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安康-正文 第二百五十章 夺命匕首突然至

类别: 作者:我若为书 书名:年年安康
    这些胡人会出现在这里,指不定就是因为,那些眼红的村民下山给引来的。

    想到下山的村民,安羽宁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下意识的打量四周,她立马就看到了,在上头一点的斜坡上,此刻正昏迷在一颗大树脚下的三叔李兴林。

    安羽宁忙就指着那里道,“爹,我三叔在那。”

    李兴田朝着女儿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真看到了自家老实的弟弟。

    想着此地不宜久留,李兴田只能叹了口气,自己率先迈步往上头走,准备带昏迷的弟弟回去,顺便也好问问他,今晚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胡人是不是自己的蠢弟弟引来的

    谭有财看到李兴田往回走,他也拿起自己的钢叉,随即跟上对方的脚步往山上而去。

    而安羽宁,此刻的她却陷入了沉思当中。

    按照她多年看电视小说的经验,此刻有胡人跟着村民来到了这里,指不定在不久之后,胡人的大队人马也会发现这里。

    也就是说,此时的山洞,是不是已经不安全了呢

    如果山洞已经不安全了,那么为了家人考虑,他们是不是该换个地方……

    “宁宁小心!”

    就在安羽宁放松心神,边往回走,边思考事情的时候,身边正跟金子一起,忙着搜刮胡人尸首的顾长年,猛然间,喉咙中爆出一声尖厉的凄喊声。

    随着凄喊声响起的,还有两声急促的脚步声与浓重的呼吸声。

    等安羽宁被喊的回过神来,下意识的转身去看的时候,就只见两步急冲到自己身前的顾长年,用他的身躯,给自己挡住了一把飞来的致命匕首。

    原来就在刚才李兴田与谭有财走后,在安羽宁沉思的时候,顾长年想着先前他跟小媳妇杀胡人时,都能从胡人身上捞到些好东西,而且便是眼前的胡人身上没啥好东西,就他们身上的武器,拿到手防身也是好的呀!

    一心想捞点战利品哄小媳妇开心的顾长年,也不顾得嫌弃,当下就领着金子一道,就身边最近的胡人尸首,开始摸索起来。

    好不容易,叫他从身边这个胡人的身上,摸出来了一包碎银子,并一把小质朴的小弯刀,顾长年欣喜的拿着小弯刀在手里正端详呢,结果他还没能来得及欣赏完,自己的眼睛就被一抹银光晃了一下。

    顾长年下意识的朝着银光闪动的地方一看,结果对面的景象却是让他肝胆俱裂。

    当即顾长年也顾不得其他,一边尖声提醒,一边忙就站起身来,直接朝着安羽宁飞扑过来。

    那银光是一把锋利雪亮的匕首,在积雪光亮的反射下发出来的,而那手握匕首的主人,居然是前头与金子相斗,后来被安羽宁一刀捅了后背心的那个胡人。

    原来刚才那个胡人倒地后,并未立刻死去,而是在暗自如饿狼一般的盯着捅他刀子的安羽宁。

    刚才眼看着安羽宁在发呆,这狡猾的畜生当即就瞄准了时机,凭借着最后一口气,取出怀里的匕首,用尽全身最后一股力气,照着安羽宁的后心就投振了过来。

    好一个睚眦必报,好一个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假若没有顾长年,指不定安羽宁就会因为一时的松懈而中招。

    眼看着自己面前,最后一根肋骨下方,插着一把雪亮匕首而受伤倒地的顾长年,此刻安羽宁的心里被悔恨掩埋,若不是情况不允许,她都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好好打醒自己不谨慎,好好打醒自己爱开小差的臭毛病。

    自己也不想想,也不看看,眼下是可以思想开小差的好时候吗

    哪怕此刻安羽宁很悔恨,很懊恼自己的不小心,却也不敢再耽搁功夫,下令金子狠狠的去咬断坏人的喉咙,安羽宁顾不上别的,只能两手打横抱起顾长年,脚下生风的往山上跑。

    哪怕此刻山洞也许不再安全,哪怕随后就有大批胡人杀来,但是此刻最重要的,还是得先给顾长年治疗。

    外头打斗杀人还行,可想治伤,想要了解清楚顾长年到底伤势如何她还是得寻个温暖一些,亮堂一些的地方才行。

    空间肯定不行,不到万不得已,她是绝对不会暴露的,毕竟眼下前头还有有财叔这个外人在。

    当初她之所以会带着顾长年进入空间,其实在她的心底,还是念着对方亲娘那副山居绣图的缘故,总觉得,这个空间也不算完全是自己的,顾长年这个家伙理应有一份,而且他们眼下是夫妻了,哪怕是合约夫妻,但总归是在一处过日子的,她只要用空间一日,又如何能瞒得过身边最亲近的人

    可她能带顾长年进空间,能带着亲人们进空间,但是面对其他的外人,她却是绝对不会暴露出空间的秘密的。

    那么此刻,在面对眼前这种不确定的因素时,她就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回山洞去。

    处于对顾长年的担心,安羽宁明明是在后走的,明明还抱着一个伤员,可走的却比老爹跟便宜师傅还要快。

    眼看着走到他们身边,要超越过他们的时候,安羽宁只来得及急匆匆的跟身边的二人喊了句。

    “爹,有财叔,顾长年为了救我受伤了,我带他先走一步。”

    猛地听到自家闺女与喜爱后辈的喊声,李兴田与谭有财都吓了一跳,李兴田心里很是着急,这女儿才嫁人女婿就受了伤,女婿可千万不能出事啊!

    不然自家闺女,可就得背上一个克夫的罪名不说,还得年纪小小就守寡。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这个当爹的可就要懊悔死了!

    想着这些,背着昏迷不醒的兄弟的李兴田,脚下一软眼见着使不上劲来,人踉跄着就要倒,还是身边的谭有财见了,忙伸手帮忙扶了一把不说,还强硬的把昏迷的李兴林提溜起来,准备自己背上他赶路。

    因着担忧女婿的情况,李兴田也没推辞,任由力气大的谭有财接过自家蠢弟弟,他则是拿好谭有财递过来的刀与钢叉,二人忙就加快了脚下的步伐,紧紧的追随在安羽宁身后。

    安羽宁抵达山洞的时候,洞中还有不少人没有离开。

    其实也不怪得他们动作慢,实在是胡人来的太突然,报信的巡逻人员,自己都搞不清楚状况,所以山洞中的人也心带犹豫,不知道是马上逃到更深的山里去,挨饿受冻的躲避呢还是继续抱着侥幸的心里,觉得不可能是胡人来,从而坚定的坚守在山洞中等待。

    加上大家都是拖家带口的,老的老小的小,有些人家即便是想快一点,却始终还是慢人一步。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