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第二百二十一章 都是她的心肝肉!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不消说整个李家的人,随着安羽宁的到来,大家都起来了不说,而且都在忙着收拾,自己屋里头的要紧财物。

    没等屋里张罗好呢,何念娘便听到村里响起了一阵阵急促的铜锣声。

    也是,如今情况万分危急,谁也不知道胡人会不会杀来什么时候杀来

    关节时刻,时间决定了一切!

    为了不耽搁功夫,里长也顾不上敲铜锣,声响会不会吸引胡人来得更快,只能是咬牙豁出去了的,直接吩咐自己的儿子,拿着铜锣就在村里锵锵锵的敲打了起来,一边敲打,还一边高声喊话。

    “胡人来了,胡人来了,乡亲们快起来逃命啦,赶紧起来收拾轻便值钱的家当,找地方躲一躲!胡人来了,胡人来了……”

    不得不说,安羽宁这位族爷里长,其实还是挺有决断能耐的,当机立断的敲响了铜锣,还真就比他们分别派人,一家家的去喊人通知来的快。

    本还沉浸在睡梦中的上坎村,在随着一阵阵铜锣声响起后,整个都惊醒了过来。

    大家也顾不得去计较,眼下自己听到的消息是真是假,听到有凶残的胡人杀来,一个个都着急忙慌的开始收拾家当,准备去躲避即将到来的危局。

    安羽宁交代完师傅师娘,让他们赶紧收拾好,然后到后山,他们经常练功的空地跟她集合后,自己就忙着往家里奔,在即将到家的岔路口,刚好碰到了去通知完里长,匆忙赶回的顾长年,小夫妻二人相视一眼携手进屋。

    不得不说何念娘是个利索人,不像老妖婆那样抠唆,屋子里啥啥都舍不得放不下;

    也不像大房的懒蛋大伯母那般,干什么事情都肉的慌,眼见着都火烧眉毛了,却还不知道该先做什么,后做什么;

    更不像三房阴毒的周花枝,觉得少拿哪一样,她都亏的慌。

    当安羽宁他们回到东厢房的时候,自家已经收拾妥当好了。

    老话说的好,破船还有三斤钉呢,更何况是居家过日子

    就何念娘那般对自己节省的劲头,要不是今日遭逢大难,是凶狠的胡人杀来了,屋子里这些破烂家具,她都是舍不得扔的。

    要知道,一旦把这些东西留下来了,就他们所了解的那些个胡人,在杀人不成的情况下,难保不会一把火烧了整个村子,那样就啥都剩不下了。

    可这些家当,她也一样都舍不得啊~

    当然了,只是与命比起来,当然还是命重要!

    孰轻孰重,何念娘心里还是分得清的,所以一点都没有让安羽宁多操心。

    自家爹娘不用自己操心了,却不代表上房跟西厢的人,统统不用她操心。

    他奶奶的!这群极品们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眼见着就要大难临头了,眼见着明明是在他们后头起身,收拾东西的隔壁邻居,都已经开始出门避祸去了,他们家却任然没有收拾好,这让安羽宁炸毛了。

    手里提着带血的刀子,安羽宁冷眼看着使劲扒拉着,半板车粮食袋子不放的老妖婆;看着零零碎碎挂满了一身包袱,时不时还掉一个,捡一下,又掉两个的懒蛋大伯娘;看着西厢房门口,对着满屋子破烂左一个舍不得,右一个舍不得三婶,安羽宁怒了。

    提着染血的环首刀,刀锋环指一圈,直指着这几人,眼睛死死的盯着她们,嘴里的话,却是冲着老妖婆身边的亲爹去的。

    “爹,你拎上两袋子粮食过来,我们走。”

    自己小闺女的脾气自己清楚,听得闺女动气发话了,李兴田望着极品老娘叹了口气,当即从老妖婆扒拉着的粮食堆上,随手提溜起了两袋子,也不看里头是细粮还是粗粮,径直的就朝着安羽宁走了过来。

    看到爹听了自己的话走了过来,安羽宁当即回头,看着各自都背着个大包袱的家人,“娘,哥,姐,我们走。”

    说着话,安羽宁示意了眼顾长年,让他拉着顾长丰,自己就率先迈步,往院子大门口走。

    院子里也舍不得粮食的李昌连,看到自家这小杀才孙女是真走了,是真不打算再管他们的架势了,顿时人就慌了,心里也后悔,自己刚才有心的算计。

    明明这就是脾气坏的个小杀才,是个小煞星啊!他怎么就能因为这两年,小杀才没有发飙,从而放松了对她的敬畏忌惮之心了呢

    他也是老糊涂了!

    以为这两年来,小杀才能给他好脸看了,他就能私下算计,指望着危急关头,这个小杀才能低头妥协,能用她那把子傻力气,来帮着家里运粮食,结果倒好,这下子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吧

    早知道如此,刚才他就不应该在边上看着老妻闹,应该早早就做出决断才是的呀!

    说白了,粮食哪里有性命重要

    粮食可以想办法再找,可万一胡人要是打来了,性命要是丢了,他还能再来一次么

    也是他老糊涂了!总想着小杀才厉害有本事,却忘了小杀才是有倔脾气的。

    眼看着小杀才,已经领着二房的人出了院门了,李昌连顿时急了,当即怒喝:“好了,烧火的,别嚎了!粮食重要还是命重要赶紧的,咱们一人背上一口袋逃命去,剩下拿不了的,咱们就都藏地窖里去,如果运气好,指不定回来的时候粮食都还在。”

    安抚完老妻,李昌连赶紧吩咐身边的男丁,“老大,老三,你们一人来抗两袋,大郎、二郎你们也来提一袋,先紧着细粮拿,至于拿不下的这些豆子什么的,都先放地窖藏着。”

    得了当家人的吩咐,身后又有让人闻风丧胆的胡人这个大杀器高悬在头顶,院子里的人,都听从李昌连的吩咐动了起来,便是那什么破烂都舍不得的周花枝,也都忍痛把搬出来,又实在拿不下的家当给放了回去。

    说来还得感谢安羽宁,这两年因为她回家来了,家里的年景好过了不少。

    人们肚子里没有油水,吃的才多,如果肚里有油水了,吃的粮食自然就少些。

    两年来,安羽宁时不时的上山打猎,出门挣钱,总是会带着猎物或者其他的东西来家,给大家改善伙食,加上李兴田与李兴林做活,给不起钱的人家就拿粮食抵账,结果就直接导致了,家里在这两年下来,家里存下了不少粮食,当然还是以粗粮为主。

    细粮麦子白面、糜子、高粱不多,但也够一家人吃上两个来月,其他如各类豆子、荞麦、山药、葛根、南瓜、冬瓜这等粗粮、家里倒着实存了不老少,这些可都是老妖婆黄招弟的心肝肉啊!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