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 贼畜生其心可诛!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这是谁这是谁!谁人这么狠毒的心这是想要他们小六郎的性命啊!其心可诛!

    一想到背后谋害弟弟的人,安羽宁就不能忍。

    既然家里当家的李昌连都出面了,后续收尾的事情安羽宁自然也没管,只担忧的招呼着哥哥姐姐们一道,飞快的回家去看弟弟的情况,顾长年见状当即不必说的自发跟上。

    家里东厢房内,安羽宁回来的时候,何念娘正紧紧搂着棉被里的六郎坐在炕上,嘴里深情的呼唤着六郎,却怎么也喊不醒小家伙。

    看着炕上的母子二人,顾长年倒也没多担心。

    上辈子他受了委屈跑山上去发泄,机缘巧合的发现了六郎,那时候可比这辈子去的晚,便是那样,他带回六郎后,小家伙除了被大夫诊断说,之所以昏睡不醒是吸入了迷药的缘故,另加身上有轻微的冻伤外,其实也没啥大事,只要养养就好。

    这辈子他就十分留心惦记着这个事情了,他比上辈子的时候更早提前进山,进山后直接就去找小六,找到他的时候,虽然没有发现那个谋害小家伙的凶手,但是他明显的就能感觉到,小家伙在雪窝子里呆的时间不算久。

    既然上辈子小家伙都没事,这辈子时间都提前了,小家伙自然也不会有事。

    眼下之所以会昏睡不醒,想来是如上辈子自己请来的大夫诊断的那样,只是迷药的作用。

    看到一屋子的人都在担心小家伙,看到自己所求的大靠山正想着去请大夫,顾长年忙就开口插话。

    “婶子,四丫,你们先别急,我估摸着六郎应该是中了迷药,以前我看到过有人中迷药,反应就是小六这样的,你们先别急……”

    听到顾长年说弟弟是中了迷药,安羽宁心中更恨,直骂那凶手下作狠毒。

    四岁大点的小娃子,能跟人有什么深仇大恨

    把人丢深山的雪窝子里了不说,还给这么屁颠大的孩子下迷魂药,凶手简直是畜生!

    她定然要想办法,找出这个畜生来给弟弟报仇!

    看到面前的安羽宁眼冒火光,顾长年莫名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不待对方开口询问,顾长年忙就先一步开口了。

    “我找到六郎的地方不算远,且因为这会雪停了的缘故,一路上还留有一串奇怪脚印,我估摸着是凶手的,所以没有去破坏它,四丫你要不要去看看”

    要不要去看看当然要啊!

    安羽宁在镖局混了这些年,对于破解一些下作手段的方法,她是知道不少的,赶紧吩咐二丫三郎几句,能破解迷药救醒六郎的方法后,安羽宁跟何念娘打了声招呼,爬上炕拿起自己的弓箭与箭囊,招呼着顾长年就出门了。

    被顾长年领着,两人一路穿过了村子往后山行,进入到山道上的时候,安羽宁顺着顾长年指的地方,看到了一串脚印,她走到近前看了看,研究了一会发现。

    首先,这一串脚印并不是由村子里延伸出来的,其次,这一串脚印很特别,经过自己在一边的比对试验后,她跟顾长年发现,这一串脚印是有人故意为之,是有人抱着小六进山丢弃后,又原路踩着固有的脚印返回,所以此刻他们见到的脚印才会如此奇特。

    更值得琢磨的是,这个人明显是有备而来的,雪地上留下的这些脚印,光看印记的话,是没法估摸凶手到底是男是女,身高胖瘦,不过也有很明显的消息,那就是这个凶手脚下穿着草窝子。

    一言不发的再度跟着顾长年上山,等来到了顾长年发现六郎的雪窝子的时候,安羽宁估算着这里到村子的距离,心里琢磨开来。

    自家爹娘原来虽然在外有混不吝极品泼妇的名头,他们却也不曾与人结怨,且这两年下来,他们一家人都光顾着挣钱养家致富去了,也没跟人起过龌龊,自己虽然粗鲁了些,脾气也不算好,却也没又得罪过人呀!

    能知道弟弟单独在屋子里没其他人在,能知道自家娘在忙没空顾得上弟弟,能这般顺利的带走弟弟,家里也没人发现,屋里没乱钱财也没少,这样有目的性行凶,安羽宁甚至可以断定,这是熟人所为。

    只有熟悉他们家的人,才能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带走小六!

    那么,这个人会是谁呢

    是老阴险跟老妖婆

    不,不大可能,刚才在晒场的时候,安羽宁看到这两货的神态不算作假,且如今有自己时不时的好处哄着,老头老奶不敢!

    是大房的人

    不,也不可能,先不说就恶心大伯那样的瘸子,所遗留的脚印定然是一个深一个浅,就只说她刚刚在晒场听到大家说的那些,她就知道带走弟弟的人不是恶心大伯,因为他有不在场的证明。

    不止他有不在场的证明,懒蛋大伯娘黄兰花也有,大房的几个堂兄弟妹也有,甚至是三房的三婶周花枝也有!

    是的,周花枝也有,她一大早带着孩子回娘家去了!

    谁都有不在场的证明,那到底是谁是谁在背后阴险的瞄着六郎或者是说瞄着他们家在暗挫挫的打着他们家的主意

    看着面前同样抱胸思考的顾长年,安羽宁虽然相信不是这货干的,但前头这货在她家里的表现却很可疑啊

    为什么他会知道,自家弟弟是中了迷药

    不要用什么他以前见过来做借口,特么的,他一个地主家的小少爷,即便是再不得宠,他去哪里亲眼目睹这下三滥玩意去

    所以趁着眼下无人,该问的,她当然要问。

    “顾长年,你为什么会上山为什么会及时发现我弟弟在这里”

    他为什么会上山会发现她弟弟在这里

    嘿!他能说,自己是故意等着这天,然后故意找准时间上山救人,重走上一世的路径,无非就是要扒上她这个大靠山吗

    他能说,上辈子因为被渣爹教训骂的狗血淋头,有家不能归的他,最终为了发现疯了般的上山发泄,因为踹树用力过度,从而狼狈的跌倒,正好就滑进了小六郎所在的雪窝子里,机缘巧合的救下了这个小家伙吗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