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第二百二十八章 夫妻双双闯县衙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在屋顶飞掠了不久,安羽宁就来到了镇子南端的镇尾,直到前头没有了房屋供她再过,她只得停下了身形。

    眺目四望了一眼,安羽宁突然发现,前头约莫三千米开外,居然隐隐有着马儿原地不动的踢踏声,并夹杂着不少的说话声,只不过那话语她明显的听不懂。

    皱眉想了想,安羽宁提气飞下了屋顶,也不敢走大道,反而是窜进了大道边上的树林,飞身上树,借助着密集的树干,她在半空中穿行着。

    直到接近了目标,能看清楚前面的动静了,安羽宁远远的选择了一颗高大,且枝丫密集的大树落脚。

    站在高高的树枝上,安羽宁看清楚了前方的一切。

    此刻就在前方不远,居然出现了大批的胡人骑兵,不难想象,刚刚由镇子经过的那一批胡人,说不定此刻也身在其中!

    安羽宁大致的估算了一下,眼前约莫有三四百骑的样子,这些胡人一个个凶悍的要命不说,身上还充满了狠厉与血腥,不用想的她都知道,这群畜生,定然是刚刚四处作恶过了。

    只是这群畜生在这里秘密集结,到底所谓何事呢

    就在安羽宁绞尽脑汁的思考时,远处东边又传来一阵马蹄声,听数量,人也不少。

    待到发出动静的队伍出现在她的视线中时,安羽宁眯着眼睛又估算了一下,前来汇合的骑兵约莫有一百人,加上刚才集结的,这只胡人的骑兵,一共有五百来号人啊!

    就在安羽宁心惊之时,底下为首的几个胡人聚在一起,叽里咕噜的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安羽宁只见这几人商议完毕后,纷纷拔出了腰间的长马刀,高举过头顶,嘴里哇啦哇啦的喊了一句话。

    紧接着,以举刀的几人为首,率先朝着他们刀锋所指的方向,纵马狂奔而去,眨眼之间,这一大堆的胡人跑了个一干二净。

    这群畜生喊什么她并不知道。

    可那几个为首的畜生,刀锋所指的方向,五百铁骑离开的方向,不是栗县是哪里

    不!她得赶紧回去跟顾长年汇合!

    假若这群畜生接下来的目的,真的就是她所猜想的栗县的话,对方此刻走大道,即便他们的速度再快,如果她跟顾长年快马加鞭的走山道的话,他们还有时间,完全可以先胡人一步进城,通知县里的居民赶紧逃!

    这么想着,安羽宁也不敢多耽搁,当即用比来时更快的速度,朝着镇北的方向飞掠而去。

    到了镇口的小树林,安羽宁顺利的用联络暗号与顾长年汇合,当看到顾长年牵着马儿出现的那一刹那,安羽宁忙奔上前来。

    一边翻身上马,她一边急匆匆的说道:“顾长年上马,走!咱们赶紧走山道去县城!刚刚有胡人五百铁骑,朝着栗县的方向出发了,如果我们赶得快,完全可以先敌人一步进城,通知城里的居民避难……”

    山路不比大道,正常步行倒也没什么,可若是骑马飞速前行,这可就得小心谨慎了,若是技术不好的,很有可能一个不慎,便会被前头横生出来的枝节,给拦个正正好!

    轻则,撞个头晕眼花;重则,失足坠马!

    所幸安羽宁与顾长年骑马的功夫不弱,一路上虽然争分夺秒,倒也没出什么意外,更是险险的比胡人提前了近大半个时辰进城。

    他们大约是丑时中的时候,从镇上出发往县城赶的,因着是快马加鞭赶时间走的山道,他们又是一心赶路,生生是把平日里走官道要近半日的时间,压缩成了一个多时辰。

    他们抵达栗县破败的县城门外时,不过是寅时末的样子,此刻离天光大亮,还有近两个时辰。

    也是,冬日里夜长日短,早上天光大亮,最早也得等到辰时中左右,此刻他们还有时间……

    栗县虽然破败,却处于北地边关长天关,与州府幽州之中,本身除了两个二十人的小队,负责城门的驻守巡视,以及县城内太平仓的看守外,栗县是没有军队驻扎的。

    离栗县最近的军队驻扎点,由瓦堡亭北去好几十里地,在靠近长天关的那片土地上,才有军屯驻扎。

    要么就是往南去几十里地,在前头比较大且繁华的肇县,那儿尚且有个守备,携五百兵丁驻防。

    面对如此破败的城门城墙,面对栗县如此松懈的防卫,五百骑胡人铁骑,完全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瞬间踏破这里!

    活了两辈子的读书人顾长年,他对此内心知道的很清楚,正是因为清楚,所以他的心里特别焦急。

    把自己知晓的问题告知了自家小媳妇后,考虑到即将杀来的胡人,安羽宁甚至没有时间浪费功夫,也不去叫城门了,反而是直接飞身到顾长年的身后,单手搂着顾长年的腰身,脚尖轻点马背借力一蹬,瞬间抱着顾长年放弃了身下的马,一个纵身飞上了破败的城墙。

    可直到他们二人都飞身下了城墙,直奔府衙而去的时候,城墙上那看守的兵丁,居然无一人发觉他们来了又去,可见其栗县的防备守卫何其薄弱。

    留给他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安羽宁带着顾长年飞奔到县衙门口后,直接就拉着他去了县衙的后院。

    不是他们想擅闯县衙,实在是如果他们去县衙堂前击鼓,即便再快,等到衙役捕快,还有县令摸黑穿衣起身,再来上堂询问他们所谓何事,那还不知道要耽搁多久时间。

    事急从权,安羽宁只得粗暴直接的对待了。

    幸亏当初顾长年中秀才后,到县衙赴了一顿县令的宴请,并且还在县衙的客房歇息了晚,所以他也是知晓县令的住处的。

    由顾长年指路,安羽宁快速精准的找到了县令的卧室,他们破门而入的时候,可怜的县太爷,正搂着妻子在被窝里睡的正香。

    直到迷迷糊糊不知所以的被顾长年唤醒,县令跟他的夫人俱都震惊又茫然,望着榻前的二人,县令顾不上去安抚身后,自家抱着被子抖的厉害的夫人,县令有些结巴的开口。

    “顾,顾案首,不知深夜来访,所谓,所谓何事”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