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第二百一十三章 别有用心的成全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按照顾长年说的她就打算好了,她得趁着朝廷派秦大将军来抗敌的时候,就趁此时机,领着一家人先行南下逃命去。

    秦将军威名赫赫,人也有能力有本事,按照顾长年所说,他会带着十万大军,势如破竹的把胡狄赶出长天关去。

    后来要不是老皇帝老了昏聩糊涂,十二道金牌令箭把秦将军召回京师,致使半路上秦将军遇刺而亡,大岳朝也不会被胡狄反攻入关,从而长天关内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她就是准备趁着,胡狄占时被赶出关去的这个还算平静的档口,自己就带着家人南奔,不管那时的时局怎样,先让爹逃过大军就地征兵,一家人去往京城后再做打算。

    毕竟那里是她熟悉的地方,而且还是天子脚下,哪怕老皇帝最终会驾崩,四处的藩王会趁机作乱,可不管怎么说,总会有时间给她再做筹谋。

    但是要在胡狄没有长驱直入大军入境之前,他们一家人要想顺利南下,身份户籍还有路引就是个大问题,毕竟先不说那个时候大岳还没真正开始乱呢,就只说眼下他们还没有分家,爹娘他们何来户籍路引

    没分家,爹娘跟哥哥姐姐弟弟们的户籍还在爷爷的名下,户贴也被老阴险掌握着,这就是个大问题,没有它他们寸步难行,可要是去求老阴险,或者谋算分家,这事情也不是一时半会能搞定的。

    想着这个问题,安羽宁只能头疼的求助,面前的秀才老爷帮忙想办法。

    她把自己计划的想法跟顾长年一说,顾长年自然赞同的很,觉得安羽宁的计划很靠谱,只是对于安羽宁提出的户籍问题,他也作难。

    最后还是安羽宁猛地想到,自己身上除了拥有自己的户籍外,她还有李爷爷的户籍啊!

    李爷爷当时死在了外地,就地掩埋了,她也根本没有去沧州给他消户籍,那么眼下,她是不是可以拿这个户籍做做文章

    在询问了顾长年过后,顾长年表示可以想想办法。

    毕竟眼下他是案首秀才,县太爷也会卖他三分颜面,加上他们本身有户籍在,搭上他案首的面子,再以银子开道的话,想来要把李爷爷的户籍转落到栗县来,也不是大问题。

    等花钱落户以后,再把小媳妇一家人顺势放入此户籍,自然问题也不大。

    只是自这以后,安羽宁一家人,明面上就算是李爷爷的后人了,对此安羽宁是毫不介意的。

    与顾长年商议定了事情,觉得时间紧迫的安羽宁也没有多呆,把李爷爷的户籍交给顾长年,叮嘱他加紧办事后,自己则是急急忙忙的回了家。

    回家第一件事情,安羽宁就是想着,怎么跟爹娘开口说这个事情,然后怎样充份利用有限的时间,来准备好将来五年,甚至是更长时间里,他们一家人生活所需的所有物资。

    不打算让亲娘跟着担心,也怕自己的计划过早暴露,安羽宁只是求了哥哥姐姐,最近不管如何,请他们辛苦一点多多的捡些干柴火,存到顾长年家去,其他的,安羽宁什么也没说。

    好不容易憋了一晚上,次日一大早的,安羽宁先去了趟师傅谭有财家,让谭有财这段时间尽可能的多打猎,多存些钱,买好粮食、食盐等重要生活物资存放,自己就直接闪人,准备去县里找做活的爹。

    所幸谭家夫妻很是相信安羽宁,她突兀的说这些,夫妻俩不仅没怀疑,甚至还表示一定积极响应,丝毫都不问为什么,这样的举动让安羽宁欣慰,心里打算着,等南下逃命的时候,她一定带着他们一家一道,因为这样的人不仅不会成为累赘,反而会是助力。

    至于老爹,正好趁着六郎出事的借口把他叫家来,反正顾长年这家伙自己都不知道,胡狄确切杀来的时间,她还是去把老爹叫来家里头安心些。

    而且也正好,昨日村里人都帮着自家找小六了,大冷的天人家也不容易,她总不能让热心的村民们白忙活一场,今日进城正好的她可以采买一些东西,回去的时候,顺道让爹上门去一一答谢一番才是。

    在安羽宁进城的时候,顾长年早就进城了。

    昨日达成所愿后,为了不耽误时间,顾长年直接骑快马连夜进城,此刻一夜没睡的他,就在顾家大宅的花厅里,等着渣爹与继母起床,准备禀告自己要成婚的大事。

    晌午,顾永河的房间内,早早在屋里临窗大炕等着丈夫归来的谢眉,一看到顾永河回房,人忙就下炕迎了上来。

    谢眉一边体贴的给顾永河端茶倒水,一边故意引导话题。

    “老爷,前头长年那孩子说的事,您打算怎么办”

    他打算怎么办光想想先前自己那逆子说的话,他都要吐血三升!手里端着的茶碗,当即咣叽一声甩回了炕桌上。

    好不容易,他们老顾家出了个秀才,还是年纪轻轻的案首,是禀生!他私底下还高兴来着,心里觉得,老大这个逆子总算没白养活,好歹能给自己挣了个秀才回来。

    他才估摸着,自己是不是也得尽尽心,给这个逆子相个能对他有助力的媳妇回来结果倒好,这个不争气的逆子蠢货,居然一大早的就来跟他说什么,他昨日上山出事,侥幸被上坎村一个小村姑给救了性命。

    这个不孝的逆子,更是信誓旦旦的指天发誓,跟他说什么,君子有可为有可不为,做人不能背信弃义。

    什么叫救命之恩,当以身报之他呸!

    就上坎村那些,穷的连裤子都穿不起的穷鬼,凭什么当他老顾家的儿媳妇,甚至还是秀才娘子

    “那个逆子就是个蠢货!我帮他留心的人家好好富贵人家的女儿,他不要,偏偏要去娶个穷杠杠,他就是跟他娘一样的贱!”

    耳边听到丈夫恼怒的骂人,甚至还牵连到了先前那个死贱人,谢眉心里笑开了花,面上却故作为难又体贴的模样。

    “老爷,您也别生气了,小心气坏了身子!”说着话,谢眉又把炕桌上的茶碗端给顾永河,“老爷,您先喝口茶,消消气。也是大少爷不懂事,他人还小,不懂得体谅老爷您的好心,你别跟他一个孩子一般见识。”

    “他是孩子吗啊他也不想想,眼下他自己个是个什么身份他一个堂堂秀才公,能去娶一个啥也不懂,甚至连大字都不识得一个的无知村妇吗那样的出身,能给他带来什么助力他就是个蠢货!跟他那个死鬼娘一样的见识短,没脑子!”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