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第二百一十八章 孩子啊你快点跑……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见此情景,安羽宁这才有功夫,回头去找身后某人的麻烦。

    “顾长年,你丫的不是说,离胡人动手的时间还有一些时日吗为什么今天晚上会有胡人杀上门来你丫的到底记不记得具体的时间你个蠢货,该不会是记错日子了吧”

    被小媳妇气急败坏的指责,顾长年丢开手里的炕桌,自炕前光脚站起身来辩解。

    原来刚刚在另一个胡人杀来,安羽宁反身防御的时候,原先那个被安羽宁捅了后心的胡人,却并没有断气,可能是因为对方身体异常强壮的缘故,这货在安羽宁拔刀之后,居然还能摇摇晃晃的准备再战。

    还是及时反应过来的顾长年见状急了,生怕自己刚得的小媳妇出事,焦急慌乱间,摸到了身边的炕桌,顾长年顾不得其他,当即就抓起炕桌的一只桌脚,照着这胡人就是一顿狂轰乱砸,只到把对方彻底搞死,他这才轻轻嘘出一口气,得空摇头回答安羽宁的质问。

    “不会!我敢肯定,上辈子胡人攻破栗县县城的时间,绝对不会是今日!我记得很清楚!“

    “那你怎么解释,眼下为什么会突然有胡人杀上门来”安羽宁追问。

    “我也不知道啊我真不知道,眼下为何会出现胡人!我记得很清楚,明明不是今天的啊……”

    不管顾长年嘴里怎么说,眼下家里杀进了胡人来是事实,安羽宁内心觉得,既然她都能穿越,顾长年这家伙都能重生,那么谁又能保证,重来一次所发生的事情,就能是一层不变的呢

    或许在他们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某个节点被蝴蝶翅膀扇动的缘故,导致有些事情发生了变动,更甚至如眼下这般,胡人比上辈子动手的时间提前了,这些都是很有可能的呀!

    顾不上去纠结地上的尸体,安羽宁此刻内心有些慌乱,猛地,她满心满眼的只想着家中的父母兄弟姐妹们。

    上坎村离下坎村不算远,走路也就半个时辰的功夫,眼下看样子他们所处的下坎村是遭了秧,那上坎村也指不定……

    一时间安羽宁简直不敢想,快速的换上毛靴子,把身上刚才都来不及系好的衣带给系好,安羽宁一边把爹娘给自己精心准备的嫁妆收好,一边偏头问问顾长年。

    “顾长年,家里还有没有什么贵重物品要收拾的吗有的话赶紧告诉我,我得回家去看我爹娘他们。”

    顾长年也知此时情况危急,不带停顿的回答,“没,重要的东西白天咱们已经都收了,眼下家里除了这些家具什么的,也没什么值钱的玩意了。”

    听到顾长年如此说,历来节省的安羽宁,当然也没放过这些家当,她一边吩咐顾长年,赶紧找件厚实的衣裳穿好,顺便留心外头的动静后,自己则是飞速的在大宅里转悠起来,所过之处如蝗虫过境一般,便是连厨房的碗碗罐罐,她都一个没放过。

    待到一圈跑下来,整个大宅里就只剩下空落落的炕头了。

    转回到他们的新房时,顾长年也已经穿戴整齐,并且还把刚刚两具胡人给搜了身。

    这胡人也不知道是到哪里打劫过来,顾长年除了在两人身上找到了三十来两的银子外,最大的收获,便是两人身上佩戴的长马刀,跟两把如匕首大小的小弯刀。

    安羽宁留了一把弯刀与马刀给顾长年防身,其他的东西,她挥手就收进了空间,自己腰间别着捡回的宝贝匕首,手里提着她的短环首刀,领着顾长年就往外头突围。

    果然,正如安羽宁心中所料那般,此刻整个下坎村都身处炼狱。

    随着他们往村口突围,二人耳边俱是一声声凄厉的嚎叫,逃的慢的,人在屋子里就被胡人砍杀于刀下;

    逃的快的,眼见着跑出了家门了,却在惊慌失措逃命路上,被追上来或者是从别的地方冒出来的胡人,一刀毙命。

    安羽宁与顾长年一路且杀且退,又干死了几个胡人,在往上坎村方向行来的这一路上,村里各家各户的大门洞开,道路被胡人点燃的房屋火光所照亮,鼻尖充斥着浓浓的血腥味,地上的白雪渐渐的被鲜血染红……

    人间炼狱不过如此……

    “长丰快跑,长丰啊,你快跑,快点跑,别回头,走啊!走……”

    “奶奶,奶奶……奶,长丰不走,奶……呜呜呜……”

    就在安羽宁与顾长年,背靠背的相互扶持着,往上坎村方向挺进,经过下坎村族老,也就是顾长年的三堂爷爷家的时候,三爷爷家的大门是洞开的。

    大门内是顾长年的三奶奶,此刻人浑身是血的匍匐在门槛上,双手牢牢的抱着,身前正提刀砍杀着她的胡人的双腿,嘴里一边吐着血,一边声嘶力竭的朝着门外喊叫,极力的想要阻止,那还想往回跑的孙儿顾长丰。

    大门外,是顾长年的十岁的族弟,这孩子脸上溢满了泪水,与脸上被飞溅到的血水,还有鼻涕一起糊成了一团,让人看了就惨不忍睹。

    顾长丰一边哭嚎着,一边狼狈的擦着泪水,望着身后死死抱着坏人双腿的奶奶,顾长丰慌乱的就想往回跑,他要去救奶奶,他要带着奶奶一起逃。

    一个为了唯一的孙儿,选择了即便是死,也要给孙子争取活命的希望;

    一个为了唯一的奶奶,选择了明明已经看到了生路,却毅然放弃了希望,选择不抛弃不放弃。

    眼睁睁的看着孙子不听话,抬脚就要往回跑,顾长年的三奶奶牙呲欲裂!

    “长丰跑,不许回头,你给我快跑,你要是敢回头,奶奶就不认你这个孙子,跑,你倒是跑啊,跑……”

    “奶奶……”

    顾长年与安羽宁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副局面。

    哪怕安羽宁的面上再如何冷酷,可她的内心是柔软的;哪怕她眼下再如何担忧家里的亲人,可在见到这样一幅,让自己内心为之动容的亲情面前,安羽宁还是选择了闪电般的出手相助。

    跟顾长年在一起混了两年,这货跟她配合起来,其实还是挺有默契的。

    安羽宁给他使了个眼神,对方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在她手握环首刀,运功提气,向着大门内飞身而去之时,顾长年也一手提刀,一手拉住了欲要往回跑的族弟,制止了他前去送死的行为。

    大门内的胡人本身就被三奶奶死死抱住,加上安羽宁动作特别快且利落,只见银光飞闪而过,还来不及反应过来做出抵御动作的胡人,当即被安羽宁一刀了结了性命。

    刀锋划过胡人的脖子,鲜血喷洒而出,鲜血浇溅到了安羽宁的脸上,却浇不灭她此刻内心的仇恨与怒火。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