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能活一人是一人! 献给shaodw打赏2000的加更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半夜三更的,自己的床前咋把咋的出现两人,他怎么不惊惧

    但总归来说,县令好歹那也是上过金銮殿前,见过世面,见过天颜的进士老爷!

    所以这位父母大人,在短暂的结巴后,他立时收拾好了心情,穿着雪白中衣的他,在榻上努力的摆出县令的威严。

    此刻安羽宁都急坏了,哪里容得下这两个书生打官腔也不惧怕什么县令的官威了,更是不怕这人事后算账,直接看着县令就急忙下狠药。

    “大人,胡人打来了,您赶紧想办法,通知城里的百姓避难吧!”

    随着安羽宁的话音落下,县令也惊诧了!

    那正要迈下床的腿,被此话惊的立时就是一个踉跄,狼狈的稳住身形,县令也顾不上此刻自己的仪容仪表了。

    县令不可置信,又惊又怒的抬头望了眼安羽宁,复又紧急的拉着顾长年的手确认,“顾案首,此话当真”

    顾长年沉重的点头,“自然当真!父母大人,今晚半夜子时左右,胡人就杀上了学生家中来,学生幸得内子周全,这才险险保命。内子携学生逃命之时,经过了瓦堡亭,恰巧发现了胡人约莫五百铁骑,在瓦堡亭南面集结,看他们前进的方向,正是朝着咱们栗县而来,考虑到大人与县城百姓的安危,学生这才携内子冒死行山路,先胡人一步进城,大人,时间不多了!”

    “天!相公……”

    听到顾长年的话,县令身后本还抱着被子,羞于见人的县令夫人,此刻也顾不上什么外人不外人的了,当即露出一个脑袋,朝着身前的县令惊呼出声。

    不消说县令夫人,就是县令自己此刻也慌了神。

    自己寒门出身,在朝中无权无势,所以在授职的时候,他们同期的进士中,独独他落到了栗县这个鸟不拉屎的破地方来。

    眼见着三年任期将满,眼见着在自己的治理下,这破栗县出了个案首,加之三年来,因为边关还算稳健,胡人即便作乱也是小规模的打草谷,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损失,就凭着这些功劳,只要不出什么大事,他是稳稳的调职升迁的啊!

    只可惜,只可惜啊!

    到了此时此刻,县令犹带侥幸,“顾案首,胡人的铁骑,真是朝着咱们栗县杀来了你确信没有看错”

    看错这种事怎么可能看错

    那五百铁骑,可是她眼睁睁的看着朝南而来的啊!

    如果是对付普通的村落,胡人大多会派遣小队洗劫,便是瓦堡亭,估计也就百来人的骑兵出动,能让五百铁骑同时出击,又身处南边最前沿的,不就只有栗县首当其冲吗

    “大人,千真万确啊!您想……”

    顾长年快速的分析,听的县令心情越来越沉重,同时他也知道了,来人所说不假,可明明知道消息不假,他却还是希望这事情是个乌龙。

    虽然他不是个贪官,却也不是个纯粹的好官,不然他十几年的苦读是为了什么

    但是眼下这样的情况,县令也知道,自己这是被架在火上烤了!

    让他组织人手抗击敌人,先不说他手上没人,先不说栗县城墙根本经不起战争,即便是这些都不是问题,就单单只说,他们哪怕能成功的阻止了,这第一波的五百铁骑踏破县城,可谁能保证,在这五百骑后就没有八百骑一千骑甚至是成千上万骑的胡人呢

    更不消说,在这样的紧急关头,他派出去北面与南面求救的人,能不能顺利带回救兵……

    可若是要他弃城逃跑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他堂堂一个读书人,科举入仕,为的不就是光宗耀祖、出人头地吗

    不说自己有责任在,根本就跑不了,就说哪怕自己侥幸逃了,可背上弃城逃跑的罪责,他的这一辈子就全毁了!永无出头之日不说,便是身后的整个宗族,都很可能因为自己而遭到牵连。

    所以他不能!

    此时此刻,县令才知道什么是求生无路,求死不成!焦急间,还是安羽宁出声打断了县令的神魂不守。

    “大人,与其在这耽搁时间,你还是赶紧提醒城里的百姓们,让他们赶紧自救,然后出城避难去吧!”

    对啊!让百姓自行出城避难去!

    县令被安羽宁的喊声突然打断后,脑子里猛的冒出念头,也觉得安羽宁的话很在理。

    眼下去军屯或者南边求救,显然是不现实的,因为时间来不及。

    而要让自己领着城内,不到一百的兵丁加捕快衙役一起,去抵抗胡人的五百铁骑,那显然是十死无生送菜行为。

    他不是伟人,也不是小人,让他看着自己治下的百姓枉死,他的良心也会痛!

    得安羽宁提醒,想着眼下尚有时间,县令顿时也豁然开朗。

    与其让百姓在这破败的城墙内等死,还不如让百姓赶紧自行逃命避祸去。

    最起码的,哪怕胡人随后赶到,哪怕城内百姓没能完全撤离躲避,可能走一人是一人!能逃一人是一人!能活一人是一人啊!总归不至于被胡人屠城不是

    至于自己他是父母大人,是县尊老爷,他是走不成了!可他的家眷还有活路!

    县令无奈的回头,望了望床上担忧看着自己的妻子……

    在县令房间里的对话,其实也不过两三分钟的事情。

    安羽宁与顾长年因着还惦记着顾家大宅,二人并未留下来,听县令安排接下来的事宜,只是在离开的时候,顾长年提出了一个让县令惊讶不已的请求。

    也是,在看中名声与宗族力量的大岳人心里,像顾长年这般,为了大义舍弃亲人跟宗族的人,的确是个大义的豪杰!

    哪怕此人的亲人,其实对他并不好,却并不妨碍,县令这般自以为是的想法。

    可县令并不知道,顾长年之所以会提出这个请求,根本不是为了什么大义,更不是如县令想的那般,大义凛然的舍小家为大家,他只是为了自己的私心罢了!

    如果按照县令的安排的那般,先通知城东城西的富贵户,再通知城北城南的贫困百姓,那么位于城东的顾家人,不就刚好先得了消息,带着家当逃走了吗

    他又不傻!

    他们离开县衙直奔城东的时候,县令已经派出好几个手拿铜锣的衙役,看他们匆忙离去的方向,果然是城南与城北。

    不多时铜锣锵锵锵的响声,响彻了栗县的南北,整个栗县都开始活了过来……

    安羽宁与顾长年出了县衙,沿着街道往城东去的时候,经过县城中心的十字路口时,顾长年看到路口街道边的两家铺面,他忙拉停了安羽宁的手,二人停下了急奔的步伐,朝着前头并排的两间铺子冲去。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