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第二百二十六章 黑暗中踢到一颗头 献给shaodw打赏2000的加更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即便冬日里夜再长,那也有天明的时候,眼下离着辰时中左右的天亮,已经没几个时辰了,他们得快马加鞭才行啊……

    两人双骑,快马加鞭。

    一路上安羽宁眼观四路,耳听八方,中途倒是没有再碰到胡人,可当马儿跑到瓦堡亭镇的时候,二人还未进镇,立即就发觉前方的镇子里不大对头。

    此刻镇子里静悄悄的,除了雪落的沙沙声外,其他连狗吠声都不曾听到,黑夜中的瓦堡亭出奇的静……

    照道理来说,按照胡人的性子,一路烧杀抢掠过来,所过之处,俱都是人死房烧,而偏偏此刻镇子异常的很,静悄悄的隐在黑暗中。

    莫不是胡人单单放过了瓦堡亭

    不!不太可能!

    地上往镇子延伸而去的密集马蹄印,无一不在告诉她,此刻瓦堡亭也无法幸免……

    而且最重要的是,此刻镇上马蹄印的数量,明显就不是去偷袭村落的小队可比,约莫估计一下,至少百骑以上。

    望着前方静悄悄的镇子,安羽宁不知道,此刻里头的胡人有没有离开

    为了以防万一,她拉停了缰绳,跟身后同样跟着停下来的顾长年打了个手势,二人干脆下马,把马拴在了镇子外的小树林后,安羽宁带着顾长年抹黑进镇。

    才一进镇子,黑暗中的安羽宁,就已经闻到了浓厚的血腥味。

    随着脚步的渐渐进入,借着雪光的反射,适应了黑暗的他们,随即看到了让人震惊的一幕。

    用鸡犬不留来形容,也一点都不为过……

    镇子里不算宽的路上,随地可见的杂乱印记,与许许多多已经冻结成冰的鲜红,相互交织在一起,随处可见的尸体,或卧,或倒,或倚在墙角,或双眼望天的死不瞑目……

    有的人半身匍匐在门外,下半却还卡在门内,双手死命的伸直,欲要夺门而出寻找活路,却最终只能不甘的闭上了双眼。

    有的尸体还呈现的奔跑的姿势倒地,最终却无法逃离这个地狱。

    自北往南走,越走越心惊。

    镇子两排的商铺,大多都或开或半开,再不然就是一副,被外力暴力破开的残败模样,而那些铺面还完好的,门板上也溅满了鲜血……

    一路行来,无一活口!

    安羽宁越走越压抑,跟在她身边的顾长年看了,心里很是担心,在他看来,自家的小媳妇再能,再有本事,说穿了,不过也才是九岁大的小姑娘啊!

    面对如此血腥残忍的一幕幕,她心里熬不住那是自然。

    处于担心,顾长年不忍的拉住越走越快的安羽宁,“宁宁,算了,别看了,我们走吧。”

    “不,我要看!”

    她就是要看!她不止要看,还要睁大眼睛仔细的看个清楚!

    她要看清这些豺狼虎豹的恶行!她要把眼前的一幕幕都牢记在心!她要用这些时刻的提醒自己,如果她不奋起、不坚强,那么今日的一切,就是她跟她的亲人们的将来!

    甩开顾长年的手,安羽宁抬眼见间,看到了前头的百草堂。

    此刻自己熟悉的百草堂大门洞开,黑漆漆的门里,安羽宁也不知里头情况如何,可是她心里知道,里头的老掌柜跟两个伙计,存活的机率并不大。

    看到百草堂,安羽宁不顾身后的顾长年,抬脚直勾勾的就往破开的大门而去。

    当然,之所以要前去百草堂,不是因为她圣母的想去救人什么的,而是考虑到将来时间不短的乱世,那么长的时间,他们虽说是准备了不少的药品,可谁又能保证,期间不会遇到什么变故,他们的准备会不会不够呢

    眼下机会在前,哪怕是当个小偷做了贼,她最先考虑的,当然还是能收就收啊!

    毕竟在今后那样的乱世之中,定然是环境艰苦,缺食少穿,缺医少药,粮食、药品、食盐等等的物资,那是比黄金还要宝贵的救命东西!她自然不嫌多!

    抬脚迈进百草堂的时候,安羽宁一脚就踢到了一个圆滚滚的东西,刚才进来,门内漆黑一片,她也没看清楚,自己到底踢到了什么待到她适应了黑暗,低头往那东西滚动的方向看去,安羽宁心里又是一阵叹息。

    那是一颗人头,是自己认识的熟人,是百草堂老掌柜的……

    可能是胡人杀来的那一刻,老掌柜听到动静后前来大堂查看,结果就被刚好破门而入的胡人遇了个正着。

    根本来不及反应逃命,一个照面间,胡人一刀劈向了老掌柜,导致老掌柜瞬间身首分离,头颅落在了门口,身子倒向了左侧门板后头,而手里举着的烛台,也顺势打翻在地,还被进门来的胡人给一脚踩灭了。

    此刻前头的铺子里,除了老掌柜的尸首外,在大堂与后堂间隔的门框边,还趴伏着一具尸体,看身形,安羽宁知道,此人正是百草堂的其中一个伙计。

    除此之外,整个百草堂此刻很杂乱,看样子是被胡人给翻检过一遍了,柜台里存放银两的抽屉已经被打开,里头空无一物,而柜台后存放草药的药柜,也聚都开的开,撒的撒,糟践了不少的药草,而百草堂特制的金疮药,眼下却一瓶都不见踪影。

    看来胡人也不蠢,一来就捡最重要的东西顺走了。

    其余的药材,因为还是半成的草药,也不适应于行军打仗,狡猾的胡人自然不可能眼下都带着,只能收刮走了轻便、重要、有利于他们的急需品。

    照自己的所见所闻,安羽宁猜测,眼下袭劫他们这里的,要么是胡人的先头部队,要么就是前来打草谷,怕被他们大岳朝的军队发现,所以行动迅速,抢了就跑的那种。

    因为要跑得快,很多东西自然就只能舍弃,这是其一。

    其二,他们也有可能是所谓的先头部队。

    什么是先头部队那自然是快准狠啊!他们负责打头截杀,开出一条道来,后头自然还有他们后续的队伍,负责来收缴眼下这些带不走的物资,如药草、米粮什么的。

    不管事实如何,既然走到了这里,眼下这一屋子的草药,包括后头仓库里的药材,她自然都不会放过。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