖宅,从后院到前院,从厨房到马房,就是没有看到人。

    没有慈祥的莫嬷嬷,没有总是看自己不顺眼的二保,谁都不在,整个顾家祖宅都显得那么寂静……

    毕竟接触了两年的时光,顾长年这个家伙也帮助了自己许多,这样的情况下,她也做不到袖手旁观,便只能认命的打了盆水,准备去伺候那个醉鬼。

    拧了帕子,粗鲁囫囵吞的给顾长年擦了把脸,炕上的顾长年当即幽幽醒来,睁眼看到安羽宁的时候,他人有些怔愣。

    安羽宁看着他这幅模样,心里疑惑,嘴里却忍不住老妈子的碎碎念起来。

    “顾长年,你不是去考秀才了吗怎么一回来喝这么多酒二保呢还有莫嬷嬷呢他们都由着你喝……”

    “呜呜呜……”

    安羽宁低着头,给顾长年粗鲁的擦拭着胸前的脏污,说着说着,她的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低,直到低着头的她,耳边听到某人如幼兽一般委屈无助的哭声,安羽宁嘴里的问话与数落全都哑然了,手里擦拭的动作也猛地停了下来。

    “呜呜……安羽宁,我娶你当媳妇吧?再不然,安羽宁,我给你当赘婿也行!”

    不等安羽宁反应过来,身前的人猛的坐起身来,直接一把抱住她,呜咽过后,这人嘴里还说着她根本就听不懂的话,但是这番话,可把安羽宁吓出个好歹来。

    艾玛呀!就她跟小地主眼下这般年纪,在现代都还是小学生,是祖国的花骨朵啊!结什么婚当什么小媳妇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