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 一根绳上的蚂蚱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她是得好好休息好,毕竟到了夜里,她还得再出去一趟,到下坎村去,把顾长丰的亲人尸骨都收敛好,再回上坎村来,把先前自己忍痛放弃的那些马,也统统收入囊中,那样她才能放心。

    至于眼下,想来有胡人在外作恶,此刻又是大白天的,除非是胡人再次杀到上坎村来,不然留在三族爷爷家的那些马,真是很安全。

    这一觉,安羽宁与顾长年直接睡到了傍晚酉时末,连天都黑下来了,他们才被人喊醒。

    说来要不是谭有财急着有事,前来找过他们好几回了,何念娘是无论如何也舍不得喊醒,看着就疲累到不行的闺女女婿的。

    谭有财之所以急着找安羽宁与顾长年,那自然是有万分紧急的事情。

    昨个夜里,大家伙突然得到了胡人杀来的消息,家家户户都忙着逃命上山,当时情况紧急,时间也不允许,慌乱中谭有财与赵毛妮,也只能是先顾着儿子们,带着粮食与家财上山避难。

    一直等他们到了山洞,在洞中安顿好了以后,赵毛妮就惦记着她的娘家人了,当即赵毛妮就想亲自往娘家去,准备回去看看家人如何了。

    身为家中当家做主的男人,谭有财自然不会允许妻子去冒险,同样挂牵着岳家的他,只得嘱咐妻子看好儿子,他则是带着大黄,匆匆去了妻子娘家所在的村子。

    幸运的是,因为赵家是猎户,为了打猎方便的缘故,房子并未盖在村子里,反而是盖在离村子有六七百米远的半山腰上,是独门独户。

    胡人杀进他们村子的时候,山脚村子里发出的动静,直接就惊醒了家里养的几只狗,察觉到不对劲,谭有财的小舅子赵德胜,当即就反应了过来,自己带着家里的猎狗,下山去查看究竟。

    结果还没有进村,他就看到了胡人在村里杀人作恶,顾不得其他,赵德胜忙就带着猎狗仓皇逃回,连家当都来不及收拾,急忙就领着家里的老父母还有妻儿逃命。

    他们逃的再快,却因为黑灯瞎火的,山路又难行,加之带着老人跟孩子的缘故,没多久就被已经杀光了村民,在村子里巡查有无活口的胡人给发现了,胡人立刻就带人,沿着他们逃离的踪迹追杀而来。

    可怜的赵德胜,哪怕自己长年打猎不算弱鸡,哪怕他还要好几只猎狗帮忙,可最终却任然难逃一劫。

    年迈的父母,为了把生的希望留给儿孙,一个照面之下,老两口就主动献身,欲要去拖延住胡人的脚步,却最终被截杀在先。

    家里的狗儿们,为了保护主人,也都纷纷奋起搏杀,可狗再厉害,也没有凶残的胡人厉害,最终这些狗儿也都相继的殒命。

    就在胡人高举着马刀,照着赵德胜的妻儿挥下之时,受伤在身的赵德胜只能飞扑上去,想用自己的胸膛,为妻儿争取活路。

    本以为自己死定了的赵德胜,却万万没想到,危急关头,自家的姐夫神奇般的出现了。

    猛然间迸发出对生的渴望,赵德胜咬紧牙关,跟着姐夫谭有财一起,把追来的五个胡人,最终反杀在了刀下。

    确认胡人死光了,谭有财这才急忙用积雪草草掩埋了岳父岳母,带着小舅子一行剩下的亲人,小心遮盖着足迹,往山上的山洞而来。

    眼下谭有财之所以急着找安羽宁,他就是想来问问她,眼下外头的情况到底如何了

    他打算趁着夜里出去一趟,无论如何也要弄到草药来家才行,他家的小舅子受伤不轻,眼下自己手里的存药,都给他用上了也不够,这会小舅子已经起了高热,人昏迷不醒了。

    安羽宁甫一醒来,就看到了两眼熬的通红的师傅。

    对方见她醒了,忙窜上前,急吼吼的拉着她询问。

    等安羽宁知晓了对方的来意,知道她家便宜师傅,是准备在自己这打听完了消息,他就要出去外头冒险后,安羽宁哪里还会藏私

    忙就借口说自己有药,借着爹娘的掩护,直接拿着他们的包袱当障眼法,其实是从空间中,取了些对症的成药出来,给便宜师傅拿去应急。

    送走了匆匆而来,又匆匆离开的有财叔,安羽宁拉着爹娘去了山洞外,寻了个没人的地方,交给他们一个藏着糕点的包袱后,自己就又带着顾长年下山去了。

    至于交给爹娘的糕点,这些都是自己以前上城里买的存货,是准备给自家兄弟姐妹偶尔开小灶吃的,份量并不算多。

    眼下山洞里住了一个村子里的人,大家都待在一起,她拿什么出来都不方便,明明空间里有婚宴剩下来的好饭菜,可她根本就不敢明目张胆的拿出来惹人怀疑,如此就只得拿出这些不起眼的糕点来,给亲人垫垫肚子了。

    此时大家都躲在山里,为了以防山下出现胡人发现他们的踪迹,大家都不敢生火做饭,生怕生火冒出来的烟雾,会吸引来胡人,所以大家宁可将就的填饱肚子,也不敢冒险。

    如此领着顾长年下山来的安羽宁,就在心里琢磨了,等会他们回来的时候,自己应该适当的带点热乎食物回去,不要说此刻她还有空间,有存货,哪怕是空间里没有,实在不行,她都会到空间新冒出来的屋子里去做一些带回去。

    如果要是有人问,她就说是自己找地方偷偷做的好了,顺带的她还能有空去进化后,自己一直没有时间查看过的空间去看看,至于身边的顾长年

    想着那使得空间进化的山居绣图,既然是这人亲娘的嫁妆,那就代表着,空间也是有他一份不是么

    更何况,如今他们俩是绑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只要这人能进得去,说白了她倒是不介意带他进去,再说了,将来在里头种田,不还得这家伙出力吗

    想想安羽宁就觉得很合适,当即点头确定了接下来自己要忙的事情。

    对于她来说,反正自己是不准备让爹娘他们吃苦的!所以既然她能给亲人提供好的环境,那为什么不呢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