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 小说电视诚不欺我!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心里暗挫挫的乐呵着,人却已经跟着顾长年走到了后院来。

    听身边的人小声解释,安羽宁才知道,眼下这个不起眼的小院子内,这一连排五间的青砖瓦房,居然会是顾家的库房所在。

    既然是库房,那好东西自然不会少。

    进入靠近院门的第一间,安羽宁暴力破门而入后,首先便看到了里头暗影灼灼,可见这里存放的东西不少。

    处于好奇,也是便于收刮,安羽宁从空间掏出一根火折子,打开盖子后把火星吹亮,当火光亮起时,安羽宁与顾长年当下看到了眼前红彤彤的一片。

    泥煤的!刚才她还当这间库房里头存满的东西是啥呢感情这些东西,原来都是他们成亲的时候,人家送来的礼品啊!

    可怜见的,明明是他们成婚,结果这些个礼物,他们毛都没有摸到一根不说,人家还理所当然的拿家来了不说,居然连一一拆开查看都没来得及,只能任由这些东西在库房中落灰,慢慢拆,忒可恨!

    心里怒气顿时上涌,安羽宁也不用顾长年发话了,当即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挥手顷刻间就收光了这间库房。

    收光了以后,转身出门的安羽宁还豪气的很,冲着顾长年扬扬下巴,“走!赶紧带路,我要收光这里的一切!”

    对于小媳妇的宏愿,顾长年自然是莫敢不从,没有一点不快不说,心里还特别高兴,自家新进门的小媳妇、大靠山,能跟自己这般有默契的心灵相通,真是棒呆了!

    五间库房里头杂七杂八的东西多得很,上到各种或好或坏的家具,下到碗碟杯子筷子,实用到过冬的大量木炭,粮食,酒水、布料、干货,种类繁多,可说是但凡居家过日子所需的东西,这库房中都能找得到。

    除此之外,建在库房边上的秘密地窖,也被顾长年给掀了,里头存放的满满一窖,可供整个顾家大宅人口吃三个月的粮食,也俱都被安羽宁收入囊中。

    就当二人爬上地窖的时候,黑夜里隐约传来了铜锣声与急切的喊话声。

    不用想的,面面相窥的小夫妻俩心里都知道,这是县令派人来通知城东与城西的居民撤离了……

    虽然已经收获不少,可对于顾长年来说,这些还远远不够!

    不说他那‘好’祖母,还有贱人继母所藏昧下的财物还没有收,便是那本属于他亲娘的嫁妆,眼下都没有拿到手呢,他自然觉得还不够,当然觉得不甘心!

    为了防止生变,顾长年当即拉着安羽宁就往中院上房跑,那是谢眉所住的娴雅阁。

    两人潜藏身形,从屋顶飞掠到娴雅阁正房屋顶上的时候,恰巧就看到了衣衫不整,正急匆匆开门出来,一副赶着要去前院书房模样的渣爹。

    见到渣爹离开,院子里的丫鬟仆妇们,又在谢眉的安排下乱了起来,安羽宁搂着顾长年,趁着谢眉关门在屋里清点财产准备逃命,屋外又无人看守的时候,二人自朝北的后窗,突然轻巧的破窗而入。

    屋内,正撅着屁股,忙着从红木大衣柜夹层中拖出箱子的谢眉,被突如其来的细微声响吓了一大跳!

    即便是顾长年二人发出的声响再小,可在危急关头,谢眉又是在清点自己一辈子来的全幅身家,自然是高度紧绷精神的,但凡的一点点细微的动静都能惊到她。

    因着安羽宁二人进屋的动静,小心谨慎过头的谢眉,下意识的就要抬头去查看,结果还不等她抬起头来呢,早有准备的安羽宁,已经松开了顾长年的腰身,飞身上前,一个刀手狠狠照着谢眉的脖子劈下,谢眉毛都没有见到一根,人当即就软趴趴的晕了过去。

    贱人晕过去了以后,安羽宁与顾长年自然是想干嘛干嘛呀!

    对敌人最好的报复,就是夺走她最爱、最重要的东西!

    对于谢眉来说,第一重要是钱财,第二才是她的儿女,而她日日夜夜嘴里口口声声挂着的顾永河,其实在她心里连前五都排不上。

    当然,这些安羽宁与顾长年可不知道。

    这二人就没打算给谢眉留后路,花了几分钟的时间,不仅快速的收光了谢眉的娴雅阁,便是她身上佩戴手镯耳环等等,安羽宁也一点都不嫌弃的笑纳了。

    到了最后了,上辈子被众多影视剧与小说洗脑的安羽宁,连谢眉屋里的大炕还有墙壁都没放过,地毯式的收索了一遍,确认没有遗漏后,安羽宁才好心眼的并未把谢眉给剥光,反而是给她留下了,此刻她穿在身上的中衣,让她好歹不至于一会醒来就裸奔。

    至于某贱人的肚兜,安羽宁这货也贼精的没放过,毕竟故事来源于生活啊,谁知道这些古人,会不会真在肚兜里藏银票啊金疙瘩啊神马的她自然是得忍着恶心收一收的。

    结果嘛啧啧啧……

    自然真的是让她在谢眉的肚兜绣花中,摸出了一张五百两的,全国第一大钱庄的兑换银票来,哈哈哈……小说电视诚不欺我啊!!!

    眼下银票在这里,定然是兑不到钱了,可却不代表以后,他们南下了没有机会不是

    收光了谢眉,顾长年担心时间问题,赶紧拉着举着银票傻笑的小媳妇离开。

    开玩笑嘛,此刻哪里是高兴的好时候

    他们还没有完成任务,吝啬的极品老泼妇那儿,他这个‘好’孙儿还没有前去问候呢!自然不能在此多耽搁时间。

    拉着莫名嘚瑟傻笑的安羽宁,二人从窗口再次原路离开,这回却是直接奔着后院,他那‘好’祖母的仁德堂去的。

    飞身到仁德堂正房屋顶时,安羽宁与顾长年发现,仁德堂已经忙的差不多了,伺候老吝啬的三名仆妇丫鬟们,也都基本收拾好了自己。

    此刻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三人俱都各自背着个小包袱,全都面带惊慌担忧,缩着个脖子的站在院子里,她们时不时的抬头,看一眼正房紧闭着的那两扇大门,焦急而又带着丝隐晦的怨恨,缩在外头苦苦等待着。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