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二百零六章 会咬人的狗不叫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这不,看到五郎五丫蹦跶来了自家,安羽宁就把炕桌上最便宜的豆切糕拿了出来,准备分点给这两小孩吃。

    安羽宁愿意,却架不住二丫不乐意。

    自小在家里长大的二丫,要不是因为妹妹家来了,她跟着妹妹屁股后头挣钱做活,从而享了两年福,若不是有妹妹,她在家过是啥日子谁能想着他们二房的好谁能记得他们姐弟妹几个有没有得吃有没有得穿?

    哦,挣钱的时候,你们生怕自己吃亏的要闹着分开,眼下有好吃的了,他们怎么能这么不要脸的上来就是要吃呢谁给他们的脸

    一想到这些,二丫虎彪彪的当即上手,抢走了安羽宁手里拿着的油纸包,恨铁不成钢的瞪了眼安羽宁,这才指着自家的屋门口。

    “去去去,五丫五郎,这可不是买给你们吃的,你爹不也挣钱来家了么想要好吃的,回你们自己屋里找你爹娘要去,我家的东西可没你们的份!”

    “死丫头,你说什么呢。”

    随着二丫虎彪彪的话音才落下,安羽宁都还没反应过来呢,边上收拢东西的何念娘急了,忙就开口斥责二丫。

    实在是,大家都在一个院子里住着,这两年来,自家男人跟三弟的感情还算不错,而且这两小的也经常到自家屋里吃东西,咋把咋的二丫突然翻脸,怎么滴也说不过去。

    为了以免一会闹的难看,何念娘正教育二丫呢,结果吃顺嘴的五郎不干了。

    这小家伙也就比六郎大上一岁,才五岁的年纪,其实真就不通气。

    在被二丫一凶,听到二丫说不给他们好吃的,而且还看到二伯娘板起了一张脸,五郎顿时委屈上了,嗷的一下哭嚎出声来,委屈的不要不要的。

    厨房里做活的周花枝,听到自家儿子的哭嚎声当即就急了,手里拿着的菜刀都忘了放下,当即举着菜刀就冲出了厨房。

    看到边上二房屋门口哭嚎的儿子,周花枝心里那个急啊,赶忙蹲下身子,慌忙的把菜刀胡乱丢到地上,两手拉扯着五郎急吼吼的关切着。

    “儿啊,儿啊,你这是咋地啦?谁欺负你啦你跟娘说。”

    处于担忧中,周花枝两手攀着五郎的肩膀,目光不断的上下打量着五郎,一副深怕他吃亏了的模样。

    “娘,呜呜……二姐不给我糕糕吃,二伯娘凶凶!呜呜……娘,我要吃糕糕……”

    周花枝听儿子这般委屈的告状,轰的一下,周花枝心里炸了锅。

    什么玩意!二房的混不吝居然敢如此待她的儿子,真是好样的!她好恨……

    看着面前抱在一起的娘俩,尴尬不已的何念娘正要上前解释两句,可在看到半蹲着的妯娌周花枝那阴暗的眼神时,何念娘的脚步硬生生的止住了。

    真是好笑了,自家又不是欠他三房的,她给是好心,不给是本份,凭什么她周花枝就能这般看她的儿女

    哼!也是,这两年日子过顺心了,她这个泼妇基本就没有闹过,感情她这三弟妹估计是忘了,她何念娘也是个护崽子的泼辣货了吧

    本来面上还有些过意不去的何念娘,在看到周花枝阴狠狠的瞪着自家儿女的后,她就没再开口缓和解释了。

    凭什么她又不欠老三家的!

    而周花枝心痛儿子哭的伤心委屈,又看到二房一整屋子的人,没有一个上来道歉的,这让周花枝在心里,再度给二房所有的人记上了一笔。

    特别是在看到坐在炕上的小六郎,他的手里还拿着一块槽子蛋糕的时候,周花枝低头暗瞟来的眼神中,简直都淬了毒。

    周花枝站起身,单手捡起菜刀,另一只手直接把在一边呆愣住的五丫给拽了过去不说,待到五丫到了她的跟前,她还狠狠的照着五丫的屁股来了两巴掌。

    一边打,周花枝还一边指桑骂槐。

    “你个蠢货,我叫你嘴馋,我叫你嘴馋,你也不看看人家的门槛高不高?就你这样的缺心眼儿,也敢上人家家要吃的我让你没眼色!我让你馋!我让你蠢!我让……”

    “好了三弟妹,你要教育孩子上自家教育去,别在我屋门口打孩子。”

    她就没见过这么当娘的人!

    实在看不过眼的何念娘只得出声打断,其实也是同情五丫这小妮子,给她解围罢了。

    结果到好,何念娘此话一出,那打五丫打的正起劲的周花枝,心里更是恨毒了他们二房一家子。

    安羽宁摇头看着那单手抱着五郎,手里拿着菜刀,另一只手拖着五丫自顾自离去的三婶,丝毫都没有顾及,身后的女儿能不能跟上她的步伐,就那般不带一丝停歇的,拖着哭成泪人的五丫进了对面的西厢房。

    安羽宁叹息,五丫的确可怜,由此可见三婶周花枝这人有多重男轻女。

    直到对面西厢房三房的屋门碰的一声关上,何念娘这才叹了口气,招呼着安羽宁回屋上炕,她这才轻轻的关上了自家的房门。

    屋子里其乐融融的他们,此刻还不知道,就因为这么一点小小的冲突,从而差点导致小六丢了性命,要不是有顾长年,小六就没有了!

    直到那个时侯,安羽宁才真实的体会到,什么叫人不可貌相,什么叫人心险恶,什么叫会咬人的狗不叫!

    就在这件事过去后没几天,这天,天空半夜就飘起了大雪,想着今日轮到瓦堡亭赶趟,家里猪豚吃的酒糟也吃完了,今日正好去卞奶奶家买上一些,顺带的安羽宁还想买些鸡蛋存放着慢慢吃。

    说来得了去年养猪的甜头,加上家里爹娘支持,记挂着他们姐弟妹三人来回跑下坎村顾家辛苦,今年开春的时候,爹就带着三叔一起,在自家的后院给安羽宁建了个猪圈。

    打今年开春后,安羽宁姐弟妹三人就把猪养在了家里,当然在养猪前,安羽宁就跟家里的老阴险跟老妖婆说好了,她出买猪豚的钱,也负责打猪草什么的,但是喂猪与清理猪圈,就是公中的活计,每房轮着干,等到年底猪卖掉了,公中一头,她一头。

    忌惮安羽宁的厉害,还不喜欢讲理,平常又时不时的给她们老两口一些小恩小惠的,能白得实际的好处,又不要他们老两口去喂猪辛苦,李昌连与黄招弟自然乐意。

    而对于安羽宁来说,不用像去年那样日日往下坎村跑,即便今年少一只猪,她也是愿意的。

    有那个北京时间,她宁愿带着哥哥姐姐们多干点别的,不说偶尔卖艺挣钱比养猪划算,就算是春夏秋三季里累积弄到的草药卖钱,那也是一笔可观的收入。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