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 天要亡我便逆天!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顾长年,你特么的是不是有病今天起床没吃药了吧”

    顾长年眼眶通红一片,也不知是哭的还是激动的,冲着安羽宁怒吼,“我没病,不需要吃药!”

    “没病你发什么疯”安羽宁怼的毫不客气!

    是啊,没病他发什么疯没病他发什么疯!

    “呵呵呵……我发什么疯我没疯……呜呜呜……”

    是的,他没疯,他只是害怕,对的,是害怕!

    正是因为害怕,所以他才会如此狼狈急切的,想要来抓住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想以此来证明,重来一世,自己的努力是有用的!

    被安羽宁挣脱开怀抱,被安羽宁毫不客气的喝骂,顾长年脸色再度变的很奇怪,似悲似喜,似颠似狂,嘴里呜呜的悲鸣着,看得面前的安羽宁心里直发毛。

    安羽宁伸手推了推面前哭的狼狈悲凉的某人,语气带着关切,“顾长年,你没事吧”

    他想没事,想一点事都没有!

    可他没事吗不,他有事!

    “安羽宁,唯一疼我爱我的莫嬷嬷走了,二保也走了,他们都不要我了,都不要我了!”

    茫然的顾长年一边流泪,一边低喃着,两手紧紧的抓住安羽宁的手肘,语气带着急切与无助。

    “安羽宁,好四丫,你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假的对不对莫嬷嬷没死,二保也没死,我也没死,不,我也没重活对不对所以这一切都是假的对不对明明我已经很努力了,我想要保住他们的性命的,可为什么,偏偏是我?这辈子偏偏是我把他们送上了绝路啊安羽宁,你告诉我啊,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

    顾长年语无伦次的话,听得安羽宁莫名其妙中带着心惊。

    一时间,因为担忧这人嘴里刚才说出来的,关于莫嬷嬷、二保死亡的话让她骇然,由此,她下意识的忽略了顾长年嘴里爆出的真相,只顾着担忧而又急切的盯着面前魔怔了的人。

    “顾长年,你到底怎么啦还有,莫嬷嬷跟二保他们怎么啦你倒是把话说清楚呀!”

    说清楚,你让他说清楚什么

    能让他说,就在四天前,他失去了疼他爱他的莫嬷嬷吗

    能让他说,就在两天前,他失去了这辈子唯二关心他二保吗

    能让他说,就在今天,在他得知这辈子自己想要极力保护的莫嬷嬷与二保,他们都同时失去了性命的时候,他这辈子所有的坚持与信念,全都在一夕之间化为了泡影了吗

    是他,是他,是他今日亲手埋葬了他们,埋葬了这辈子自己所有的努力与坚持!

    他都打算好了的,他明明都打算好了的……

    他要改变莫嬷嬷的命运,要凭着自己的努力去保护她;

    他要改变二保的命运,再也不会像上辈子那样,让他为了自己,而成为了胡狄锅中的两脚羊。

    为了这个美好的愿望,他把自己献给了黑暗身染黑色,无所不用其极的在谋划顾家,谋划出路。

    他不惜一切代价,不惜成为阴险小人去接近面前的人,去欺骗她,只是为了在乱世来临的时候,能给自己想要保护的人,争取到最强有力的保护。

    可惜,最终等待他的结果,却是莫嬷嬷依然惨死,二保为了给嬷嬷讨回公道,被继母那个贱人栽赃陷害,最终憋屈的死于乱棍之下。

    他好恨!他恨自己为什么要想着报复?为什么要想着今后的路好走,去选择了考取秀才,来跟渣爹贱人正面对抗。

    如果他能委曲求全永远示弱的话,是不是家里的那个贱人,就不会因为忌惮自己,从而拿莫嬷嬷的性命来要挟自己

    如果没有贱人有目的的要挟为难,那莫嬷嬷怎么又可能,会最终选择撞柱而亡来保全自己?

    如果没有莫嬷嬷的死亡,那二保又怎么会在找不到嬷嬷后,不顾性命的独闯县城顾家,为了给奶奶讨个公道,从而惨死在了贱人的手中

    他为什么要去赴县令那什么鬼宴席为什么他明明会喝酒,这辈子的身体却偏偏不甚酒力

    他为什么会喝醉他为什么不能嬷嬷需要他的时候及时赶回为什么在二保需要他的时候,他偏偏醉的跟只猪一样的躺在县衙的客房

    都是他,都怪他,是他无能,是他错了!大错特错!

    顾长年悔恨的抬手抹去眼角的泪水,不甘的抬头看着窗外的天空。

    是贼老天啊!都是贼老天!

    既然叫他重来了一世,为何偏偏要否认自己全盘的努力

    既然叫他重来了一世,为何偏偏依然要让嬷嬷与二保走上绝路

    既然叫他重来了一世,为何偏偏眼见着自己有能力抗衡报仇的时候,要给他迎头一击

    哈哈哈……这算是什么

    是老天在警告他吗警告他,历史不可违,该死的必须死吗

    无论他有多么努力的去改变,去防备,却当真一丝一毫都不能动摇吗

    那是不是说,无论他如何挣扎,哪怕重新来过,他依然必须要死,必须要凄苦无助不甘的去死?

    他任然无法报仇,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渣爹与贱人,带着他们的外室子逍遥快活

    不!他不甘心,他不甘心啊!什么天意不可违,都是狗屁!

    人要亡我,我便灭人!天要亡我,我便逆天!

    急切想要证明自己重活一世意义为何的他,急切的想要抓住救命稻草的顾长年,在亲手埋葬了莫嬷嬷与二保的那一刻,在他们的坟头喝光了祭酒的那一刻,无助的他只想到了安羽宁,想到了他最后的心灵寄托。

    其实他不怕死,只是怕死的时候,还没有给两辈子的自己报仇!

    其实他也不怕痛,只是怕再度经历那种如临地狱的挣扎痛苦!

    所以他来了,在希望破灭之前,他来了,来找大靠山来了!

    至于找到了安羽宁后他想干什么?想要急切的证明些什么?其实矛盾的他,连自己也不知道……

    因为不知,才会无法思考,才会语无伦次。

    睡吧,睡吧,也许睡过去了以后,他的心就不会再难受、再痛苦了……

    眼看着本还紧抓自己不放的某人,猛然间仰趟倒下,眼看着这货莫名的紧紧闭上了双眼,眼角还挂着泪珠在晃动,安羽宁急了,使劲的摇晃着某人。

    “顾长年,顾长年顾长年,你先别睡,你先给我吧话说清楚!莫嬷嬷与二保到底怎么啦他们在哪里”

    可任凭她如何晃,这货就是不睁眼,只有那眼泪还源源不断的溢出,打湿了枕巾。

    罢了,罢了,其实这个醉鬼,不过也才是个半大的孩子啊……

    见面前的人在抗拒,安羽宁也只得无可奈何的叹气。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