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第二百一十二章 乱世将起悉筹谋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傍晚的时候,回娘家去的周花枝,终于带着五丫五郎回家来了。

    周花枝美滋滋的领着孩子们进入家门,她本以为,自己会看到二房那个泼辣货痛失爱子的可悲嘴脸,但让她万万想不到的是,家里居然没有丝毫的异常,二房的东厢房居然也没有任何动静,整个家里都与往日没什么不同。

    压下心里的忐忑与疑惑,等在夕食的餐桌上看到完好无损的六郎时,周花枝的眼眶幽的缩了缩。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她都已经给二房的这个小崽子,下了自己花大价钱买来的迷药了,明明她亲自借着回娘家的借口,冒着风险,顶着风雪偷偷回来,把小崽子丢到山上雪窝子里去了,为何这个小崽子居然还会完好无损的在家这是在开玩笑吗还是她眼花了或者是说眼前的不是人而是鬼

    一时之间做了坏事,害人性命的周花枝心里乱了,整个吃饭期间,周花枝一边听着黄招弟就此事的骂骂咧咧,一边故作若无其事的低头给五郎喂饭,丝毫都不敢抬眼看周围的人,只是在心里飞速的思考着,接下来她该怎么办。

    虽然吧,这小崽子命大没死成,虽然吧,她心里的那口恶气还没出掉。

    但是怎么说呢一击不中,眼下想要再得手,她就得隐忍的慢慢寻找时机,万不能现在就继续动手了!周花枝心里莫名的想着。

    对面搂着儿子吃饭的何念娘,因为担忧记挂着安羽宁,也没有心思关注家里其他人,加上平日里周花枝就是这么副畏畏缩缩的模样,所以不消说何念娘,即便是同样关心弟弟的精明二丫与稳重的三郎,也没有多留心周花枝畏缩的模样,丝毫都不曾怀疑过她。

    毕竟在何念娘看来,她跟三房关系还算不错,也没有深仇大恨,三弟妹怎么可能会是,背后暗自谋害他们六郎的凶手

    怎么说灯下黑呢偏偏就是因为这些个原因,周花枝虽然神情有些不对,却也没有暴露出自己做的恶毒事情来。

    不说家里头是如何,只说安羽宁与顾长年回了顾家祖宅后,当即就去了书房,安羽宁亲自盯着顾长年写好了协议哦,不是和离书仔细的收妥后,安羽宁就拉着顾长年,让他赶紧交代问题。

    “我很清楚的记得,在年前一场大雪后,北边的胡狄因为冬日里没有了吃的,直接就越过了连山山脉,大举进攻犯我大岳国土,到了咱们这儿烧杀掳掠,当时我人还在县城……”

    听着顾长年的叙述,对于这么重大的问题,安羽宁生怕自己哪里记不住或者是有遗漏,她拿着自制的笔跟小本本,把重要的事情,以及经顾长年所说的地点时间记录清楚。

    但是怎么说呢,其实别看顾长年这家伙已经活过一辈子,上辈子死的时候,他不过也才十七岁而已。

    上辈子看不明白,活不明白的他,十几年来一心都只为父亲能在意他,能多看他一眼而努力,丝毫都不长心眼关注其他。

    说白了,上辈子的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笨蛋!

    他迷茫的身处乱世之中,被动的随波逐流,只能从灾民跟逃难的人群中,杂七杂八的听到一些流言与消息,从而来分析当时的局势。

    所以说,别看他还是个读书人,可上辈子他,却不知随时都在变迁的世道时局,更加不知道具体乱世来临的日期,甚至是什么时间发生什么事,具体的发生地点,时间,他也都全然不知。

    他唯一清楚的,就只有他自己亲身经历过的,让他记忆深刻的事情罢了。

    说来可笑,便是自己上辈子最后到底死在哪里具体地方叫什么他都不知道呢……

    即便是这样,顾长年还是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尽可能的说给了安羽宁听。

    等到最后顾长年说完,安羽宁自己也杂七杂八的记录完了整本小本本。

    看着小本本上的内容,安羽宁只觉触目惊心。

    按照顾长年的说法,直到上辈子他死的时候,历经了五年的乱世都没有结束,由此可见,这事情真是搞大发了!

    难怪,难怪顾长年这货会乱了手脚,明明身怀重生资本的人,都要来抱自己的大腿,足可见,乱世……唉!

    说是五年,说不定还会更久!

    先不说到那个时候,他们的身后会有把人当两脚羊吃的胡狄紧追;前方有干旱、洪水、饥荒,瘟疫在拦路;就只说乱世之中的人心险恶,这些都是无法预料的危机。

    更遑论按照顾长年的说法,那时候大岳王朝的这片土地上,藩王们在老皇帝驾崩后,人人自立喊着匡扶社稷、拨乱反正的口号,行的是谋夺江山之举,四处打仗不说,更是有很多的灾民变乱民变暴民!

    也就是说,不久之后胡狄的进攻,只是乱世开始的一个信号罢了,自那以后等待他们的,将是不知道要多久才能结束的乱世,他们更不知道,那时哪里才是最后的一方净土……

    光想想,安羽宁都生生打了个冷颤。

    “顾长年,你赶紧给我来提亲,咱们赶紧成婚,趁着现在还有时间,我们得多多的准备物资,还有,要是可以的话,你想办法多给我些聘礼,最好是紧俏的物资,再不然现银子也可以,我们需要准备的东西真是太多了!”

    “成,这些我来想办法,你的打算跟我不谋而合,我还想着趁咱们成婚的机会,从我那位父亲的手里要些银钱出来呢。”

    经过两年的努力,他暗自节流了下坎村这边土地所出的粮食,藏下了新粮旧粮共三批,整整三个大地窖,就他跟宁宁一家七口吃的话,十年估计都吃不完。

    至于其他的肉啊、棉花、药品、布匹、食盐什么的,这两年来自己也想尽了一切办法的,每样都存了一些,但是因为手里的银钱有限,数量并不多,如果到了乱世,这些东西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还真别说,他之所以心心念念的要成婚,无非也就是打着这个主意,要名正言顺的从他那好父亲的手里弄些银子,当然最重要的是,由此能从他那个自私的祖母手里,把属于他亲娘的嫁妆给拿回来!

    其实在安羽宁看来,乱世来临之时,她只打算保护好自己的家人就好,至于眼前的这个顾长年那还是因为两人有这么个协议约定在,她不得不带上的人。

    至于李家那一屋子的人,她是不打算带着他们一道逃难南下的,不是她心狠,只是能力有限啊!

    到了那个时候,大家都只能听天由命,各人靠各人了,如此势必的,眼下她就得计划好一切。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