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第二百一十一章 先要一份和离书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说,你怎么知道我有空间还知道我能收放东西的”单手死死掐住顾长年的脖子,安羽宁恶狠狠的威胁。

    当她最后听到这人脱口而出的话时,自己着实震惊了,比先前听到这货自爆,自己是重生的还要震惊!

    掐着顾长年的脖子,安羽宁在心里猜测,莫不成这家伙知道自己有空间能收放东西这事情是他上辈子看到发现的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以这两年来自己小心使用的谨慎劲,这家伙怎么会知道

    如果先前她还能不动声色的讨价还价,那么眼下,在猜测到对方也许知道了自己的秘密后,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想逼问真相。

    安羽宁甚至已经做出了,一旦这人说的不对,她就要杀人灭口的决定,反正她也不是没有杀过人!

    所以,眼下她是杀了他好呢还是杀了他好

    可怜顾长年,被自己一心想抱到手的大靠山如此对待,他也很懵逼,完全不知道安羽宁为何会变脸

    “空,空,空间咳咳咳……安羽宁,空间是什么咳咳咳……”

    两手使劲的拉住束缚着自己脖子的双手,想要给自己争取到一些新鲜空气,顾长年哑着嗓子茫然的回问。

    可怜见的,上辈子往南逃命的时候,一路上所见饿殍遍野,也只有面前的人,不管是在如何残酷的环境下,她都能弄到食物给大家饱腹。

    上辈子沾了小六郎的光,顾长年还算幸运。

    可跟着人家逃难南下,他也不好意思老占人家便宜,在推拒食物的时候,跟自己关系亲近的小六就说了,说面前的这人有本事,会耍戏法,所以才能屡屡变出吃的来,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千方百计的接近嘛!

    上辈子得人恩惠,这辈子在自己的筹谋下,他可是藏了不少粮食,把自己准备的东西都交给眼前的大靠山,他很放心!更也不愁逃命的时候,再担心食物不足的问题了,可没成想,大靠山听了自己的投诚后,会突然发飙。

    这到底是为何啊

    全然不知顾长年此刻心中的懵逼,安羽宁心里反复的琢磨,顾长年的表情以及嘴里的话。

    所以说,这古人跟现代人,对事物的理解是真不一样,就这么区区几句话,双方都误会大发了。

    也是因为这个误会,安羽宁都想拍死自己,她是真犯蠢了,明明这货不知道事实真相的,结果她却自爆其短的给捅了出来,真好想给自己两巴掌怎么破

    眼下这个知道了自己秘密的家伙,她还不能杀,因为对方嘴里口口声声的乱世,听的她很慌。

    如果不是为了这什么所谓的乱世,她才没工夫跟这人在野地里吹西北风。

    要知道,古代封建王朝的乱世,那可是真要死人的呀!

    君不见,自己所学过的那些历史,哪一个不是赤裸裸的说明了,乱世是何等可怕与凄惨

    让她眼睁睁的看着好不容易寻见的亲人,最终去经历这样的乱世,她不忍。

    因为不忍心,所以手下的人命很有用。

    罢了,就当是秘密交换吧!

    安羽宁一时间心思千回百转,做下了决定后,果断的松手。

    “顾长年,你重来一辈子,而我也能变戏法收取东西,这事情就算是我们交换的秘密。想来你也知道,但凡咱们的秘密被任何一个人发现,咱们都活不成,所以我们达成同盟,你的小媳妇我做了!但是有一条,你得先给我一份和离书。如果你以后不听我的话,或者是有事瞒着我,或者是背着我干坏事,或者将来娶小妾通房神马的话,我就凭此和离书自己过,咱们各归各道,互不相欠!”

    她是不会说,自己要和离书是假,心里谋算着让对方放松防备是真。

    如果真要是像自己说的那样,将来会发生这些事情,那她会毫不留情的杀了他,大不了当寡妇!

    “宁宁,和离书就算了吧,我跟你保证,以后我都听你的话,绝不骗你!而且有我娘那样活生生的列子在,我是绝对不会要什么通房小妾的,假如我对不起你,我必遭天打雷劈!”

    得了安羽宁的妥协,顾长年立马打蛇上棍的,换了对安羽宁的称呼。

    安羽宁翻白眼,心道相信男人的嘴,还不如相信世界上有鬼!

    虽然面前的人看着还是个小毛孩,但也架不住这货是男滴!

    “别跟我发誓保证,这个我不信。和离书我要定了,如果你不给,那咱们这事情就甭说了,赶紧让开,我还赶着家去看小六呢!”

    行,他真是怕了她了,和离书就和离书吧!

    不过他是绝对不会给她使用和离书的机会的!一辈子的路还很长,他会用时间证明一切!

    他或懦弱,或卑劣,或有些小心思,或许他不会是个好人,但是他保证,自己能是个好丈夫!不管怎么说,他有着自己的底线与坚持。

    “和离书可以给你,但是你得跟我保证,如果我没有犯错,你觉对不能用!”

    安羽宁想想,点头,“可以。”

    就这样,两人各怀心思的,草草定下了一辈子的大事,从此以后,让他们二人的命运紧紧相连。

    “宁宁,我明日就找人上门来跟你家提亲好不你放心,该有的三媒六聘我一样都不会少,但是你知道的,我武功不如你,眼下大冬天的,大雁我是猎不到的,只能用木雁啊,你可别介意。”

    “这些都是小事,你看着办,最重要的一点,顾长年,你丫的不是应该把那所谓的乱世,以及即将发生的事情,统统都一五一十毫无错漏的讲给我听吗”

    对于对方说的什么三媒六聘什么大雁,这些她全然不在意,她在意的是乱世!乱世好吧

    眼下都要火烧屁股了,谁管婚事如何她闲的

    再说了,在她看来,这个所谓的婚事,不都是为了达成目的,所做出的妥协吗

    “成,我跟你说,这样,我先陪你家去报个平安,然后你跟我回家,我给你写和离书,然后再跟你细细说可好”

    安羽宁也怕家里娘担心自己,听到顾长年如此说,自然是点头应允,两人便占时放弃了沿着脚印的另一头追查凶手,一道下山去了。

    回到家,安羽宁用自己发现了问题,以她要背着人偷偷去查看究竟,也许回家会比较晚的借口,跟何念娘禀告过后,便拉着顾长年离开了家。

    与眼下找凶手的问题比起来,那自然是迫在眉睫,即将要发生的乱世危机更加重要。

    安羽宁猜想,能这般针对自家的,无非也就是院子里的那几个人。

    不过不管是谁,反正按照顾长年的说法,乱世都要来了,大不了她到时候只单单带着爹娘、还有兄弟姐妹们逃难好了,其他人她可不管。

    想来到时候不管是谁打他们家主意,那都已经不再重要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