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 夜半三更鬼催命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想想上辈子的经历遭遇,想来离他所知的县城城破,估计也没有多少日了吧

    待到明日,他带着小媳妇回门过后,他也该想想办法,把那些该属于自己,不该属于自己的东西,统统都去拿回来了!顾长年想着。

    半夜里,炕上睡着的安羽宁,突然被一阵阵隐隐的哭喊声吵醒。

    白日里忙着收物资,忙着归还了一部份,从亲友那借来的器皿,安羽宁与顾长年都累坏了。

    夕食也只是草草的热了些剩饭剩菜吃了,两人早早的就洗漱上了炕,上炕没多久,他们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安羽宁是有起床气的,听到自己厌烦的动静,她豁的坐起身来,抬手捂嘴打了个哈欠,望了眼旁边被窝里,同样也坐起身来的顾长年,安羽宁皱眉,侧耳倾听,仔细一听,她发觉有些不对劲,很不对劲!

    外头不仅远远的传来了哭喊与哀嚎声,在众多遥远而又杂乱的声音中,她甚至还听到了马蹄的踏动声音。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是村里有人过世啦所以才会有人在半夜放声哭嚎

    可也不对啊有人过世,有哭嚎声是对的,可有众多的马蹄声音,这就不对劲了!!!

    结果还没等安羽宁仔细再听,不等她分析出个所以然来,突然她听到,自家位于前头的大门发出哐当一声巨响,听动静,那是大门被外力破开的声音啊!

    这会明显的响声,不仅是耳力灵敏的安羽宁听到了,便是身边武功不强的顾长年,同样也听到了。

    顾长年心惊,一边急忙去摸索脚底下的衣裤,一边嘴里紧张道,“宁宁,你别急,我先去看看。”

    安羽宁早在顾长年摸索衣服的时候,她也已经快速的把垫在枕头底下,自己入睡前叠放在那的衣服拿了出来并迅速穿上。

    快速穿衣裳的她,本是不打算出声的,可随即发现身边穿好袄子的顾长年,正要摸索着去点炕台上的油灯时,安羽宁及时阻止了他的动作。

    “别点灯!”

    不是她谨慎,实在是她此刻也觉得越发不对劲!

    此刻的她清晰的听到,一阵阵沉重的脚步声,正朝着他们所住的二进屋子而来,而且颇有一副来者不善的架势。

    也不知为何,安羽宁莫名心惊,只觉得情况要糟!

    有顾长年说的那些事情在,有这些日子的紧张准备再,她其实日日都是精神紧绷的,要不是因为今日实在是累到了,她也不至于会睡的这般沉。

    此刻突如其来的异常,让安羽宁心中暗暗吃惊,她急忙压低声音吩咐顾长年,“赶紧穿好鞋子下炕来,外头的人来者不善,我们得……”

    安羽宁的话都还没说完,顾长年都还没能来得及反应过来,人根本都还没有得以下炕穿鞋,他们所住的这进屋子,中间的大门便被人从外头一脚踹开,发出轰的一声巨响。

    如此动静,安羽宁心里当然清楚,来人是敌非友!

    顾不上去拉扯顾长年了,听着外头的两个脚步声,在随着大门被踹开后,已经分别快速的朝着里头的左右两间屋子而来,歇息在左边大屋的安羽宁,在其中一个脚步声接近他们的房门时,她人立刻飞身而起,轻巧无声的飞掠到了屋门后,翻手之间,小师兄送给她的那把匕首,便悄然无声的出现在了她的手里。

    顾长年适应了黑暗的眼睛,只看到自己的小媳妇飞身而出,见小媳妇在门后掩藏好后,随即对着自己点点头,自己都还来不及回应,房间的屋门当即就被人从外头一脚踹开。

    随着声音的响起,顾长年惊讶的看到,在那厚门帘子都已经被扯坏了的门框里,出现了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黑影,而这黑影,他模糊的看着,既然是一副胡狄人的打扮……

    一时之间,还未能来得及下炕的顾长年,居然有片刻的失神,不是因为他害怕,实在是他也很懵逼啊!

    胡狄怎么现在就打来啦上辈子胡人攻入县城的时间,明明就不是今日好吧

    上辈子身处县城的他,明明记得很清楚,胡狄不费吹灰之力攻破栗县的时间,明明就不应该是今日的呀!

    那么此时此刻,为什么会有胡狄出现在村里出现在他的房间门口这事情,他也懵逼了……

    一时间惊疑不定的顾长年,被突如其来的胡人给惊到了,自顾自想事情的顾长年,在闯入的胡人看来,这大岳朝的弱鸡,完全就是被自己的突然出现给吓破了胆啦!

    兴奋欣喜之下,这胡人举着手里带血的长刀,当即就朝着炕上的顾长年迎面砍下,而躲在门后的安羽宁,在闻到门口之人身上的那股子独有的臊腥气,在听到这人动手的档口,她也毫不犹豫的握着匕首飞扑出来,举着匕首直指此人的后背心。

    看似复杂的局面,其实只是发生在短短一瞬间。

    在胡人的长刀将将抵达顾长年鼻尖之时,安羽宁已经顺利的把匕首,一鼓作气的捅进了对方的后背心。

    随着啊的一声惨叫响起,顾长年被这声惨叫惊的当即回神,而刚刚奔往对面那间房间查看的胡人,在发觉自己的伙伴发出惨叫后,那人二话不说的提刀飞速杀来。

    受黑夜视线的影响,对方只凭借着自己听到的动静,还有看到的黑影来辨别敌我。

    而安羽宁在听到身后有破空声传来后,她当即拔出插在胡人后背心的匕首,险险的避开过袭来的刀锋后,安羽宁一个鹞子翻身,趁着翻身之时手里的匕首破空而出,直直的朝着对方的面门投振了过去。

    对方牛高马大的也不是省油的灯,凭借着一股子凶悍气,举着手里的长马刀,当即把安羽宁投振的匕首格挡开来,同时瞬息之间提刀欲要再砍过来。

    所幸的是安羽宁早有防备,她在投振出匕首的那一刹那,在两腿落地之前,她又是手掌一翻的,瞬间取出了那把自己用的顺手的短环首刀,提着刀,二话不说的欺身而上。

    仗着自己夜能视物,仗着自己体型小、身体灵活,仗着自己眼下身怀高深内力且能运用自如,安羽宁如一只灵巧的小猴子一般,举刀格挡开对方砍下的第二刀,轻巧的脚下发力弹跳而起,手里的刀锋直指对方的咽喉。

    犹豫惯性,安羽宁提刀从左往右的自这个胡人面前飞过,手里的感触清楚的告诉自己,这货活不成了,因为他被自己利落的抹了脖子。

    果然等她稳稳落地,快速回首去看时,对方手里的刀正好哐当一声掉落,两手急急的捂住自己的脖子,一副急切的想要阻止,自己脖子鲜血喷涌而出的模样。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